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管理论文市场营销 → 文章内容

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培训产品有效供给的模式说明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史娜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2-9 9:48:35


史娜

摘要:政府以提高农民培训产品的有效供给为前提,将高等院校及社会专业培训组织纳入农民培训市场。通过调查分析广东省农民培训市场,本文分别分析说明了政府独立供给,政府与高等院校合作供给,政府与高等院校、社会专业培训组织多方供给三种模式的优劣。

关键词:城镇化 农民培训 俱乐部产品

十八大报告提出了推动新型城镇化的要求,这实质就是强调城镇化的质量,强调不再是直接拉动基建的造城运动,不再是简单的人口聚集,城镇化必须渐进式进行,且必须大中小相结合,以发展中小城镇为主。如此多的城镇人口,如何在“赋权”的同时,保证“赋能”,成为城镇化过程中的关键问题。目前政府在促进农民就业方面主要有三个渠道:第一,通过职业介绍促进农民工到城市打工就业。第二,技能培训来促进就业。第三,通过创业培训来促进就业。

城镇化进程中为农民提供培训产品是促进农民充分就业的保障,目前我国农民培训产品的供给模式有:政府独立供给;政府与高等院校合作供给;政府、高等院校与社会培训组织多方供给三种。选择、设计适宜本区域的培训供给机制是培训产品有效供给的前提。

一、农民培训产品说明

1.农民培训产品的初步界定。农民培训产品是由各地各级政府部门向所在地农民提供的公共物品,本身具有非竞争性及非排他性。一类是完全由各地各级政府一直向农民提供的有关农业信息知识方面的培训;另一类是政府通过制度设计引导社会组织向农民提供的培训产品。

2.农民培训产品有效供给的几点保证。农民培训产品的供给与一般培训产品供给的基本要求及程序相似。有效培训产品的供给需要:专业的实施团队;动态完善的信息库;标准化的运作流程。

3.农民培训产品的特点分析。基于不同的培训需求及培训对象,农民培训产品有其自身特点。其一,培训产品的内容不仅要帮助农民完成技能提升等任务,还要在思想方面加强教育;其二充分把握农民的基本状况,是合理安排培训内容及层次的前提;其三,农民所在地的文化禀赋对农民影响较大,因此,要差异化设计培训内容和培训难度。

二、农民培训市场说明

1.农民培训市场供给情况分析。农民培训产品是由各级各地政府向农民提供的公共产品,政府、高等院校、社会培训组织提供农民培训产品各有优劣。

2.农民培训市场需求情况分析。第一,统一需求:提高农民对城镇配套设施的适应能力是新型城镇化进程中贯彻群众路线的基本前提。第二,区域化需求:农民培训产品的设计及提供以区域资源禀赋、文化禀赋、发展情况为前提。第三,需求者:分析理性的收益——成本的限制,了解其已经获得的信息及知识水平,关注其偏好及支付能力等约束

3.政府在农民培训市场中的职能定位。为了提高政府在农民培训工作中的绩效,改善农村人力资本状况,政府在农民培训工作中的职能定位须体现区域化、阶段化、专项化特色。第一,政府对农民培训工作的职能应体现区域化,较发达区域的政府职能主要体现在:引导;欠发达区域的政府职能主要体现在:组织、引导及控制。第二,政府对农民培训工作的职能要满足阶段化要求,帮助农民适应这些变化是政府对农民培训现阶段的职能要求。第三,政府对农民培训工作应实现职能专项化:积极寻求合理的社会培训组织实现培训效益最大化;实现管理方式的创新;制定适宜区域农民培训活动开展的政策;有效管理配置农民培训资金;科学介入对培训流程的监管等。

三、我国农民培训产品供给模式分析

1.政府独立供给。目前,政府提供农民培训产品努力做到“四个结合”,即培训与农时季节相结合、培训与重点项目相结合、培训与农民需求相结合、培训与实践相结合,不断完善跟踪服务,及时帮助他们解决生产中遇到的技术问题。

2.政府与高等院校合作供给。将高等院校融入农民培训市场是增强社会资源有效运用的有益举措。高等院校将成为帮助政府提供农民培训产品的有效主体之一。政府与高等院校合作供给的缺点是:评价难度大;部分培训产品属于高端技术使得社会化程度低。

3.政府、高等院校及社会培训组织多方供给。仅仅依赖政府开展农民培训活动显然不能完全满足农民培训市场的要求,政府应动态地配置自身的功能和服务。有效引导社会培训组织等外包对象进入这一领域是提升培训活动绩效的有效方式。

4.模式分析。由于政府本身提供各类农民培训产品的实力有差异,因此,这里可以按照政府提供培训产品的能力将培训产品划分为两类,一类为政府可以有效提供的培训产品,另一类为政府不能有效提供的培训产品。目前,部分区域在农民培训产品领域逐步尝试了民营化、合同外包、凭单制等市场化工具。

参考文献

[1]陈振明编.政府再造——西方“新公共管理运动”述评[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2]詹中原主编.公共管理:政府再造的理论与实务[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2

[3]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北京:学林出版社,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