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会学论文农村研究 → 文章内容

村庄兼并:现代化中的农村社会变迁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778论文在线整理  发布时间:2007-6-28 1:06:06


    村落是在自然经济条件下人类自发聚居形成的农村社区的基本组织形式。它是以农业为基础产业、以土地为基本生产资料、以个体劳动为基本劳动方式、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相对封闭的社会组织。在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中,随着农业劳动力逐步向非农产业转移,农村人口日益向城市集中,自然村落的萎缩乃至消失将成历史的必然。这是现代化所推动的重要社会变迁。近几年来,随着山东农村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特别是农村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出现了一些富村和强企业兼并穷村、弱村的现象。最近,我们对山东乡镇企业比较发达的烟台、威海、淄博等地农村的富村或强乡镇企业兼并穷村的现象进行了典型调查,认为这一现象对于我们正确认识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从乡村社会向城市社会、从传统的自然经济社会向现代商品经济社会的转型,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兼并动因

    村庄兼并现象在山东起始于80年代的中后期,目前正从东部发达的沿海地区逐步向中西部地区推进。这种现象出现和发展的动因是:

    (一)乡镇企业的快速发展和膨胀。村庄兼并现象首先在山东沿海发达地区出现,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些地区乡镇企业特别发达,一些富村和强企业不满足于自己的发展空间,有继续扩张和膨胀的需要。如龙口市东江镇的前宋村,原来只是一个仅有1平方公里土地面积,不到1000口人的小山村。80年代以来,他们抓住机遇,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到1994年,已拥有企业20多个,固定资产规模达6亿多元。1992年,该村以村办企业联合为基础,成立了南山集团公司,设立了村级党委,南山集团进入了全国500家最大村办企业行列。该村有膨胀发展的需要,而土地资源、水资源都非常短缺,因此便主动提出兼并周围几个比较贫困的山村。可以说,这种兼并是生产力发展的内在要求。

    (二)村与村之间的贫富差距拉大。凡是发生村庄兼并的地方,一般都具有兼并方与被兼并方贫富差距比较大的特点,双方能实现互惠互利,优势互补。如淄博市博山区域城镇的岜山村,靠发展乡镇企业致富,1994年全村总资产达到10亿元,其中固定资产8亿元,完成社会总产值10.5亿元,实现利税8400万元。村企业万通达集团公司1994年名列全国500佳乡镇企业第7名。而与之相邻的辛庄、刁虎、袁家等几个村,则比较贫困。在这种情况下,岜山村有扩张土地规模,吸收劳动力的需要,而其它几个穷村有依靠富村脱贫致富的愿望,村庄兼并就成为必然趋势。

    (三)市场经济发展对资源流动与重组提出新要求。

    村落的形成是自然经济和农业社会的产物,其拥有的土地等资源长期固化,难以流动。而市场经济则要求资源流动和优化配置,这就与原有的体制发生了冲突。如荣成市成山卫镇的镇办企业马山实业集团总公司,原来仅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渔业公司,近年来该公司在市场竞争中不断发展壮大,现已拥5个海上运输船队,20多个企业,并在日本、香港、韩国等地办了分公司,1994年实现净利润3500万元,下属6个合资企业年创汇1000万美元。公司驻地附近的6个村,分别拥有10公里海岸线、大量可开发的沿海滩涂以及耕地等资源,由于原来体制上的分割,这些资源得不到充分合理地利用,如养鱼不敢投放鱼苗,滩涂无钱开发。马山集团公司则通过兼并这6个村实现了资源重组,进行了综合开发,创造了巨大效益。

    (四)政府探索扶贫开发的新路。淄博市博山区是山东省的24个山区县之一,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城区近郊乡镇企业发达,边远山区则极端贫困。其山区乡镇与城郊乡镇的农民相比,人均占有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和储蓄分别是1∶24、1∶23、1∶6。尽管该区多年来采取各种措施扶贫,但收效不大。区领导通过认真调查分析,大胆制定了组织山区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规划,通过多种方式将山区8万人口逐步转移出来。其中对部分地处边远、生存条件极差的山区小村、弱村,采取了整村搬迁的方式,使之并入城郊或乡镇政府驻地的大村、强村。从1994年开始到1995年底,该区已有22个富村、强村兼并了24个山区弱村、小村,转移人口近6000人。通过此举,促进了资源与人口的合理配置,探索了扶贫开发的新路子。

二.兼并形式

    山东的村庄兼并,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一)扩张式兼并

    扩张式兼并主要是指一些经济强村或强企业出于扩大规模、加快发展的需要而兼并弱村、穷村。兼并的对象主要是处于经济强村或强企业周边地区的弱村、穷村。这种兼并又表现为两种模式,一是经济强村兼并弱村、穷村,二是强企业兼并弱村、穷村。

    经济强村兼并弱村、穷村,其典型形式有龙口市前宋村、博山区岜山村等。前宋村1994年已拥有15处企业,职工12000多名,其中10000多名职工为外来打工人员。该村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企业规模的急剧膨胀,自身的土地和几百名劳动力已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再发展受到严重制约。而与之相邻的下丁家镇的达沟村、西马村和本镇的后隋村,集体经济则非常薄弱,荒岭长年得不到开发利用,人均收入水平较低。经上级政府的协调和批准,从1994年10月开始,前宋村对与之相邻的三个村进行了兼并。兼并的具体形式有三种:一是一步到位,将仅有21户、66口人的西马自然村直接兼并,其户籍全部转入前宋村,村民全部迁入前宋村的居民小区,每户分配一套水电暖齐全、面积166平方米的楼房,劳动力全部安排就业,原西马村的55亩耕地及0.22平方公里的村庄和山峦全部划归前宋村所有。二是先并后转。对有146户、546口人的达沟村撤消行政村,保留自然村,235亩耕地及1平方公里的村庄和山峦划归前宋村,100多万元的外债由前宋村承担,村民户口逐步迁入前宋村,村民分步享受前宋村村民的待遇。三是分期过渡。对有447户、1394口人的后隋村,保留其行政村和自然村,村党支部划归前宋村党委领导,后隋村在经济上实行独立核算,自收自支。有困难时由前宋村视情况予以资助。后隋村的劳动力大部分由南山集团安排就业。前宋村对其村镇规划、资源开发、社会治安统一组织实施和管理。兼并后,前宋村的土地总面积由1平方公里扩大到10平方公里,新增劳动力近千人。为今后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

    强企业兼并穷村、弱村,其典型形式有荣城市的马山实业集团公司、烟台牟平区的金珠林集团公司等。以荣成的马山集团公司为例,该公司根据自身扩张的需要,从1988年开始,就对企业驻地周围的东庄、西庄、大疃、王家庄、刘家庄、唐家庄等6个农业村庄逐步实施了兼并。到1992年,兼并完成后,6个村党支部、村委会全部撤销,劳动力都成为该公司职工,1400多亩耕地及沿海滩涂等整片划入公司,实行统一规划,综合开发。农业生产统一成立一个农业党支部,领导果园、蔬菜、养猪、养鸡等农业生产。总公司对下属各企业实行集体所有,统一经营、分级承包、效益分配。

    (二)扶贫式兼并

    扶贫式兼并主要是指有组织地将一些地处边远山区、生产生活条件恶劣、脱贫致富无望的弱村、小村,合并到城市郊区或本乡镇的富村、大村,整村或部分人口迁户转移。这方面,淄博市的博山、淄川区具有代表性。

    博山区山头镇河北北村是一个城郊村。原有280户,850人。他们立足自己的资源优势,发展陶土工业,1994年固定资产达到3500万元,完成产值5500万元,实现利税800万元,人均收入达到2700元,是一个乡镇工业发达的富裕村。1994年7月,经区委、区政府的协调,兼并了距该村50公里的山区穷村—李家乡的东白石村。为了李白石村的搬迁,河北北村投资60多万元在自己村附近的山坡上建起了30多套新房,每套房都是独院,3间、4间不等,并通上了自来水。东白石村的33户人家,近百口人一次性全部搬迁下来,并入河北北村。东白石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