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会学论文环境保护 → 文章内容

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格责任”探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雪玮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0-19 8:56:07


摘 要 伴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的环境问题日益加剧,环境犯罪现象也愈益严重。由于环境犯罪实行行为的专业性、危害结果的严重性、危害结果发生的迟延性以及因果关系的复杂性等特征,“罪过责任”原则在解决环境犯罪问题时面临了极大的挑战。英美法系中的“严格责任”在本身不违背“主客观相统一”的刑法基本原则的基础上,规定在“污染型环境犯罪”案件中推定行为人主观罪过的存在和鼓励行为人积极行使法律赋予的辩护权,从而解决了环境犯罪案件中存在的诸多难题,进而实现刑法所追求的保护公益和保障人权两者之间的平衡。因此,这一内容具有较大的研究意义和研究价值。

关键词 环境犯罪 严格责任 主客观相统一

作者简介:李雪玮,北京林业大学。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獻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3.008

一、我国环境犯罪现状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我国的工业化程度不断加深,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生产力水平不断提升和人民物质生活不断丰富伴随而来的却是环境状况的日益恶化和公共安全危机的不断加深。为了遏制环境问题特别是环境犯罪问题加剧势头,立法者在我国《刑法》的第六章第六节规定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尽管我国在环境保护领域特别是环境刑事保护领域的立法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环境问题特别是环境犯罪问题却并未得到妥善解决。

我国的刑事领域长久以来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与犯罪构成“四要件”学说主流观点,然而环境犯罪的基本特点决定了公诉机关在证明环境犯罪过程的因果关系和犯罪行为人主观罪过方面举步维艰。起源于英美法系并且在英美等国司法实践中趋于成熟和稳定的“严格责任”制度对于我们解决环境犯罪中的这些问题具有很大的借鉴价值。

二、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格责任”的学术争议

关于我国环境犯罪是否应当引入“严格责任”,中国刑法学界存在很大的争议和分歧。以北京大学法学院陈兴良教授为代表的学者们坚决反对我国刑法领域引入“严格责任”,陈教授认为“我们认为在当前我国刑事立法与司法实际中不存在严格责任,而且将来也不应该采用严格责任。罪过责任始终是我国刑事责任的原则,无过错责任与我国刑法的性质背道而驰,应予否认”。其他学者则支持我国刑法环境犯罪等危害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的领域有条件地引入“严格责任”。他们坚定地认为英美法系现代意义上的“严格责任”并非与我国刑法“罪过责任”相违背,相反它正是以此为基础。“严格责任”的引入是我国刑法应对当前社会环境犯罪问题加剧的重要工具。

(一)支持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格责任”的理由

支持者的理由如下:第一,可以提高司法效率。当前我国环境犯罪的司法实践中,公诉机关面临的主要困难之一就是举证证明环境污染犯罪的成立,其中最为困难的便是证明环境污染犯罪的主观方面。在此情况下,如果审判机关在办理环境犯罪案件过程中一味遵循传统的罪过责任原则,要求公诉机关承担包括证明行为人主观罪过在内的所有的举证责任,必将迫使司法工作人员在此环节投入大量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从而使得诉讼效率降低,不利于司法程序的顺利推进。而实施污染行为的污染主体对其所从事的专业领域更为了解,对于自身的生产过程更加清楚,在证据资源方面的获取方面更有优势。因此,将“严格责任”的归罪原则适用于环境犯罪案件当中,由污染主体对其“不存在主观罪过”进行证明将有利于诉讼程序顺利推进,同时极大提高了司法效率,节约了司法成本。第二,能够预防惩治犯罪。在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前提下,我们将“严格责任”引入我国环境犯罪之中,充分发挥法律的“指引作用”和“教育作用”,行为人在日常生活或者生产过程中必定会加强对履行自身注意义务的意识;此外,对于那些因为触犯环境刑法而获罪入狱的犯罪分子,广大民众也必定会引以为鉴。这些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预防和避免犯罪行为的发生,符合刑法“谦抑性”原则。进入诉讼程序阶段,“严格责任”的运用将使得行为人承担更大的败诉压力。如果行为人无法为自己成功辩护,那么他们必须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这也使得刑法实现了“惩罚犯罪”的作用。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同时也会充分地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从而实现了刑法“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的两大基本职能。第三,有效保护自然环境。公诉机关在诉讼过程中为证明行为人主观罪过往往十分困难,许多污染或破坏环境的行为人由于主观罪过无法被证明而逍遥法外。但是他们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进而导致环境问题愈加严重。“严格责任”的引入将有效地解决这些困难,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遏制环境犯罪案件的增长势头。我们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蓝天白云”和“绿水青山”。

(二)反对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格责任”的理由

反对者的理由包含如下:第一,影响经济建设发展。“严格责任”的适用,在减轻公诉机关举证责任同时,也可能给造成环境危害的生产企业施加了巨大的压力,长远来看不利于我国经济发展。虽然刑罚对环境资源的保护确实具有重要独特的作用,但刑罚应讲求效益性。刑罚的效益性要求以最小的支出获取最大的社会效益。对证明不了罪过的环境行为人处刑罚,不仅会给刑罚的威慑力带来消极影响,而且还会给公司、企业等经济主体带来诉讼之累,不利于国家的经济建设。第二,刑法并非最佳选择。我国在惩治环境违法行为中,一直都是以民事和行政手段为主,若引入“严格责任”将会对我国当前较为完善的环保法律体系产生影响。而环境问题所具有的长期性、不可逆转性等特点,要求我们对于环境的保护不应当局限于在问题发生后,依赖“严格责任”,对行为人追究刑事责任,而是应当更注重如何落实环境预防措施,实现环保由末端治理向源头治理转变。第三,违背刑事司法基本原则。首先,违背“谦抑性原则”。“严格责任理论虽然重视对社会利益的保护,但忽视了对公民人权的保障,与刑法的谦抑性思想格格不入” 其次,违背“罪刑法定原则”我国《刑法》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我国刑法典和附属刑法中均未规定有“严格责任”。这就决定了目前在我国适用严格责任制度是不妥的。最后,违背“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一部分法学专家坚持认为,“严格责任”实质上是“客观归罪”的原则,公诉机关在追究行为人刑事责任时,并不考虑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主观心态而直接入罪,违背了我国刑法中“主客观相统一”的基本原则。

三、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格责任”必要性与可行性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关于我国環境犯罪是否应当引入“严格责任”,当前学术界之所以存在争议,原因归结于以下两点:第一,对于“严格责任”的基本概念当前学术界仍存在争议。第二,争议双方对于保障人权和保护公益的价值评判存在不同的倾向。我们认为,我国环境犯罪可以引入“严格责任”。在此我们需要先强调一点,我国环境犯罪引入的“严格责任”应当是而且必须是“相对严格责任”,它是以我国当前“罪过责任”原则为基础的,同时与我国刑法学界“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保持一致。我们反对引入传统的“绝对严格责任”,因为它与现代刑法精神中“保障人权”的基本理念相违背。此外,我们认为,“严格责任”制度中行为人主观罪过证明主体由公诉机关转移给行为人更加有利于实现刑法“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的功能,更加有利于实现保护“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过程中二者平衡。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格责任”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一)我国环境犯罪引入“严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