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会学论文农村研究 → 文章内容

农村基层治理的法治出路设计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马正英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0-2 9:20:30


摘 要 探讨农村基层治理的法治出路是解决“三农”问题、推进法治建设的基层工程。近年来,农村基层治理的法治化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与“三农”问题解决的法治目标要求还有较大差距。本文从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化进程中的概念着手,分析了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化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以期真正实现农村基层治理的法治化目标,为解决“三农”问题提供法治保障。

关键词 农村 基层治理 法治出路

基金项目:河北省创新能力提升计划项目软科学研究及科普专项,项目名称:关于解决“三农”问题中的法治保障研究,项目编号:184576135D。

作者简介:马正英,中共河北省委党校(河北行政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行政法学;王欢,中共河北省委党校(河北行政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法学。

中图分类号:D601                                                            文獻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2.317

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三农”问题,把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化作为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内容。党的十九大报告也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推进农村质层治理法治化对于维护当前我国农村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解决“三农”问题,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化的概念阐释

基层治理法治化是党中央、国务院近年来才提出的概念,一般是指在坚持党的领导,并严格遵循依法治国与人民当家作主的基本要求下,保证县级以下行政区域实现整体法治建设,将多领域的种种工作纳入国家法治体系,推进国家治理的整体现代化。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化,要求基层的行政管理工作满足法律规范的要求,并真正实现政治、经济与文化等多项活动为一体的目的,推行农村治理的法治化进程,加快农村法治化建设步伐,并真正实现严格执法、公正司法以及全民守法等多个目标,逐步将农村基层法治化治理融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中,使得法治体系更加完善、全面,更具统筹力与协调力,提高基层法治化的治理能力。

政治现代化的核心在城市,而稳定的根源却在农村区域。因此,若想真正实现社会和谐发展,就应当从农村基层入手,确保发展的稳定性,并结合现阶段的社会结构以及利益分配格局,进行全面而系统化的调整,加快城乡制度结构转型进程,减少农村基层发展过程中的矛盾以及问题,在创新农村经济发展秩序过程中为其提供法律保障,进而维护农村法治化建设这一目标。

二、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农村治理的法律法规体系不完善

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化进程受农村治理重点领域法律法规体系不健全的影响。一是适于农村基层治理的法律法规数量不足、质量不高。从当前立法情况来看,一些需求迫切的法律尚未制定出来,涉及“三农”问题即农村、农业、农民的专门性法律立法总量不足,且在某些重点领域还存在立法空白,现有的涉农法律法规有一些己难以适应当前农村基层治理法治建设的要求,比如一些与农业、农村、农民密切相关的领域仍然没有明确具体的法律。二是法律法规的可操作性不强。当前涉及“三农”问题的法律法规内容规定较为原则和笼统,语言表述较为专业,实践中缺乏现实操作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明确,缺少相关配套政策,比如现行法律缺乏如何规范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权力运作,导致侵犯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时有发生。三是法律、行政法规与部门规章之间存在冲突。涉农法律渊源各不相同,存在法律、国务院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不同形式,法的等级效力不同,还有大量的涉农规范和政策文件。这些涉农的法律法规之间存在冲突造成实践操作中的混乱局而,增加了相关部门的执法难度。

(二)农村普法效果有待加强

当前普法宣传教育的重点往往是城市社区或乡(镇、街道),交通方便快捷、人口相对密集,普法宣传受众集中,成效明显。而农村地区因地理偏僻、人口分散、交通不便等因素影响,在普法的次数上明显下降,质量上难以保障,个别偏远农村一年也难以接受一次法治教育。普法宣传手段单一,通常都是以发宣传资料、悬挂宣传标语等传统宣传形式为主,加之农村群众文化程度普遍较低,而普法宣传的内容往往与其生产生活相距较远,因此农民对普法宣传接受度不高,兴趣缺乏,致使普法效果大打折扣,无法取得宣传实效。

(三)农村法律服务体系不健全

从当前实践来看,当前法律服务仍然是“重城市、轻农村”,广大的农村地区法律服务机构及人员普遍缺乏。在许多乡镇基层司法服务所名存实亡,难以发挥应用的作用。有的基层公安派出所、法律服务所管理服务辖区的居民数万,在许多经济比较落后、地理位置偏远的农村,所辖区域大,基层执法力量弱,执法人员不足,而法律服务和法律援助由于向广大农村延伸不够,基本不能适应农村的法律需求。

(四)农民依法维权意识匮乏

经过多年的普法宣传教育,农民的法律认知水平有所提高,然而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和普法宣传水平限制,农民对法律的认知仍然只停留在很肤浅的层次上,对法律的作用认识不足。当农民合法权利受到了不法侵害时,受“民不与官斗”等封建传统的旧观念影响,对不法行为,多是一味忍让。加上法律诉讼程序复杂、维权成本高、判决执行难等原因,导致农民不信任、不愿意采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权益。

三、加快农村基层法治建设进程的出路设计

(一)完善涉及“三农”的法律法规

在今后的涉农立法中应当广泛地吸收农民意見,保障农民权利,调动农民参与立法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使农民有充分的“话语权”,大力提高农民参与立法的能力。通过加强“三农”法律法规规章的“立改废”,有效地保护广大农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及集体收益分配权等合法权益。同时,依法明确基层治理主体相互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主要包括乡镇党委、政府与“村两委”、乡镇人大、政协各自的职责权限。从而明晰基层治理主体在基层依法治理过程中应有的重要地位。

(二)创新普法形式,培育农村法治文化

深化对农村地区的法治宣传教育,增强普法宣传的实用性和现实针对性,提高基层党员干部和群众的法治意识,从群众日常的生产生活相关的法律需求出发,构建多种形式的普法宣传平台,开发丰富的普法宣传形式及载体,如充分利用微信功能及手机app平台,重点是通过以案说法教育,提高农村干部对法治建设重要性的认识,教育引导群众依法处理个人事务、依法理性表达相关诉求,着力在农村地区养成尊崇法治、自觉遵法守法、遇事主动找法、解决问题主要靠法的良好氛围。

(三)完善农村法律服务体系,为基层治理提供法治保障

逐步拓展农村司法载体,整合并归纳司法资源,将专业的、优秀的农村司法顾问以及司法助理等推向服务一线,进一步拓展服务空间。推进对农村公共法律服务设施的建设进程,提高对于乡镇司法所建设以及基层派出法庭建设的重视程度,为村民合法权益维护工作的开展提供法治保障。丰富法律服务方式,有针对性的设置法律服务专线,并建设农民专用律师事务所,主要负责协调解决涉及“三农”的法律问题。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形式,充实公共法律服务队伍,发展退休政法干警、法律专业大学生等法律志愿者,充实公共法律服务专业力量。

(四)加强农村法治队伍建设

加快完善农村基层法治网络体系,形成县、乡、村三级联动的治理格局,有效整合农村基层内部的资源,推动基层法治工作队伍下基层活动,提高基层治理主体的法治意识,逐步形成法治思维。通过各类培训活动,提升其依法执政意识和依法行政意识。强化基层司法工作内容,充分发挥基层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的作用,逐步形成系统化、联动性的法治体系。鼓励优秀人才、专业人才扎根基层,成为农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