当前位置:首页教育论文历史学 → 文章内容

新历史主义观下的奥尼尔遁世文学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郭勇丽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0-8 13:24:16


摘要:尤金·奥尼尔被认为是美国戏剧创作史上最杰出、最多产的剧作家。他创作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叙述美国历史的风格。这篇论文旨在从文学与人生、文学与历史、文学与权力话语的新历史主义的角度解读尤金·奥尼尔的遁世文学。

关键词:新历史主义;权利话语;遁世

尤金·奥尼尔当之无愧被称为美国最著名的戏剧家,正是他卓越的戏剧成就,使得美国的戏剧得以与美国同时期的绘画音乐、建筑等方面的成就相媲美。尤金·奥尼尔的非凡之处在于他将自己作为普通人在平凡生活中所经历的彷徨,困顿,真实地再现于他的48部文学作品中,本文采用独特的新历史主义视角,从文学与人生、文学与历史、文学与权力话语角度探讨尤金·奥尼尔戏剧作品中的遁世主题。

一、文学与人生

尤金·奥尼尔1888年10月16日出生于纽约。母亲是一位在修道院长大的单纯貌美的女子,父亲是纽约的一位戏剧演员,因为经济的困顿,他的父亲不得不长期在《基督山伯爵》中扮演角色,母亲在常年漂泊不定的随着他父亲演出的过程中,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终因在旅店产下奥尼尔,疼痛难忍,为了止痛开始吸食毒品,逐渐变得越来越脆弱、抑郁,最终毒瘾难戒并自杀身亡。尤金·奥尼尔幼年极少得到家人的关爱,他一生都在寻求家人的呵护与认同。他的家庭成员,各自都有他们面临的无法解决的难题。他的哥哥常年沉溺于吸毒之中,偶尔不吸毒的时间, 也会去精神病院住上一段时间。他的儿子是一名颇有灵性与才华的耶鲁大学教授,然而在四十多岁的时候,也自杀身亡。尤金·奥尼尔一家人的命运令人唏嘘。随着至亲在三十九个月的时间内一一离他而去,他内心的孤独与苦闷愈加强烈,面对生活中无法解决的一个又一个的刻骨铭心的创伤,奥尼尔更加感到孤独无助,不得以转而逃避。晚年的奥尼尔与妻子的关系紧张,家庭生活并不和谐,1953年11月27日,奥尼尔逝世于波斯顿的一家旅店。

从尤金·奥尼尔的作品来看,大多表现出了主人公强烈的面对命运,无力改变之后的逃遁意识,这来源于他一生中渴望从家人的身上得到关爱,然而终其一生都未找到真正的属于自己精神的家园,最后转向逃遁的心理过程。因此寻求归属感是奥尼尔一生都在不断探索思考的问题。

从尤金·奥尼尔早期现实主义剧作《天边外》到后期重返现实主义的《送冰的人来了》,剧中的主人公们无一例外都表现出了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窘境,找不到自己的理想之地,无力改变现实又不甘心,转而走向对现实的逃避。应该说,奥尼尔文学作品中的这种倾向不是偶然的,出现于他的作品中的这种模式化的遁世主题是于奥尼尔的个人经历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二、文学与历史

尤金·奥尼尔经历了美国建国以来历史上最混乱的时期,他先后亲眼目睹了两次世界大战带给人们的创伤,再加上他独特的爱尔兰后裔的身份,因此其作品中更多的笔触着重于描写美国在这个特定历史阶段,人们就如同生活在社会的牢笼里,不停地挣扎,想要逃遁,却又发现自己无处可逃,最终转向自己孤独的内心世界。1946年,奥尼尔曾向他的儿子提及:评论家未能捕捉到我和我的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我是一个爱尔兰人。”一方面,他对自己的爱尔兰血统引以为豪,并且不止一次向他的朋友提到,在盖尔语中,“奥尼尔”的意思是“冠军”。但另一方面,奥尼尔的一生都紧紧与这段历史相联系,作为一个外乡人,他一生中始终感到无家可归,仿佛并不完全知道命运要把他安排在哪儿,这与他的爱尔兰后裔身份有极大的关系。这段历史对于奥尼尔来说是一段既纠结又无从割舍的历史,尤金·奥尼尔祖先与至亲在爱尔兰早年的经历对于他们来说是彻头彻尾的令他们绝望的生活经历。他们来到美国并且决定再也不想提及他们离开家园爱尔兰的真正原因。所有的家人都知道过去对于他们的生活造成了无以言表的创伤。在美国,奥尼尔的父亲詹姆斯为了赚钱放弃了他所钟爱的莎士比亚剧作的表演,转而在当时流行的剧目中扮演角色并因此声名鹊起。然而,物质的富足并没有为他带来精神上的慰藉,他不断的追问自己:“到底什么是我想要的?”因为在爱尔兰那段历史中, 虽然爱尔兰人同不列颠人进行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斗争中,他们最终还是被迫放弃了他们的财产和权利,其中所经历的无奈的背井离乡的痛苦可想而知。对于乘坐“五月花”号来到美国的英国人来讲,他们永远是来自异邦的人。虽然他们历尽千辛万苦、远渡重洋,才到达北美大陆的新英格兰,却没有料想到仍然被人瞧不起,老奥尼尔一家一直遭受当地新英格兰人的排挤,与他们格格不入。他们既无法融入到主流社会中去,得无法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这种无法找到归属感,想要逃遁却又无处可逃的无根的感觉伴随着奥尼尔的一生。

另外,奥尼尔先后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战争在奥尼尔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这对于他的心理及个人生活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在他的作品中潜意识中对于无情战争的描述。由于对于战争破坏力的深切担忧,在他创作的不同阶段,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对于战争主题的关注。两次世界大战带给他的创伤和困扰再也无法愈合。他曾经说过:他不想逃避战争,他想要为他的国家服务,但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讲,明知战争是为达到某些富人的特权而战,参战无异于自己去寻求自杀,这未免是可笑的。早在美国参与二战之前,奥尼尔就曾发表过自己的观点,力劝停止这种同胞之间的杀戮,他认为所有地球上居住的人们都是同胞,不应当为了某些人的利益而互相残杀。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刻,奥巴马空前的感到沮丧和困扰,因为他看不到战争结束的希望。从他这一时段的工作日志来看,他极端的憎恶战争中的非人类的、野蛮的、互相残杀的可恶行径,因为他深刻地认识到这极大的威胁了人类自由和文明的进程。他表达了自己对于法西斯和欧洲战争的愤慨。战争也影响了作家的写作,特别是在美国宣布参战以后。在他的作品《悲悼》中,奥尼尔通过作品中的不同人物表达了对于战争的憎恶。彼得是一位刚从前线返回的老兵,宣称他不想伪装成一位英雄,因为他已经亲眼目睹了战争有多残酷。奥林作为剧中的另一个人物,阴差阳错的参战并具有讽刺意味的成为一名战地英雄,他回忆了在圣彼得堡战壕中的经历。像其他战士一样,他认为战争中的将军都是愚蠢至极的,他多么希望交战双方放下武器,握手言和。然而,战争的噩梦和恐惧一直伴随者他。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战争的历史在奥尼尔的笔下是毫无意义而言的,绝非英雄主义或爱国主义的体现。奥尼尔对于战争的无情鞭挞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他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关注,通过深刻鲜活的描述,他无情地鞭撻了酷虐的战争。

三、文學与权力话语

新历史主义批评理论将文学作品视为某个特定历史时代意识形态集中体现的文本,认为文学作为话语实践的一部分,毫无疑问地反映了当时社会文化生活的最强音符。无论是哪一部文学作品,都或多或少包含着对社会主流意识文化的挑战和质疑,而这些颠覆性的或与主流声音相左的元素, 却又常常被权力机制抑制在可以超控的范围之内, 这就是新历史主义著名的“ 颠覆”(subversion)与“遏制”(containment)的权力模式。尤金·奥尼尔的戏剧中存在着明显的相互冲突的话语,这正是“颠覆” 与“遏制”理论在小说文本中的具体体现。在他的作品中,“颠覆”和“抑制”并重,读者既可以发现他的作品蔑视权威、颠覆权力,同时又与当时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相妥协的作用。本文从尤金·奥尼尔作品中美国梦与家的主题两个方面探讨新历史主义视角下奥尼尔作品中体现出的“颠覆”和“抑制”。

传统上,美国梦的内涵事实上是一种诱人的理想其建立并发展于特定的美国历史。美国梦的精神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