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哲学类 → 文章内容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哲学意蕴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梁子龙,张海燕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25 14:10:19


摘要: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为全面从严治党开辟了新局面,十九大又把全面从严治党贯穿其中,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战略思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与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相结合的理论创新成果。本文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角度对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提出、发展加以考量,揭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中蕴含的唯物论、辩证法、群众观的基本原理,对于我们更好地把握全面从严治党的内在逻辑和科学内涵,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习近平 从严治党 马克思主义哲学 中国共产党

中图分类号:D261 文献标识码:A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专题部署全面从严治党,习近平总书记在全会上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阐述了对党的建设规律的新认识,为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吹响了新的进军号,使全面从严治党迈上新的征程。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与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相结合的理论创新成果,是新形势下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实践中的具体运用。从哲学角度对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提出、发展和实践加以考量,揭示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中蕴含的唯物论、辩证法、历史观的基本原理,从而促进全面从严治党思想转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力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1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坚持了世界物质统一性这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石

哲学从总体上把握世界,对世界的本质以及人与世界的关系做出根本性的揭示,其中始终包含一个基本问题,就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恩格斯明确指出:“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1]这一基本问题包含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思维与存在谁为第一性的问题;二是思维能否认识存在的问题。唯物主义认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世界统一于物质。一切从实际出发,就是这一原理在实际工作中的生动体现。正如毛泽东所说的:“按照实际情况决定工作方针,这是一切共产党员所必须牢牢记住的最基本的工作方法。”[2]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根植于中国的历史和国情,是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不断总结和探索。

1.1当代中国的基本国情、我党执政所面临的历史阶段是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提出的现实依据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对我们推进伟大事业提出了许多客观要求。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这个基本国情是“我们认识当下、规划未来、制定政策、推进事业的客观基点”。[3]脱离这个实际,就不能制定出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全面从严治党体现了习近平对当代中国基本国情的充分认识。

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发生深刻的变化,各种矛盾和问题不断凸显,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党面临的“四大危险”和“四大考验”严峻而复杂,直接关系着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对我党的执政能力、领导水平和作风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全面从严治党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必要。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强烈的担当精神,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比如针对部分党员干部理想信念动摇的问题,他强调,思想建设是党的基础性建设,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思想建设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教育党员树立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拧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补足共产党人精神之“钙”;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四风”问题,习总书记强调要“从体制机制层面进一步破题,为作风建设形成长效化保障”;[4]选人用人方面,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反腐败斗争方面,坚持高压态势,力度不减,节奏不变。

1.2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汲取了古今中外历史经验和教训

习总书记指出:“腐败是社会毒瘤。如果任凭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亡党亡国。我们党要把反腐败斗争提到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是深刻总结了古今中外历史教训的。中国历史上因为统治集团严重腐败导致人亡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当今世界上由于执政党腐化堕落、严重脱离群众导致失去政权的例子也不胜枚举啊!”[5]中国的古代王朝的兴衰更替,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新的朝代建立,都会休养生息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生活,但到后来统治者腐化堕落,贪图享受,最终导致灭亡。

1.3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体现了“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的反作用”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意识具有能动性,对物质具有反作用。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基础上产生的新认识是为了更好地指导实践。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指出:“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6]十八大以来我党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大力惩治腐败。在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指导下,反腐败斗争的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

2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充分体现了“矛盾运动规律”

矛盾运动规律即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的实质和核心。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蕴含着“两点论”和“重点论”,充分体现了对立统一关系。

2.1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中的普遍联系

事物的普遍联系就是不同事物之间及其事物内部不同要素之间的对立统一。联系是普遍的、客观的,系统是事物普遍联系的一种重要形式,在实际工作中,要用联系的观点观察和处理问题。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在阐述“四个全面”之间的关系时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的战略目标,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三大战略举措。”全面从严治党,是点睛之笔,神来之笔,是实现其他三个全面的根本保证。

2.2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中的“两点”论与“重点”论

唯物辩证法认为,矛盾的存在是普遍的、绝对的、无条件的。但是,不同的矛盾具有其特殊性。一是在矛盾群体中,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之分;二是每一个矛盾中又有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这个理论就是唯物辩证法关于“两点论和重点论相统一”的观点。这要求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既要抓住全面,又能抓住重点。习总书记提出既要抓全党,又要抓“关键少数”;既要全面深入,又要把握从严治党的重点。他说:“党要管党,首先是管好干部,从严治党,关键是从严治吏。”“解决‘四风问题,要从实际出发,抓住主要矛盾,什么问题突出就解决什么问题,什么问题紧迫就抓紧解决什么问题。”要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

2.3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中的量变和质变的统一

量的积累必然引起质的变化,“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一些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的违纪问题不能及时提醒,不能认真地开展批评教育。习总书记强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个人的腐化变质、违法,都是从小的生活问题、吃喝问题、违反八项规定开始的。”[7]从各级纪委公布的违纪违法的案件來看,党员干部一步一步走向腐败甚至犯罪,都是从一些小事开始的,这些违纪小事法律管不着,党纪无人管,胃口越来越大,最终成为阶下囚。全面从严治党要把纪律挺在前面,党纪要严于国法,党组织要防微杜渐管好党员干部,注重从身边的小事抓起,从萌芽状态抓起。

3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坚持了“群众史观”

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社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变革的决定力量,也是实现自身利益的依靠力量。这一原理要求我党要树立群众观点,走群众路线。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坚持了群众观点,贯彻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