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论文绘画艺术 → 文章内容

议朱德群与朱振庚在绘画形式语言上的共鸣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刘东阳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0-25 8:32:25


摘要:艺术离不开地域、文化的影响,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反映。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必然会带动当代绘画形式语言的发展。作为中国当代油画领军人物的朱德群。他将带有中国意蕴的油画作品推入世界,加深了世界对中华文化的认识与理解。而朱振庚主张笔墨结合,在中国传统绘画上方式上,加之西画色彩技法的运用,令其国画作品别具风格。探究二者在绘画形式语言上的共融性,有助于探析当代绘画形式语言的发展方向,促进当代艺术理论的发展与革新。

关键词:绘画形式语言;艺术;创作理念

一、教育经历对绘画创作理念形成的影响

艺术来源于社会生活,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反映。朱德群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他生于徐州萧县中医世家,早年曾在杭州艺专(中国美院)学习油画专业。时任杭州艺专(中国美院)的林风眠校长,他主张“中西合璧”,他提出的口号: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恰恰是对20世纪中国美术变革中基本观点的直接回应[1]。在绘画教学上,他将国画纳入必修课程,主张油画、国画双修,这种教学方式既深入到中国本土优秀的千年艺术中,又学习了西方文化典型的油画艺术,为后来朱德群个人绘画形式语言的发展奠定了实践基础。

朱振庚同为徐州出生,由于徐州的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幼年的他深受地区民间艺术感染。早年酷爱绘画,勤练速写,后经卢晨先生引荐,考入中央美院读研。中央美院作为中国早期美术艺术创作的摇篮,他深受西方艺术的影响,对西方现代派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早年的求学经历令朱振庚尝试利用油画色彩关系表现水墨,将传统国画与现代绘画方式有机结合,令画作有别于传统绘画形式,促进了传统绘画形式的理论革新。

二、艺术创作理念在不同画种间的借鉴与吸收

朱德群在中国油画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主要原因在于它将中方绘画思想融入西画创作,打破了西画注重形式结构剖析与剥离的思想怪圈。由于早年杭州艺专的求学经历,令画家将“中西合璧”的艺术追求看作是一生的艺术理想。为实现中西绘画的融合,他试图在画布上用油彩表现中画“以形写意”的绘画形式。他在阐释自己的创作理念时说:“阴阳指的是暗和亮,实际上就是光。我所要表现的是光,我的绘画思想是天、地、人合一。”他将中国书法线条与国画中意味融入西方油画,从书法中领悟到虚实相生、留白、焌白等有无、明与暗的对应关系。除色块与线条的无形处理外,借用国画中墨色晕染的传统绘画技法,令画作笔调洒脱、富有禅理,抽象意味十足。典型画作如《神秘之地》、《无题》、《光之痕迹》。

朱振庚是中国当代的国画大师。在创作理念上,他主张“重彩写意”,以民间艺术形象为题材,吸取民间艺术精华,引进西方艺术的构成和空间处理。在吸收、改造的过程中寻求个性,促进中国画艺术的理论革新。“中国重彩有着古远的传统渊源,但也并非如'华山自古一条道'。古有古道,今有今道,今日重彩,得现代之优势。采西方之阳刚,取民间之精华,强中国之气韵。龙人艺术立世之林,不失博大,我赋采者当为之自强不息。” [3]

中国画的造型主要以用笔为主,笔墨是中国画独特的造型手段。朱振庚主张在国画教学上学习素描。素描可以加强笔者的用笔能力,但不可取代国画的骨法用笔。他将西画中的色、形、点、线、面等绘画构成形式运用于国画创作,利用笔、刀、墨等工具,突出画作在造型、色块、线条和空间上的画面构成,革新了传统国画创作表现技法形式。

三、结语

较中国而言,油画理论的起步较晚,其发展时间也较为短暂。朱德群受中国早期艺术家思想启蒙影响,在油画创作中大胆加入中国绘画创作元素,实现了油画艺术与中国本土绘画元素的结合,令西画与中国画在绘画形式语言上有了共通性。而朱正庚利用西方色彩绘画关系革新了中国传统绘画理论,再次印证了西画与中国画之间在繪画形式语言上的共鸣之处。

艺术创作理念上,二者利用不同画种在色彩表现技法上的特性,加以其他绘画创作理念,既丰富了不同画种间在绘画形式语言的多样性,又增强了艺术作品在意境表达上的艺术感染力。同时,也促进了当代绘画艺术理论的革新与进步。

参考文献:

[1]王承昊.传统之根—试论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的中国艺术精神[J].艺术史,2010(4):100-102.

[2]吴刚.朱德群[M],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

[3]宁人.朱振庚中国人物画作品选登[J].书法艺术,1998(3): 24-25.

[4]周京新.朱振庚的魔力[J].艺苑(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版),1997(04).

[5]钱忠平.朱振庚谈话录[J].艺术界,2001: 62-67.

[6](法)朱德群.朱德群[M].河北教育出版社,2005.

[7]任济东.朱德群绘画中的中国画意蕴[J].美术大观,2014(7): 36.

[8]朱振庚.谈艺录[J].东方艺术,2012(22):120-121.

[9]朱振庚.浅谈中国画用笔[J].美术研究,1981(3):5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