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哲学类 → 文章内容

对立与统一:《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所体现的生存哲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斐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7 14:18:01


摘 要:世界是矛盾着的对立统一体,文学作品情节的进展与拓宽依赖于其中对立与统一的多重冲突,对立与统一为文学作品的展开提供了文学批评及情节分析的哲学依据。本文借助对立统一的理论对《最后一个莫希干人》进行文学视角及哲学视角下的角色与情节分析,从生存与死亡和文明与野蛮这两个对立统一体展开论述,并初步得出对立与统一体现于作品情节发展的论断。

  关键词:对立与统一 生存与死亡 文明与野蛮

  一、引言

  美国著名小说家詹姆斯•费尼莫尔•库柏(James Fenimore Cooper)的作品《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伦理道德的问题、文明与野蛮的对立、生存与死亡的抉择、内心思想与外在形体的分离等诸多现象。作品以19世纪的美洲大陆为背景,以作者多次亲身深入的土著部落及战场和碉堡为线索,多角度的再现了当时的时代特点,刻画出了边疆保卫与站争、生存与死亡、文明与野蛮的对立与统一。

  二、生存与死亡--休伦人的生存哲学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是一部多主角的文学作品,全文并未涉及纯粹的第一主人公形象,除了豪克依(Hawkeye)之外,给读者留下最深印象的便是休伦部落的战争领袖马瓜(Magua)。马瓜是土著部落之一休伦人的战争英雄,也是造成血腥杀戮的“魔鬼”;他是为争取自身生存而滥用杀戮行径的有勇有谋的生存斗士,也是摄取他人生命“心狠手辣”的夺命三郎。

  英法军队为争夺殖民地而争战不止,各部族为寻求日益减少的生存空间而不得不面对从属英国还是依赖法国的选择。为了部族生存,休伦人依附于法国殖民者,并为法军攻下爱德华堡赢得了重要的战略条件。在作品的前半部分,英军少将邓肯抵达英第六十军军营,他此行目的是为护送英军蒙罗将军(Colonel Munro)的两个女儿可娜(Cora)和艾丽斯(Alice)前往爱德华堡,途径六十军驻地与蒙罗派来的亲英土著部落摩克族人向导会合,却不知摩克族人向导已被马瓜截杀。为了杀害英国将军蒙罗的两个女儿,马瓜便假扮摩克族人,并以向导的身份取得了邓肯的信任,于次日随从邓肯前往爱德华堡。然而马瓜并未带领邓肯队伍踏上前往爱德华堡的道路,却将他们带到了早已设好埋伏的峡谷地带。为了获取休伦部族的生存,马瓜穿梭于英法殖民者之间,游走在生存和死亡的边缘。

  在生存与死亡面前,伦族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将他人的生命视同草木。当马瓜成功的将邓肯队伍带领至埋伏圈时,事先埋伏其中的休伦战士蜂拥而上,以区区几人的小队战胜了邓肯的大队人马,作品到这里给我们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下面发生的死亡一幕:休伦人在击倒英国士兵后,在其未死之前抓住士兵的头发,并用匕首将其头皮整张割下。在小说的中间部分类似的一幕再次出现,法军在休伦人的帮助下攻下了爱德华堡,蒙罗将军带领残余部队撤退时遭到了马瓜等人的攻击。马瓜杀害蒙罗将军的手段异常残忍,他把蒙罗拉拽下马直接用尖刀插入蒙罗的胸膛取出了他的心脏,而蒙罗则是看到自己的心脏被挖出后死去。这是本作品中最令人发指的部分。但却是休伦族人对待死亡的方式,休伦人将头皮割下并收集起来,以此作为自己战功的证明,从而在族人之间及部族之间获取更为有利的生存空间,休伦人的生存哲学便是对对手的极端杀戮,将自己的生存权利凌驾于别族的死亡恶梦之上,残暴的杀戮正是为了保证充分的生存空间。这两者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是互为前提对立统一的。

  三、文明与野蛮--英法军队的文明作战与土著部族间的野蛮杀戮

  部族之间为争夺生存空间而相互残忍杀戮体现出了生存和死亡的对立与统一,而英法军队与土著部族间的作战方式则体现了文明与野蛮的对立统一。通读《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最令人感到不解的一个问题便是何为文明,何为野蛮?初看之下,作品中文明的载体是英法军队,他们代表着先进文化和普遍文明;土著部族无疑是野蛮的化身。作品对英法军队的描写确实让人感到其中的文明:英法军队在决战之前首先要排好队形,待双方都摆好队形后再开始作战;英法军队同时又以遵守战争承诺而著称。而土著部族对待生命的轻浮,及嗜杀人类的野性手段则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突和心理压迫感。

  然而小说中的细节描写可以让我们看到英法文明的虚伪性:英法军队在决战之际,冲锋于两军战线最前方的往往是依附于英法军队的土著部族,法军的前锋是休伦族人,而英军的前线最危险的地带则是由摩克族人及其他族人来防卫。英法军队恪守的战争承诺也是极具虚伪性的。法军攻破了爱德华堡后,法军统帅马奎将军一再宣称蒙罗可带领残余部队回赴英国,并公开承诺不予追击。然而他却又暗许马瓜带领族人截杀蒙罗余军,对英军残余进行血腥杀戮。这便是英法军队的文明,这种文明只是披着文明外衣的虚伪和野蛮。土著部落对待生命的肆意杀戮及其杀戮方式让我们毛骨悚然,认为这是极端野蛮的象征,认为土著人用冷兵器杀害他人生命极尽血腥,认为土著人饮血食肉极其野蛮,认为土著人决斗方式让人难以接受。那么英法军队侵占土著领地杀害土著居民便是文明?英法军队使用枪弹大规模瞬间夺人性命便是文明?英法军队不嗜血不食生肉而是将血加工成形形色色的食品将动物进行烟熏火烧便是文明?因此更为精确的说法应该是:英法军队是文明掩盖下的野蛮,而土著族人则是在文明利用下充当了野蛮的代言。英法军队是表面的虚伪文明,而土著部落则是遵循自然规则的表面野蛮,这种野蛮与文明是相互结合,互为对立统一的。

  四、结语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所描绘的情节及主题不仅限于边疆保卫及战争。对立与统一着的多重矛盾贯穿于作品的始终,生存与死亡,文明与野蛮等充斥着整部作品;具备多重人格的邓肯,虚伪着的正人君子马奎,备受争议的马瓜,平凡而又伟大的豪克依和长枪猎人都向读者揭示了对立与统一的普遍性,种种对立与统一的冲突与矛盾又时时促进着《最后一个莫希干人》全文情节的展开和衍生及延伸,并成为作品情节发展的主线。

  作者简介:王斐(1986-- ),男,文学硕士,主要从事美国文学与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