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济论文发展战略 → 文章内容

经济文化论视角下的“一带一路”战略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吴欢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0-20 17:02:03


吴欢

摘要:经济文化论认为经济和文化是社会大系统中的子系统,他们在社会现实中是不可分割的,“一带一路”作为国家级战略,不仅是经济战略,更是文化战略。文章从经济文化论的角度分析了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复杂性,最后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应重视经济的基础作用及文化对经济的影响。

关键词:经济文化论;“一带一路”

一、应用经济文化论视角研究“一带一路”战略

(一)经济文化论认为经济学具有文化性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受西方经济学的影响,我国的经济战略研究都局限于纯经济理论和政策实践层面,这种做法有一定的合理性,将经济文化作为不同领域分开,是为了研究的方便,能够研究的更深入,但是当学科的藩篱已经将经济与文化完全分开的时候我们就要警惕是不是陷入了片面论事的窠臼。在现实生活中,经济和文化从来都不是截然分开的,而是浑然一体相辅相成的,作为理论经济学的研究者,我们研究的经济矛盾来自于现实生活,所以我们也不能断然将经济和文化分离开。

经济文化论认为,经济学具有文化性,社会是一个大系统,经济文化是内在统一的,经济学本身是意识形态,是文化的组成部分;经济活动并不是西方经济学所规定的是物质财富的增长或变化过程,而是以人的劳动满足人的需要的过程,经济过程的主体是人,不是物,而人都是有意识。人就有特定价值观,并受道德制约的,而这些都是文化的内容。

(二)“一带一路”战略不仅是经济战略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在国际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关于“一带一路”的研究热度也居高不下,然而研究一般都集中于国际关系、区域经济一体化、地缘政治等方面,在“一带一路”战略的研究中,纯政治类、纯经济类与纯文化类的研究屡见不鲜,但是却鲜有将经济文化看作一体来进行研究的,究其原因,还是跟长期学科分化及研究者受西方经济学“纯经济学”思想的影响有关。

“一带一路”战略的内涵十分丰富,不仅包括经济、政治,还包括外交、安全、文化等方面,是一个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复合型的大战略。据统计,仅“新丝绸之路”就横跨亚欧大陆,绵延10 000 多公里,途经近40个国家,辐射人口近 30 亿,长期以来,中国和这些地区的文化交流幅度较小,文化情感交流还比较薄弱,一些地区多民族混居,不同文化存在一定的隔阂。这些文化差异将对“一带一路”战略影响巨大,所以我们不能将“一带一路”战略单一作为经济政策看待。

二、中国的经济制度与文化

“一带一路”不仅是经济政策,同时也是一项文化政策,要研究该政策就必然要从中国的经济文化讲起,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经济是文化的基础与载体,一般来说不同的经济制度会有不同的文化。从秦至清,中国都处于集权官僚制社会,其经济是官僚地主统治的经济,官僚地主阶级掌握土地所有权,农民被“均配土地”的制度分而治之在小块土地上,形成小农经济,这个阶段的文化占统治地位的是官僚阶级意识,即官文化,与之形成矛盾的是被占统治地位的小农意识。这个阶段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存留的文化仍然影响着当今中国社会,尤其是官文化的影响,当代社会仍然存在着以官为贵,官大于民的思想,这种思想容易產生权力崇拜与官僚主义。后来效仿苏联的行政集权体制,虽在那个特殊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创造了很多经济奇迹,但也留下以行政命令控制经济活动的后遗症,这也是腐败滋生的温床。“一带一路”战略是国家级战略,而且大部分投资涉及其他国家,不管在国外直接投资建设还是合作建设,都要小心官文化的影响,防止产生官老爷作风,在涉及利益问题上要严禁腐败发生。

随着世界经济的一体化,我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不仅国外的产品大量流入国内,资本主义文化也大量涌入,其中不乏可以学习借鉴之处,但是随之而来的也有很多不良文化。资本主义是资本的主义,而资本是追求不断增值的,资本主义的巨大发展忽略了经济发展并不是单纯为了量的积累,而是应该注重人的需求和发展,这种资本的贪欲最容易衍生出来的文化便是拜金主义,拜金主义者将金钱当上帝,用金钱去衡量人和事的价值,不是人去支配金钱,而是人成为了金钱的奴隶。这种文化容易产生单纯要求数据指标的问题,比如唯GDP主义等,“一带一路”战略不应仅仅要求数字与指标,更要要求软标准,在开发建设时与各国不应只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更应该是不同文化的深入交流,合作共赢。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建立起了基本的社会主义制度,发展了社会主义经济。自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以来,社会主义文化便蓬勃发展起来了,不同于资本主义文化,社会主义文化将劳动者作为社会主体,生产不再只是为了财富的无尽积累,而是为了人的自由和发展,这就决定了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特殊性。与资本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目的不同,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不是为了攫取利润,争夺霸权,而是为了互利共赢,“一带一路”沿线上有很多发展中国家,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所提倡的“一带一路”战略不是为了争夺资源,而是为了优势互补,带动其他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

三、“一带一路”战略沿线国家的复杂性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程度不一,有些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低,政治不稳定、治理失灵、财政赤字严重、社会动乱,部分地区地理条件恶劣,是恐怖主义肆虐最严重地区,这些都对“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造成了严重的困难,投资风险高,受挫可能性大。据数据统计,2005~2014年上半年,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受挫项目金额达560.2亿美元,占中国投资受挫项目金额的23.7%,其中规模为1亿美元以上的大型项目数量为32个。在西亚和东盟投资受挫项目总规模分别为295.9亿美元和60亿美元,占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受挫项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2.7%和28.5%。这些都说明了沿线国家社会的复杂性,而这种复杂性与文化也有密切的关系。

文化具有国度性、民族性和区域性。国家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成系统的,并具有一定的排外性,国家会对文化的发展起制约作用。“一带一路”沿线上涉及的国家众多,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特点,对各国文化的了解非常重要。文化的民族性比国度性更广泛,有一些民族融合成为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主导的文化就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例如中国,也有很多民族在一个国家中综合,例如美国。“一带一路”战略中,不仅国内的线路就经过少数民族地区,国外经过的线路周边更是很多民族的混居地带,不同民族的文化存在一定的差异,据调查,具有相同或类似文化的地区更容易进行贸易,如新疆与中亚的经贸合作的顺利进行、宁夏与阿拉伯国家近年来贸易的快速发展,这其中,新疆、宁夏的民族文化优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即使不同民族文化不同,我们也可以尊重文化的差异性,这反而有可能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资源。文化的区域性是国度性和民族性的具体化,例如中国很多省的文化就存在明显的差异。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涵盖东南亚、南亚、中亚、 西亚北非、中东欧以及独联体等广阔的国际区域, 包括数十个各有文化特色的国家,涉及国家众多,文化、面貌、生活环境、历史背景、宗教习俗等截然不同,而我国在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内相对封闭,因此我国的多数社会成员对于“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缺少深刻的了解,在民间往来的过程中,文化信息的传递可能会遭遇困境。另外,“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具有浓厚的伊斯兰的色彩,而伊斯兰文化具有区域性特征,同时伊斯兰文化有自己的商业准则,应该深度研究和了解伊斯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