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管理论文企业管理 → 文章内容

降低我国制造业企业综合成本的政策取向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震 沈坤荣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25 9:08:37


李震++沈坤荣

摘要:我国已经进入高成本生产时代。有效降低企业综合生产成本,有利于夯实实体经济发展基础、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在创新企业用工模式、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深化金融体系改革、化解低效产能、建立智慧型物流系统、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等方面加大推进力度。同时,有关部门要在优化政策制定实施、推动发展动力转换接续、促进产业融合互动发展、加快现代信息技术应用、提高政府服务效能等方面做好跟进实施,努力营造企业降成本的长效机制和制度环境

关键词:降成本;制造业企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一、 引言

制造业是我国实体经济的根基。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发展阶段的转变,我国制造业企业在人工、土地、资金、能源、物流、税费等方面的生产成本不断高涨,不仅大大挤压了制造企业的盈利空间,更使得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快速弱化,我国经济发展长期依赖的生产要素低成本竞争优势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根据2016年4月德勤全球和美国竞争力委员会发布了《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虽然中国仍然占据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产品出口国和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位置,但制造业企业的综合成本优势正在快速弱化,很有可能2020年前后被美国取代。与此同时,基于创新为主要驱动力的新竞争优势尚未形成。如何有效降低我国企业的综合制造成本,提高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是当前我国亟待解决的发展问题,也是国家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五大核心任务之一。

根据波士顿集团对2004年~2015年全球主要工业制成品出口国的综合成本比较,以美国制造业综合成本指数为100计算,中国制造业综合成本指数为96,已经非常接近美国水平。与此同时,中国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TFP)还远低于发达国家,目前国内劳动生产率约为20万元人民币/人年,而发达国家在10万美元~20万美元。根据麦肯锡的研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TFP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43%降到“十二五”期间的约30%。也就是这一阶段我国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大规模投资驱动造形成的,TFP不仅没有提升,反而有所下降。但是能源、土地等生产成本都接近甚至超过美国等发达国家。较高的生产成本,不仅严重制约了企业的盈利能力、降低了生产效益,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企业对于研发创新的投入水平和设备技术升级改造能力。

二、 我国制造业企业综合成本分析

1. 劳动力成本持续上涨。近年来,随着原材料、能源等价格不断涨价以及社会发展水平的显著提高,国内劳动力价格不断上涨。2005年~2014年,我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年均增幅超过10%。而同期劳动生产率年复合增长率仅为12%。尤其是“十二五”以来,我国的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速都是个位数增长,我国制造业原有的低成本比较优势正在快速消失。2011年~2015年我国劳动力适龄人口年均增长仅为5.7%,低于同期GDP年均8.0%的增速,劳动力供给增速下降、物价不断上涨直接导致国内企业用工成本上升。国际比较表明,中国工资上涨速度不仅显著快于欧美等发达国家,而且还快于南非、巴西等新兴经济体。

2. 企业社会负担较重。按照国际标准的宏观税负计算方法,2014年中国宏观税负高达37.2%,已超过发达国家一般在不超过35%的平均水平,与我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极不相称。从最突出的社会保障缴费例来看,目前我国企业需要负担的“五险一金”缴费比例占职工工资总额的30%~45%(国外一般为15%~20%),是全球缴费比例最高的10个国家之一。2015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百元主营收入成本达到85.97元,很多工业企业税收加各种收费占主营收入7%左右,远超过企业用于研发投入的比重。以制造业大省江苏为例,目前全省企业增值税综合税率达到1.5%,所得税综合税率达到1%。近年来,我国出台了多项降低企业税负的优惠政策,但是许多优惠政策落实还不到位,卡在“最后一公里”,企业税费负担有待进一步降低。

3. 企业融资成本较高。当前,我国企业尤其是广大民营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突出,银行所有制歧视现象较为普遍。目前我国制造业企业融资的非利息支出占比已接近50%。2014年,我国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5.6%,远高于同期美国(3.25%)和日本(1.22%)等发达经济体。如果再考虑当年中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为-1.9%,中国企业贷款实际利率为7.5%,高于除巴西之外的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

4. 企业用能成本居高不下。国内能源供求关系和国际能源市场对我国能源价格走势具有决定性作用。从电价来看,我国实施的是煤电价格联动机制,2013年以来煤价下降,国家也多次对电价进行了调整。但与发达国家比较来看,我国工业電价还是较高。2014年中国工商业平均电价折合139.43美元/千千瓦时,是美国的两倍,而OECD成员国工业平均电价为123.88美元/千千瓦时。

5. 物流成本仍在高位。对于制造企业来说,物流运输始终贯穿于企业整个生产经营活动。近年来,国内物流成本出现不断降低的态势,但整体上仍高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目前,我国企业物流成本占销售额的比重在30%左右。2014年,我国物流总费用达10.6万亿,占GDP的16.6%,高于全球11.7%的平均水平约5个百分点,而同期美国的物流总费用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仅为8.3%,日本为8.5%。从供应链运行效率来看,根据德勤的《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2014我国的“物流指数”为3.53,美国为3.92。可见,中国物流效率仍然较低。物流业组织化、规模化程度不高,仍为“小而散”的格局,经营手段相对单一,缺乏物流信息共享协作平台,多种物流方式发展不平衡,铁路、水路等基础设施之间尚未完全实现无缝对接,物流资源优势未能充分利。

6. 土地成本持续高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制造业发展迅速,对建设用地的需求增加。根据全国工业用地报告,2000年~2011年间,工业用地价格定基指数涨幅为157。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工业用地平均约为110美元/平方米,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但是区域分布十分不均匀,东部地区和重要的制造业中心的用地成本十分较高。以北京为例,2015年一季度工业用地的价格为2 277元/平方米,到2016年第一季度涨到2 405/平方米,净增长5.62%。而同期美国旧金山的工业用地平均价格仅为50美元/平方米左右,西部地区仅为20美元/平方米左右。此外,从土地使用期限来看,我国的工业用地是50年产权,印度是99年的产权期限,美国则是永久性产权。所以综合比较,我国用地价格已经超过美国,更是远远高于印度等新兴国家和地区。

7. 制度性交易成本仍然较高。近年来,我国政府大力推动简政放权,打造服务型政府,但整体看知,我国涉及企业生产的各类制度性交易成本仍远高于发达国家。根据世界银行每年发布全球各国营商环境评价报告,在全球189个经济体中,中国在2005年位列全球91位,2015年位列90位,中国排名第84位,排位提升并不明显,远在美国、日本、韩国、英国、德国、法国等主要发达国家之后。德勤《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指出,在德国、美国、日本、韩国、中国、印度六个国家中,发达国家在法律和监管体系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严格的法律和监管程序以及对外商的限制使得制造商在新兴经济体投资建厂较为困难。中国和印度设置了比发达国家更多的外资审批程序,整个过程耗时也更长。企业如果设立子公司,在美国仅需要11天,而在中国则需要两个月。

综上所述,虽然中国制造业在人工成本上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具有一定优势,但物流、能源、企业税费、融资、土地等方面仍具有较高的综合成本,在各类涉企制度性费用成本上更是有较大的改革空间。我国制造业长期以来依赖的低成本竞争优势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