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论文绘画艺术 → 文章内容

艺术的绮丽交融:《辐射》之绘画美与音乐美的交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孙亚君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1 14:19:55


摘要:在文学领域的意象主义运动中,诗人强调意象、集中强化、诗歌明锐清晰的特质、主题的自由选择和日常话语来寻求诗歌的返璞归真和感觉的复苏觉醒,在这个艺术运动中,客观世界变得更加具体可感。由于中西方文化的进一步交流,意象主义者逐步在东方主义中找到认同与归属感并与其交汇融合。本文主要阐述《辐射》在东方主义的影响下所体现出的“出位之思”(Andersstreben)艺术手法的运用以及在其中所展现出的绘画美与音乐美交相辉映的特性,诗人将音乐美与绘画美融入到诗歌中的方法也将得以论述,由此诗歌超越世俗意象和艺术感交融的特性将得以较为完好的呈现。

关键词:意象主义运动;东方主义;“出位之思”;诗歌绘画美与音乐美的交融

对《辐射》的先前的研究主要是论述其与意象主义和东方主义的关系,即对这二者的批判或者继承。本文的关注焦点则是诗歌对于“出位之思”艺术手法的运用,同时也关注东方主义对诗歌的影响。“大多数的东方主义诗人倾向于选择自然景物与景色来作为诗歌素材,然而,20世纪的意象主义诗人则不把他们的选材局限在自然景物之上,他们同时将城市生活之景作为素描的对象。与直接陈述相比,经过仔细挑选与呈现的意象能更好地激发读者的想象”(克林斯·布鲁克斯 & R.P.沃伦,70)。在《辐射》里,诗人将雨天的场景描述地惟妙惟肖,通過“出位之思”艺术手法的运用,展现出一幅神奇的动态图景,并将音乐美与绘画美融合在其中。

“通过考究一些对弗莱切的评论可以发现,他实际上并没有拘泥于意象主义的一些核心原则”(Zur,87)。弗莱切有着他自己对于素材的处理方法,以至于他一次次地背离了意象主义的创作原则。“情感的汹涌澎湃是弗莱切诗歌的一个明显特征,而且这还是他艺术作品的精华之所在,他从日常生活的寻常经验中去挖掘这种情感存在”(Zur,92)。不难看出,《辐射》不仅是明锐清晰的意象的组合,还是情感的一个动态发展演变过程,也因此而成就了诗歌充满艺术吸引力的特点。“他对于不确定、无阈限和无形事物有一种偏爱,对于返古主义价值观有一种信念,对于原初本体的至上性有一种信仰。他偏爱于关注超感觉阈限的认知层面,超越判断和理性,有强烈的摆脱控制的欲望和消解界限束缚的能动意愿”(Zur,94)。《辐射》的创作背景是弗莱切对于意象主义原则的妥协,所以与他其他高度情感化的作品相比,《辐射》是相对来说比较意象主义的作品。

一、《辐射》中的出位之思(意象主义和东方主义)

《辐射》中的意象取材于城市之景并且经历了一个发展强化的过程。“出位之思”的艺术手法的效力在全诗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弗莱切借助音乐绘画的表现力来创造出一种文字联结和指义所不能达至的美,由此完成了超越寻常世俗审美体验的使命。“为了达到这个艺术目标,弗莱切运用了种种艺术技巧,如意象的复杂安排、语言符号的图形转换、色彩线条以及光影效果的构建、通感修辞的运用等等”(Ellmanm & Clair,10)。我们知道,意象主义诗歌以获得瞬时效果为目的,同时强调视觉性和精炼性。意象主义诗人反对语言的冗长拖沓和矫揉造作,诗作给人言必有中、一语破的效与力。要赏析《辐射》,自然不能不提到其中在东方主义与意象主义影响之下的“出位之思”艺术手法。由诗句可以推断出,这是一场晴好天气里骤然而至的阵雨,视角来自于一个身在雨中的观察者。尽管雨势迅疾,但在诗句并不会给人雨的鲁莽急切之感,却带来一种悠然的优雅和神奇的美丽。在雨景描绘之后,意象发生了一次急转突变,雨伞仿佛是在靠着自己的能量移动,逐渐扩散像一场繁盛的花萼翻转的花事。

作为埃兹拉 · 庞德的朋友,弗莱切同样也深受东方主义的影响,尤其是受到充分强调意象的东方绘画艺术的影响,他将东方主义里的艺术感和美学当做自我而非他者,与其有一种天然的心有灵犀。《辐射》也同样是一首深受东方艺术影响的诗,他在他的自传《我的生命之歌》里承认了这个影响。在这个时期的意象主义诗人的一些信件中,也可以发现东方主义的影响。“华莱士 · 史蒂文斯同样也感受到一种与东方主义天然契合的心境,他在1909年对埃尔斯 · 摩尔说,中国风景画创作的灵感与他自己平时的灵感很相似”(Paige,137)。“同时,庞德也有这种感受,他在1913年写信对多拉斯 · 莎士比亚说,他感受到一种更高程度的沉稳与睿智在萦绕着大英博物馆的日本绘画”(Lea,177)。庞德发掘出了暗涌在东方主义表达之下的精髓和灵魂。在他的一篇关于泰戈尔的短论中,他把这种精髓和灵魂定义为一种心灵的“更深层次的深邃的冷静”,一种“人和上帝、人和自然的沟通联合”。他指出,这种冷静是“冷漠麻木的时代背景下我们所迫切需要的”(Lea,199)。因此,很多意象主义诗歌都含有大量的具体客观意象,这些意象都充盈着一种沉静宁谧的质感。弗莱切的这首诗是宁谧与激情完美融合的象征。在这种渐入佳境、渐次升华的艺术美感里,认知与欣赏的过程被延长和强化。

《辐射》里的每一个词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就像一个个音符,经过巧妙地谱曲而成为一个乐章。此外,诗歌采取了一种客观冷静的手法来进行景色描写,但又在其中巧妙地充盈着诗人的情绪和观念。这首诗对于意象主义原则的运用和呈现进一步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诗歌与感官世界的认知是不可分离的。诗歌虽由文字构成但却可以超越文字,创造出灵感与想象。因此,它使得认知的完整性成为可能,诗歌也更能实现本我。

通过以上的论述可以发现,《辐射》是意象主义与东方主义相结合的杰出代表作品。庞德同样也有这方面的杰作流传世间,从中我们也可以发现二者的完美结合。一个很好的例证就是庞德的《华夏集》,它主要介绍了传颂于西方的一些中国诗歌的诗学原则。他在1912年做了一个些许蹩脚的比喻,他把单词想象成一个中空的充满电的锥体。“后来他发现,中国诗人已经发掘出了充盈在文字里的力量正是来自于自然,于是几个月之后他便转向了漩涡主义”(Kenner,160-161)。可见他的这个转向与中国诗歌存在密切的关系。中国诗歌的精神为西方诗歌带来革新的力量。一些意象主义诗人如庞德和弗莱切积极将自己沉浸在中国诗歌中,在其中获得了独特的审美熏陶,足以见得中国诗歌的的独特魅力,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西方诗歌。另一方面,西方文学里的意象主义诗歌同样对中国诗歌产生了影响。在中国的新诗与该流派的领导者胡适的作品里,我们可以发现这种交融。尽管在中国,新诗的意象主义诗歌并未形成它的流派,我们却可以发现二者之间的共鸣。“在中国古诗里,意象与视野密切联系。袁行霈提出,视野来自于意象,超越意象,是意象的强化和升华”(洪立基:56)。中国诗歌自古形成了它独特的意象氛围,意象主义理论非常完善。然而,在西方文学里,并没有很好的意象主义传统和生长土壤,所以西方文学里的意象主义并未得到充分发展。通过《辐射》,我们可以看到中西方的文化交流的微妙,意象主义的独特魅力。

二、《辐射》之音乐

诗歌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是一种有着高度艺术技巧的文学体裁。“如雅克兹 · 马瑞汀所提出的一样,它具有形式化、生成性的特征。诗歌强调过程、变形、彰顯和趋向,它是一种与音乐有着同源关系的语言有机体。音乐性是诗歌区别于其他文学体裁的主要特征。一般的文学是运用语言和文字将审美情感对象化,而诗歌则是借助语言文字将审美情感音乐化”(周峰:119)。一般的文学形式用语言和文字来使审美情感达到某个特定目标,然而诗歌却能使审美情感转换为音乐性。《辐射》的音乐性通过它的节奏以及画面张力和表现力的渐次强化表现了出来,它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