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语言文学 → 文章内容

基于约束理论的英汉反身代词比较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莉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23 9:02:58


摘要:尝试从句法功能方面,通过对比英语反身代词,对汉语反身代词“自己”进行具体分析研究,进一步揭示其在句法和语用层面特点,对于汉语和英语反身代词的互译和教学具有指导意义。

关键词:分类;约束原则;对比

一、中英反身代词分类

汉语中只有一个公认的反身代词,即“自己”。不同人称代词对应的反身代词也是由相应的指称代词后加“自己”一词即可,被称为复合式反身代词;但汉语反身代词也独立使用做主语、宾语等,这种状况被称为光杆反身代词[1][2],如“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英语反身代词在形式上大都由相应的形容词性物主代词或宾格人称代词转化而来并与人称代词呈现一一对应关系,如 yourself,myself,等。这就决定了汉语反身代词的用法较英语反身代词更为灵活自由。另外,如果将汉语反身代词“自己”也视为一种后缀,那么英汉反身代词在构成上也极为相似,即由相应的代词加上表达反身代词的标识构成:汉语中为“自己”,英语中为self或selves。

二、乔姆斯基约束理论的第一条原则

约束理论是普遍语法理论的一个模块,负责说明相照应的名词词组间的句法关系,乔姆斯基借用逻辑学术语“约束”一词来表达照应关系。乔姆斯基[3]将约束理论表述如下:a.照应语在管辖语域内受约束;b.指代语在管辖语域内是自由的;c.指称语是自由的。

“照应语”从狭义上讲仅包括反身代词和表达相互关系的词,如each other;“指代语”指除了反身代词和表达相互关系词以外的代词,如he,she;而“指称语”则指除了照应语和指代语以外的表达指示关系的词,如John,the man等。由此可见,乔姆斯基约束理论中与反身代词有关的即为第一条。要理解此原则,首先要理解C-统领:在特定的语法结构中一些词对另一些词的控制关系,即一个成分统治与它平级的姊妹成分及姊妹成分的下属成分,如speak the language,tell him 两个词组中,speak控制the language,而tell 控制him。生成语法中“管辖语域”是一种典型的控制,它是由照应语、照应语的管辖者(governor)和一个可通入的主语构成的一个最小语类,即照应语所在的句子或名词词组。“受约束”指照应语与其可及主语之间的互指关系,而且二者必须在同一管辖语域内,也就是关联语域,或最小语域[4]。故乔姆斯基关于反身代词的约束理论可以理解为:反身代词在管辖语域内与其可及主语存在互指关系。

三、“自己”同指解读的自由性与约束性分析

(一)简单句中的照应关系

简单句中“自己”的同指解读关系比较明显。如,

小张j非常讨厌自己j.Xiao zhangj hates himselfj very much.

汉语中的“自己”与该句主语“小张”做同指解读,英文中的himself与该句主语Xiaozhang所指为同一人,也做同指解读。因而,类似于英语反身代词,汉语反身代词“自己”在简单句中与可及主语存在同指解读,并且其可及主语出现在同一管辖语域中。但是,简单句中“自己”的用法较英语也有一定的区别,比较:

⑴他们j非常讨厌自己j & Theyj hate themselvesj very much.

⑵那个男士j非常讨厌自己j。& The manj hates himselfj very much.

⑶小红j非常讨厌自己j。& The girlj hates herselfj very much.

⑷自己的活儿自己做。& Himself lives in London.

通过比较可以发现:汉语反身代词“自己”不需在人称、性和数上有任何变化,而英语反身代词有性别区分且要与可及主语在人称和数量上保持一致;其次,汉语反身代词能在句子中直接作为主语使用,而英语则不可以。究其原因,从词缀角度看,汉语反身代词“自己”既可以视为后缀依附于其他字词,也可以作为自由语素单独使用,这就决定了其在用法上较英语反身代词的更为灵活自由。而英语中self或selves属于后缀,必须依附于一定的词根才能存在,这种依附性决定了英语反身代词必须与特定的代词对应才有意义。

(二)复杂句中的照应关系

复杂句中的汉语反身代词照应关系表现比较复杂,比较:

小张j认为小李太狂妄,总是瞧不起自己j。

小张认为小李j太自卑,总是瞧不起自己j。

小张j说小李知道自己j下午没空。

比较第一、二两句不同点在于形容词“狂妄”与“自卑”所形容的对象不同,从而影响到了反身代词的解读。由于“狂妄者”瞧不起的对象只能是别人,因而决定了句一中动作“瞧不起”的发出者是“小李”,继而其对象“自己”只能指向 “小张”。同理,“自卑”一词决定了反身代词的同指解读对象的变化。因而,第一句话中反身代词“自己”与主句主语“小张”所指同一人,做同指解读;第二句话中则与从句主语“小李”做同指解读。然而第三句中反身代词的解读就需要特定的语言环境,它既可以与主句主语同解,意为“小张没空且小李清楚小张没空”,也可以与从句主语小李同解,意为“小李没空且小李也清楚自己没空”。

由此可见,汉语复杂句中的反身代词与可及主语同指解读情况决定于其所在的语言环境,并且复杂句中的可及主语一般不在最小语域内,而是存在于句子中其他位置,并且不可随意调动。也就是说,汉语复杂句中反身代词解读需要综合考虑整个句子甚至篇章片段才能做出精确的解释,其原因就在于汉语反身代词作为自由语素时在使用的灵活性和自由性。

相比较而言,复杂句中英语反身代词的使用与汉语稍有不同,比较:

⑴John doesnt like Billjs criticism of himselfj.

⑵Johnj doesnt like Bills criticism of himj.

⑶John was afraid that the boyj would hurt himselfj.

比较第一、二句:由于表达的需要,第一句中的反身代词himself在第二句中换为宾格代词him,否则反身代词只能与可及主语Bill同指;第三句中himself只能与可及主语the boy同指,如果想表示John则需换成对应的宾格代词him。因此,英语反身代词在其最小语域中严格与可及主语同解,否则就会选择使用指代語或指称语来代替反身代词,以此来保证句意的稳定性。这一点与汉语中反身代词的用法较为不同。

四、结论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汉语反身代词“自己”相对于英语反身代词而言,在简单句和复杂句中均存在较强的自由性和灵活性,其指称往往具有不确定性,乔姆斯基约束理论第一原则对于简单句中汉语反身代词“自己”具有较强的解释力和约束力,同指解读原则基本适用;但复杂句中“自己”则表现出明显灵活性,同指解读因文而异。

参考文献:

[1]程工.当代语言学汉语[J].“自己”一词的性质,1999 (2):16-17.

[2]高名凯.汉语语法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57.

[3]胡壮麟.语言学教程(二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140-145.

[4]王毅娜.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J].反身代词与人称代词重叠分布的几种现象,1993(4):10.

(作者单位:贵州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