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管理论文旅游管理 → 文章内容

城市轨道交通对旅游边缘区旅游增长极影响机制研究——以杭州为例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卞显红 翁碧云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7-6 23:52:05


778论文在线编辑整理全文
   摘 要:论文首先从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改善城市旅游边缘区可达性、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促进对城市旅游边缘区的旅游需求、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推进旅游增长极向城市旅游边缘地区腹地拓展、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促进新城区的建设等4方面分析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对城市旅游增长极形成与发展的影响机制,然后以杭州市为例,从杭州城市旅游边缘区人口的增长、杭州城市轨道建设与旅游边缘区旅游需要统筹发展、杭州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尽可能向城市旅游边缘区腹地拓展等3方面论述了杭州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对杭州城市旅游边缘区旅游增长极形成与发展的影响。

  关键词:城市轨道交通旅游边缘区,旅游增长极,杭州

  一、引言

  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城市旅游快速向城郊地带与乡村地带扩散。城市旅游与乡村旅游之间的相互作用与影响日益增大,城乡旅游要素之间相互融合、彼此交错。反映在地域空间结构上,城市旅游和乡村旅游相连接的部位,出现了一个城乡旅游要素逐渐过度、相互渗透、相互作用,且边缘效应明显、功能互补的强烈的过渡(中间)地带,笔者称之为城市旅游边缘区,它与城市旅游核心区和乡村旅游区域共同构成的城市旅游空间结构称为城市旅游核心区-边缘区-乡村旅游区三元空间结构,它是城市旅游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庞振刚和董波(2001);沙润和吴江(1997);符全胜(1998);黄震方等(1999);吴承忠和韩光辉(2003);卞显红(2008);毛卫东和马晓冬和杨春宇(2008);顾琛琛(2011);Pearce(1995);Papatheodorou(2004);Weaver(1998);Cladstone与Fainstein(2001);KrakoverS(2004);Wanjohi Kibicho(2009)等国内外研究者对城郊、城市边缘区及城市旅游边缘区旅游发展问题进行了一定的研究。

  贾铁飞(2000);李秀霞(2005);宋仪艳(2007);卞显红(2008);于慰杰和李建卫(2009);尹铎和吕华鲜(2011)等对旅游增长极进行了一定研究。旅游增长极是指旅游发展首先出现在一些旅游增长点和增长区域上,它们可以是城市或区域旅游中心区域,也可以是高等级的旅游区(点)及能对城市或区域旅游发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然后通过城市或区域旅游发展轴线向外扩散并对整个城市或区域旅游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区域。

  李雪梅和李学伟(2009);向谦楠和陈义华(2010);欧国立(2010);张文尝和马清裕(2010);林逢春和增智超(2009);孙斌栋(2009)等认为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有利于促进城市郊区或边缘区的经济发展。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能有效促进旅游企业在城市旅游边缘区布局。本研究基于旅游增长极视角分析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对城市旅游边缘区旅游发展的影响机制。

  二、城市轨道交通旅游边缘区旅游增长极的影响机制

  (一)改善城市旅游边缘区可达性,促进旅游增长极形成与发展

  城市旅游边缘区有的区域具有良好的自然与人文旅游资源,具有旅游发展的良好先天条件。如果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对其旅游区位条件具有一定的改善作用,那该区域可能会加快旅游资源开发进程。城市旅游边缘区往往具有良好的旅游用地条件,随着城市轨道交通设施的建设,有些区位可能成为旅游接待设施兴建的集聚区位。

  城市旅游发展,尤其是城市旅游边缘区的旅游发展与城市旅游交通基础设施,尤其是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密切相关。政府通过城市边缘区高等级公路、向城市郊区延伸的轨道交通交通基础设施的兴建,大大改善了城市旅游边缘区的旅游交通状况,也使一些具有一定旅游资源基础的城市旅游边缘区开发成城市旅游重要节点。城市轨道交通设施的建设,不仅提高了城市旅游边缘区旅游节点的可达性,也增加了城市居民对城市旅游边缘区的游憩需求。城市旅游边缘区具有旅游开发条件的区域逐渐被开发成为新兴的旅游区,如主题公园旅游区、旅游度假区、游憩观光区等。这些城市旅游边缘区旅游接待设施的兴建改变了城市旅游空间结构,使多极、多中心的城市旅游空间结构得以形成。城市轨道交通设施的兴建也将使城市旅游空间结构的形状发生改变及原有的格局得以重组与优化。对于旅游城市,城市轨道交通设施的建设是其旅游空间结构形成的基础力量之一。

  陈晓和李悦铮(2008)对大连市旅游交通与城市旅游发展协调度进行了分析与评价,认为市郊的旅游景区交通系统欠发达,道路稀少且交通质量很低,这对周边旅游尤其是对旅游质量很高的景区产生不利局面;由于郊区交通系统不能与旅游协调发展,从而使得本来开发价值很高的旅游景区的知名度迟迟不能提高,间接影响了旅游绩效。城市旅游交通条件的进化过程,尤其是城市轨道交通设施的建设直接导致城市旅游空间内部组织结构的变化和外部具体形态的演化。

  现代快速城市旅游交通,尤其是城市轨道交通则赋予城市及其所在区域以更为灵活的变化并产生了许多新的城市旅游空间现象。在城市旅游发展非优区内,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有可能使城市旅游发达区域对旅游非优区的袭夺效应减弱,从而使旅游非优区的旅游得以较大发展。在城市旅游空间中,一个有效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的建设将是在适当的时间、地点,以适当的方式与城市旅游景点开发布局总体态势的相耦合。

  城市轨道交通设施对城市旅游空间结构形态改变的影响的重要表现特征之一是使原来处于相对劣势的区位成为城市旅游发展的优势区位,继而促进新的城市旅游增长极的形成。城市轨道交通设施建设能促进城市旅游边缘区某些区位旅游交通可达性的增强,并将吸引越来越多的旅游者前往这些城市轨道交通设施能够通达或影响到的旅游目的地,继而能够带来旅游交通规模经济。旅游交通规模经济的获取一方面降低了旅游者的出行成本,另一方面能够吸引旅游企业在拥有交通可达性强与交通规模经济大的城市旅游边缘区相关区位进行布局。旅游交通网络的空间结构与旅游企业空间区位选择是相互依存的,旅游交通网络空间结构影响旅游企业的空间区位选择,另外旅游企业的空间区位选择,如选择在旅游交通区位优越的区位布局也将进一步促进旅游交通规模经济获取,继而促进旅游产业空间集聚并促进城市旅游增长极的形成。城市轨道交通设施的投资对城市旅游增长极形成的影响机制如图1。


  城市旅游边缘区内,以城市轨道交通站点为换乘中心,与其周边地区的旅游区(点)、旅游城镇相连接,形成以站点为中心的城市轨道交通影响区域。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促进城市旅游要素沿城市轨道交通布局,形成不同的旅游空间分布形态,主要有城市旅游核心区、城市旅游边缘区、城市旅游次中心区,并通过放射状及环状轨道交通线路连接城市各旅游功能区,形成多中心的旅游空间结构及城市轨道交通旅游带。

  (二)旅游边缘区旅游需求促进旅游增长极形成与发展

  随着城市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与进步,城市居民与旅游者的自然游憩需求持续增长。高度开发的市区自然旅游资源相对缺乏,很难满足日益增长的自然游憩需求。城郊存在着丰富的相对未受破坏与干扰的自然旅游资源,而且具有旅游交通抵达便利的区位优势。中国城市居民旅游和休闲出游市场,随距离增加而衰减。对城市旅游边缘区持续增长的自然游憩需求与中国城市居民的出游规律客观上促进了城市旅游边缘区的自然旅游资源的开发,使城市旅游边缘区成为自然游憩产业的集聚区。城市旅游边缘区自然游憩产业的发展大大改善了城市旅游边缘区的旅游基础设施,也促进了旅游饭店、文化娱乐场馆、旅游商店、餐馆等旅游接待设施在自然游憩产业集聚区的布局,继而形成旅游产业空间集聚区。在主题公园发展较好的城市,如上海、南京、杭州、无锡、深圳、广州等城市,城市旅游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