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会学论文人口问题 → 文章内容

人口年龄结构、社会保障水平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江晓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13 14:12:19


内容摘要:本文利用我国31个省份2003-2016年的面板數据,通过构建以社会保障水平为门槛变量的面板门槛模型,实证检验了社会保障水平影响下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的非线性影响。研究结果表明,人口总抚养比和少儿抚养比对居民消费均存在显著的非线性效应,随着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其对居民消费的影响逐渐由负向转变为正向,呈“U”型曲线;老年抚养比变量对居民消费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且随着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该作用越来越大。

关键词:人口年龄结构 社会保障水平 居民消费 面板门槛模型

引言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了深化改革阶段,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宏观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传统人口红利、资源环境红利逐渐消退,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在持续,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导致我国投资和出口疲软,在此背景下,扩大国内消费需求尤其是居民消费需求成为提振经济的关键所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和人口年龄结构新变化的双重叠加,必然对我国居民消费产生重要的影响。因此,研究人口年龄结构、社会保障水平对我国居民消费的影响,有助于廓清居民消费不足的成因,对于扩大内需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文献综述

内需不足一直是制约我国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如何破解消费不足、扩大国内需求成为国内外学者关注的热点问题。消费涉及面较广,既受个人或家庭决策的影响,也与宏观经济发展环境息息相关。从现有消费问题研究来看,基本上也是从微观机制与宏观环境两个层面进行的。在微观机制方面,个人或家庭决策主要受不确定性、流动性约束、房价水平、高等教育改革和家庭固定资产等因素的影响,进而对居民消费行为产生作用。而在宏观环境研究中,涉及的基本因素包括经济发展水平、城乡收入差距、城镇化进程、对外开放水平等,这些因素都会通过某种机制影响居民消费。

人口年龄结构也是影响居民消费的关键因素,这已得到大多数学者的证实。自从莫迪利安尼等人提出生命周期理论之后,国内外学者对人口年龄结构问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人口年龄结构问题已从早期纯粹的人口学问题演变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此后国内外学者针对生命周期假说进行了实证检验,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是认为生命周期假说完全成立。袁志刚等(2000)通过数值模拟证实了作为计划生育政策必然结果的人口老龄化,是城镇居民储蓄率不断攀升的重要因素。祁鼎等(2012)利用动态面板GMM方法对我国2005-2010年各省面板数据研究发现,我国老年抚养比的上升不仅没有降低居民消费,反而促进了居民消费。邱俊杰、李承政(2014)在利用生命周期储蓄模型逆推出居民消费率的基础上,利用1991-2011年省级面板数据实证发现,少儿人口负担比和老年人口负担比与居民消费率之间存在正向关系,证实了生命周期假说。二是生命周期假说部分成立。王欢、黄健元(2015)利用我国1987-2011年时间序列数据进行的实证研究结果表明,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率均与少儿抚养比呈正向显著关系,而与老年抚养比之间的关系并不显著。但是,杨继军、张二震(2013)的研究却与上述观点相左。他们研究发现少儿人口抚养比的上升倾向于增加居民储蓄,减少居民消费,而“非生产性”老年人口比例的提高减少了居民储蓄,有助于促进消费增加。三是生命周期假说不成立。保罗·舒尔茨(2005)对亚洲16国或地区进行研究发现,当期消费与人口年龄结构之间的依赖关系并不显著。王芳(2013)利用路径分析的研究结果也表明,少儿抚养比和老年抚养比对居民消费有抑制作用。郝君富、李心愉(2014)的研究也证实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存在负向作用,但是从动态来看,随着市场化进程的加快,负向作用程度将会逐渐减弱,最终转变为正向影响。

通过梳理文献可以发现,当前学术界对人口年龄结构与居民消费关系的研究还不完善,未能形成一致的结论,仍需进一步研究和探讨。首先,生命周期假说是建立在除人口年龄结构之外其他因素既定的前提下,但是其他因素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忽略了其他因素的影响会导致有偏颇的结论出现。其次,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可能并不是单独的、直接影响,也可能通过其他因素间接作用于居民消费,忽略了这种偏效应可能导致结果的无效性。最后,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可能存在非线性效应,而不是简单的线性效应,可能随着其他因素的发展变化而出现“拐点”。本文认为人口年龄结构与社会保障水平具有紧密联系,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可能随着社会保障水平的完善而发生显著变化。一般来说,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行为产生作用是基于未来不确定性,例如预期到未来可能发生的重大疾病支出、养老支出等,都会影响到现期居民的消费行为,而完善的社会保障水平则可以通过显著的降低居民的不确定性来增加现期消费。基于此,本文通过建立面板门槛模型,以社会保障水平为门槛变量,实证研究在社会保障水平不断完善的条件下,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的动态影响。

模型设定及数据描述

(一)门槛模型设定

通过文献分析发现,尽管国内外学者对人口年龄结构与居民消费的关系莫衷一是,但都认为人口年龄结构是影响居民消费的重要因素,因此本文将人口年龄结构因素纳入消费函数模型。同时根据已有研究和现实情况,将人均收入水平、城镇化水平和城镇养老保险参与率作为控制变量引入模型,以使结果模型更加符合现实情况,得出的结果更加可靠。为了检验人口年龄结构对居民消费是否存在非线性影响,本文以社会保障水平为门槛变量,建立面板门槛模型进行回归分析。首先,建立以下单一门槛检验模型:

lnConit=β0+β1lnXit×I(RE≤γ)+β2lnXit×I(RE>γ)+β3lnREit+β4lnURit+β5lnGDPit+εit

其中,i表示地区,t表示时间,εit为误差项,I (·)为示性函数,RE为门槛变量,γ为待估算的门槛值。Con代表居民消费,为本文的被解释变量,RE代表社会保障水平,UR表示城镇化率,GDP代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X为本文的关键解释变量,分别用人口总抚养比(TD)、少儿抚养比(YD)和老年抚养比(OD)来衡量。

本文门槛变量的含义为:当RE≤γ时,人口年龄结构变量对居民消费的影响系数为β1;当RE>γ时,人口年龄结构变量对居民消费的影响系数为β2。如果回归结果显示β1=β2,则表明模型不存在门槛效应,应选择普通面板效应模型;若β1≠β2,则说明人口年龄结构变量对居民消费存在非线性效应。

(二)数据描述

本文选择我国2003-2016年31个省份的面板数据进行回归分析,数据来源于历年《中国统计年鉴》。居民消费水平(Con)用各地区居民消费额的绝对值来表示,为保证数据平稳性和消除异方差,对其进行对数化处理,同时用CPI指数剔除物价影响。人口年龄结构(X)分别用人口总抚养比(TD)、少儿抚养比(YD)和老年抚养比(OD)来衡量。人口总抚养比=(0-14岁人口数+65岁以上人口数)/15-64岁人口数,少儿抚养比=0-14岁人口数/15-64岁人口数,老年抚养比=65岁以上人口数/15-64岁人口数。经济发展水平是影响居民消费水平的最基本因素,用人均GDP来衡量居民收入水平。由于人均GDP是绝对值,用CPI指数进行平减,以剔除价格因素。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能够降低不确定性,有助于促进居民消费,用城镇养老保险参与率(RE)来衡量社会保障水平。城镇化水平(UR)用各地区城镇化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来衡量。

实证分析

(一)门槛效应检验

在进行门槛回归之前,需要进行门槛检验,以确定是否存在门槛效应以及门槛值的个数,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由表1可知,人口总抚养比(TD)、少儿抚养比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