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管理论文企业管理 → 文章内容

新时代国有企业管理层的激励体制机制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鹏 冯骅 赵凯南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9-9 15:25:16


摘要:文章梳理了国有企业管理者激励体制机制的发展历程,分析了国有企业在体制机制方面对管理者的激励方式现状,以及目前在体制机制方面不利于激发国企活力的问题,继而提出了国有企业管理层在体制和机制两个方面的改进方向。

关键词:国企改革;激励体制机制;管理层激励

纵观我国国有企业几十年来的改革历程,是一个不断探索如何有效激励国有企业的经营者提高企业的管理效率的过程(张维迎,2015)。我国国有企业经营者的激励体制机制问题,从体制上看是从国有企业管理者身份定位的转换,从机制上看则是对管理者物质、精神激励方式方法的演变。激励体制机制的变革经历了平均主义、初步探索、制度创新和深化改革四个阶段,伴随了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整个过程。

当前,国有企业己经进入了深化改革的新时期,如何建立有效的管理层激励体制机制是亟待解决的现实课题。2016年7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强调:“要坚定不移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着力创新体制机制,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为新时代背景下的改革指明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当前国有企业管理层的激励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如何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更好的释放国企管理层的活力,促进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本文将对以上几个问题展开论述。

一、 我国国有企业激励体制机制的演变

自我国成立以来,国有企业的激励政策经历了平均主义、初步探索、制度创新和深化改革四个阶段:

一是平均主义阶段。从建国之初到1978年是平均主义阶段。当时是计划经济,國家统一制定企业的生产经营指标,国有企业完成相应的生产任务。国有企业员工根据学历、工作年限等确定收入,享受终身保障。“铁饭碗”、“大锅饭”和“平均主义”,干好干坏都一样的结果是员工工作动力不足,得过且过。

二是初步探索阶段。1978年~1990年是国有企业激励的初步探索阶段。进入80年代,面对民营企业的激烈竞争,国有企业“大锅饭”的体制机制已经不能适应时代要求。政府开始积极探索放权的激励机制,给予国有企业更多自主权。国有企业试点经理责任制、承包制、生产责任制等方式,以提高企业的管理者和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做出了很多有益的尝试,取得一定成效(徐莉萍与辛宇等, 2006)。

三是制度创新阶段。进入90年代后到21世纪初期是制度创新的阶段。国有企业逐步实现自主行使人事管理权,由厂长按照国家的规定任免(聘任、解聘)企业的中层行政管理人员和员工,彻底打破了“铁饭碗”。进一步,一些国有企业管理者通过MBO等方式,变成个体老板。90年代中期,国有企业初步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开始借鉴西方企业的激励方法,探索和实行一些综合性激励方式。2006年,国家出台关于国有企业股权激励的办法,试点国外流行的两种激励办法,即年薪制和股票期权。

四是深化改革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落后的国有企业激励体制机制却极大影响了广大员工,特别是管理层的积极性,直接制约了国有企业活力的提升。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重点强调了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工作,国有企业面临着重大改变。国有企业开始试点市场化的“聘任制”、引入社会资本,国有企业管理层的身份也面临着转变,虽然在国有企业工作,但可能脱去“政府外衣”,走出“体制内”;同时对管理者的激励方式也有了更多元化的选择。如何破解国有企业的改革难题,其体制机制的改革是必须回答的关键问题。因此,探索有效的激励体制机制是当前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和重要课题之一(唐长福, 2015)。

二、 国有企业管理层的激励体制分析

1. 国有企业管理层激励体制的现状。国有企业管理层激励体制的问题,焦点在于国有企业管理层的身份。关于国有企业资产管理者的身份可以分为以下两类:

第一类是“市场化高管”。国有企业通过社会公开招聘方式引进的管理者,“职业经理人”身份,按照市场化的标准定薪。但目前此类高管人数较少。

第二类是“体制内高管”,是政府部门任命的管理者。此种管理者又可分为3类,第1类是政府官员来企业挂职,挂职期满后回到原政府部门;第2类是由于原行政或者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本单位管理者也随之转换为完全的国有企业管理者;第3类是通过行政任命的国有企业管理者。这类人员曾经可能在政府、部队或事业单位等任职,有类似于“公务员”的身份。目前国有企业中大多数为此类“体制内”的管理者,也是需要重点探讨的一种。

目前对“体制内”的管理者的激励方式一般是比较优越的国企领导地位及相关的薪酬福利,以及未来在政府、国企中提拔的预期,去更重要的政府部门或者去更好的国企任职等。近些年,不少国有企业的优秀管理者,也会被提拔担任政府中高级的行政官员。

2. 国有企业管理层激励体制存在的问题。

(1)与市场化的要求相距甚远。首先,如果国有企业用人体制以任命为主的话,容易使得国有企业成为冗余高官的吸纳所,被任命的官员并不一定了解企业的情况,不熟悉市场规则,甚至出现“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同时,过重的“行政关系网”又会迫使一些有能力的管理、技术人才的外流。

(2)管理者对企业造成损失承担很小成本。与企业当中的职业经理人相比,“体制内”的管理者,享受了企业发展的益处,例如企业的高薪和福利。如果其经营不善,对企业造成损失,却可以通过组织任命方式离开,行政级别仍在。而且通过行政命令调整的管理者,基本没有降级情况,对所造成损失承担成本很小。这对职业经理人制度造成了冲击。

(3)体制内的国有企业高管短期行为性较强。一方面,国有企业高管要通过自己在国企任期内的业绩表现,以获得更好的晋升途径。另一方面,由于国有企业高管离岗后缺乏相应的制度化报酬和保障,导致其更偏爱“转移资源”。所以存在国有企业高管离岗前进行转移企业资源以满足私利,过度的在职消费等现象,特别在即将退休、升迁无望等情况下更加明显,“59岁现象”就是此类行为的典型表现(干春晖与郑若谷等,2011)。

3. 国有企业管理层激励体制的改进措施。针对以上问题,提出改进措施建议如下:

(1)建立并完善职业经理人市场。我国国有企业体制内的管理人员不是通过市场化竞争选出的,国有企业经理人才储备不足,没有经过市场的充分竞争,导致行政任命的人选不能让人十分满意。应该建立完善职业经理人的市场,使得体制内的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也面临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避免了以前没有淘汰的压力。当管理人员处于一个随时可能被替换的环境之中时,其潜能和积极性将会被有效激发。

(2)推动国企去行政化、去级别化。过度的行政化是国企管理制度的一个非常大的弊病,国企领导具有行政级别,就要受到政府部门的管辖,按照行政计划执行。可是,企业本身处于市场经济之中,市场瞬息万变,需要灵活应变,方能跟上市场节奏。应加大力度推动国企去行政化,让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尽可能少收到政府的干预。在治理公司权限、薪酬待遇等方面更加市场化,才能更好的留住人才,激励人才努力工作。当然国企并非私企,不能完全去行政化,而是应限制国家权限范围,避免管理人员过度级别化和行政化(吴文锋与吴冲锋等,2008)。特别是在十九大明确以管资本为主的背景下,进一步明确国有企业高管身份问题将会更有利于未来的国资改革。

(3)设立声誉评估,落实事后追责。在西方国家有独立机构,每隔一段时间会评价各个企业的经理人对所在企业做出的贡献,并给予一个排名。设立这样的声誉评估,可以有效约束体制内管理人员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