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论文电影艺术 → 文章内容

三小国的大电影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778论文在线  来源:778论文在线  发布时间:2006-10-4 1:46:30



伊朗、泰国和越南电影观赏
    伊朗电影:裹着白头巾的穆斯林小姑娘款款走来
   伊朗作为一个严守清律的伊斯兰国家,有非常严格的电影检查制度,政治、宗教和性等领域都被视为电影表现的禁区,无人敢越雷池半步,即使是有追求的导演也只能拍一些随大流的商业电影,讲述波斯式的复杂故事。上个世纪70年代,在国外受过教育的一批年轻导演决心改变这种恶俗的局面,他们在1974年成立了\"新电影小组\",推崇意大利新现实主义,拒绝性和暴力,催生了一大批具有强烈社会意识的影片,但是在当时保守的伊朗,它注定是短命的。
   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对伊朗电影具有重要的意义,它改变了人们对电影的态度,政府转而对电影采取积极鼓励的政策。80年代中后期,伊朗电影在世界影坛频频获奖。 
  伊朗电影崛起的始作俑者是阿巴斯,1987年他凭借《何处是我朋友家》蜚声国际影坛,1997年又以《樱桃的滋味》一举摘得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国际电影大师戈达尔声称\"电影始于格利菲斯,止于阿巴斯\",黑泽明则把阿巴斯视为\"上帝派往人世的现实主义电影的承继者\"。 
  在阿巴斯的身后,还站立着一大批成就非凡的伊朗导演。 贾法·帕纳赫继拍出了赢得广泛赞誉的《白气球》和《镜子》后,去年凭《生命的圆圈》勇夺第57届威尼斯电影节的最高奖--金狮奖。马吉德·马吉迪的《天堂的孩子》一片得到了去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提名。在很多电影发烧友的眼里,伊朗已经从噩梦般的神权国度变成了艺术电影的麦加乐土。 
  伊朗电影走的是新现实主义的道路,影片中大量采用纪录片的拍摄手法,糅合现实与梦境,一是由于其作为宗教国家而使然,二是出于资金匮乏、设备简陋等客观因素,但更重要的则是伊朗导演所倡导的反映普通人平凡、朴实和善良生活的视角。
   伊朗电影里的故事十分简单,背着黑板的老师四处寻找学生(《黑板》),生活的厌倦者去寻找埋葬自己的人(《樱桃的滋味》),修玻璃的小孩的心路历程(《风中飘絮》),家境贫寒的小姑娘不慎弄丢了自己惟一的一双鞋子,兄妹俩为此历经波折(《小鞋子》),等等。在这些影片中,简单的故事有条不紊地向前发展,未经粉饰的生活原生态在平静的处理下得到了升华。 
  他们的电影是独特的,像《橄榄树下的情人》,开篇时摄影机静静地呆在汽车前挡风玻璃的后面,汽车缓缓地进山,影片的镜头平静得有些单调,舒缓得让人觉得冗长。人们也许会问:\"这是电影吗?\"或许在伊朗电影人看来,真正的电影就应该如此,质朴而平静。 
    泰国电影:阴柔的人妖情结
   在上一届戛纳电影节上,泰国导演韦希特的影片《黑老虎的眼泪》,赢得了全球电影界的高度评价,被世界上著名影片供应商拿到了美国各大影院,同时被推荐的还有泰国新生代导演农志的经典鬼片--《鬼妻》。此后泰国电影喜报连连,欧希德的《危险的曼谷》在亚洲和国际影展中获得多项大奖,由香港影星钟丽缇主演的《晚娘》入选威尼斯电影节,受到全球的广泛关注。而被泰国人誉为\"国片\"的巨作《素里育泰》,在国际上赢得空前盛誉之后,有意进军奥斯卡奖。
   泰国影片的成名,得益于泰国独特的地域风情。要领略泰国的佛教风光,要欣赏泰国的人妖表演,你可以选择去泰国游览,然而,观看泰国电影却是了解泰国历史和人文的最佳方式。影片中所表现的泰国相当纯粹,它一点点地渗入,细腻入骨地让你体味那种异域风情,远比浮光掠影地旅游观光要来得真切和自然。 
  同属亚洲电影的\"四小龙\",中国电影像一个具有东方朴素美的农村妇女,娴静、宽容,周身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日本电影却是一个束发横眉,腰挎闪亮军刀,而且满口粗话的武士;伊朗电影是一个浓眉大眼,裹着白头巾的穆斯林小姑娘;而泰国电影则像一个性感、暧昧、眼中闪动着幽婉的泰国人妖。一些影评甚至认为泰国电影的阴柔趋于极至,为阴柔之最。泰国电影的阴柔,并不同于欧洲电影的女权主义,而是体现一种以阴性为主导的暗示。《鬼妻》、《303勾魂名单》都充满着\"同志\"情节,并且出现裸男的镜头,《303勾魂名单》更可谓\"美少年大全\",其阴柔情结到了一种近乎卖弄的地步。这种阴柔多少带有些对西方的暧昧,一种为了取悦而流露的阴柔,一种为了便于观赏而呈现的感官上的直接。也许,这恰恰就是它的地域特点所至。泰国的旅游业十分发达,它是一个供西方人尽情享乐的地方,到处充斥着廉价的色情市场。在这种境遇之下,那种孤助无援的、女性般柔弱和无奈的情绪,在前几年的少女问题片《风里落花》和曾经热门的《人妖打排球》等影片中自然而然地流露着。 
  然而也有影评人调侃说:\"泰国电影就如同一席盛宴中的调味品,是人们开怀畅饮、酒过三旬之后的爽口菜。\"如此的评价,对泰国电影也许有些残酷,但国际电影市场就是这般的残酷,量的取胜并不是关键。除了在制作上颇下苦功之外,泰国电影在本质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和飞跃,而只有真正从影片的内涵与手法上做到一种质的飞跃,才是泰国电影与国际接轨的通途大道。
     越南电影:湄公河畔的青木瓜之香
   越南在1986年实行改革之前,电影业几近停顿,当局削减津贴,许多影人拍片无资金来源,加上设备和技术人员匮乏,每年摄制量很少,观众争看进口的影片和盗版的录像带、影碟。实行改革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越南电影逐见起色。《四季》、《青木瓜之香》等影片在国际影坛备受称 赞,频频获奖。
   作为亚洲最出色的电影导演之一,年轻的陈英雄当之无愧地代表着越南电影。他13岁就旅居法国,最初学习哲学。据说因为看了一部让他感动的电影,从此便一门心思要转行拍电影,并在著名的卢米埃尔学院学习电影课程。这种经历使他的作品融合了大量欧洲艺术电影的元素,他的摄制班底里有大量的法国工作人员,就连《三轮车夫》里的道具矿泉水瓶都是法国产的。越南曾是法国的殖民地,法国人一直有着浓重的印度支那情结,所以他们很热衷于为陈英雄的影片投资。 
  《青木瓜之香》是陈英雄的处女作,虽然仅仅是一个并不新鲜的灰姑娘与白马王子式的西方童话母题,但陈英雄以敏锐的艺术感悟力和对乡土文化的真切感怀赋予了它浓郁的东方色彩,编织成了一个柔美纤细的东方童话。无论是对少女心态细腻而微妙的把握,还是对传统东方文明和人生理念的传达,乃至唯美精致的画面,都有让人惊艳之感。这部电影令陈英雄一举成名,摘走了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和凯撒最佳外语片奖。 
  摄制于1995年的《三轮车夫》则为他赢得了威尼斯金狮奖的至高荣誉。这部影片融合了西方社会的审美趣味和他的个人情怀,并以真实得有些触目惊心的手法展现了当今越南的社会画卷。在《三轮车夫》中,戛纳影帝梁朝伟饰演一个黑社会老大,这个老大更像是一个诗人,嘴里总叼着烟,任由它耷拉着,很少的对白,精心设计的动作和调度,入木三分地刻画了一个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诗人老大。影片的故事围绕着这个诗人和被抢了三轮车的三轮车夫进行,没有车的车夫去黑帮寻找生计也寻找未来,百般磨砺之后又回去当了车夫,那个诗人老大最终也没能保持住诗人的优雅,在精神崩溃状态中最终亲手杀了人……大量晃动不安的镜头,或者冷静的长焦窥视,各种超现实的画面处理,渲染气氛的音乐,热带越南的生活场景被处理得精致优雅,那样的翠绿,那样的宁静,诗一般安详,舒缓的节奏里竟然充溢着血腥的暴力和躁动不安的情绪。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越南,不同于法国人眼中《印度支那》的越南,也不同于美国人各种越战片中血肉模糊的越南。剧变中的越南和那里年轻一代的血腥故事在我们这些外人眼里成了正在发生的史诗。陈英雄从复杂纷乱的生活表象里找到了最真实和激动人心的东西,而不是拿自己国家独特的社会现象甚至是贫穷落后来讨好电影节评委的猎奇眼光,这尤其值得称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