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文评史评 → 文章内容

铁凝小说《玫瑰门》《大浴女》的象征意蕴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雪力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1-7 8:55:41


摘  要:铁凝运用较多的象征意象来展现女性独特的成长史,在刻画女性敏感细腻的心灵世界的同时,以性视角关注文本背后潜在的女性自我意识,是当代文坛中较独特的女性作家之一。本文以其作品《玫瑰门》和《大浴女》为研究对象,从书名“玫瑰门”“大浴女”的意象分析切入,同时探究其标题意象“猫照镜”“戒指在树上”等,最后回归人物形象的探讨;在浸润女性自由与解放的光辉的同时,发掘其意象背后的象征意蕴及宗教救赎思想。
关键词:铁凝小说;意象解读;象征意蕴;救赎
   
 
作为新时期的重要作家,铁凝在小说领域为我们开启了一扇独树一帜的窗户,通过她的作品,我们认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女性世界。从《哦,香雪》一直到《玫瑰门》、《笨花》,铁凝以其繁复的意象视角,为我们展现了缤纷的女性成长意识,这一特点尤其体现在长篇小说《玫瑰门》与《大浴女》上,这两部作品成功运用意象营造出了特殊的象征意蕴氛围。在塑造了多个个性独特、充满震撼力的女性形象的同时,展现了人性在经历原罪之后的重生。
意象作为作者感情的承载体,引导读者不断探索其背后的象征意蕴,这就使得文学作品的内在意蕴进一步被拓宽。庞德认为“意象”不是一种图像式的重现,而是“一种在瞬间呈现的理智与感情的复杂经验”,是一种“各种根本不同的观念的联合”。①意象不仅是“单一符号”,也是“复式符号”,它作为文本符号不仅具有使用上的价值,而且有内在的审美价值。
 
一、穿过生命之“门”的成长“洗浴”
 
《玫瑰门》书名以一种直截了当的方式,将探寻之处直接指向女性内心深处。“玫瑰”象征女性,书名就将文本的女性色彩完整的传递给读者。“玫瑰门”一词更喻指女性外生殖器,生育器官代表生命的出生,新的生命必然带来衰老生命的陨落,它也象征了生命的轮回。在《玫瑰门》中,“门”象征了女主人公心灵裂变的痛苦过程,是“以沉重的心态演绎人生故事”,“把伤痕撕给读者看,是对灵魂的拷问,具有反叛意识”。②在这背后所观照的是女性的生命之门,从女性生命以及轮回等角度来重新审视生命的形态和人性的表现。苏眉说“一般地了解人类总比单独地了解一个人容易。我的深处有一扇门它也在你的深处。它拒绝我又诱惑我也许拒绝本身就是诱惑。”③苏眉三番五次提到的“深处”就是从女性生命的通道直指灵魂深处的人性之门。透过这一扇门展示出了女性对于自己命运的掌控,是一部歇斯底里的关乎女性由黑暗走向光明的血泪史。
    如果说《玫瑰门》是女性的生命之门,那么《大浴女》就是女性的蜕变之路。铁凝选用“大浴女”是因为受到塞尚的作品《大浴女》的启发。塞尚的《大浴女》组画以女性野外沐浴为题材,一群女性将自己的身体坦然敞开在大自然中,画面体现了人与自然、肉体及灵魂的和谐与统一。“偶然看到了塞尚《大浴女》这组绘画作品,我觉得它很好地契合了我小说的精神内核,就决定用这个名字。……画面非常有气势,象征着精神的涤荡,很有震撼力。”④所以说,《大浴女》内核就是“精神的涤荡”。小说中的女性人物章妩、尹小跳、尹小帆、唐菲等,无一不是经历了“大欲”之后,通过“大浴”获得重生,她们走向女性的宿命,又走向女性的解放。从另一层面看,这也是《大浴女》对《玫瑰门》的超越。“沐浴”使我们洗去身体的灰尘,而文本中的“沐浴”象征着对心灵尘埃的洗浴,是一种大彻大悟后心灵的透彻明净。所以,《大浴女》所写的不仅是女性的宿命轮回,更是女性对于突破这种轮回后重生的阵痛,阵痛之后的重生。
《玫瑰门》与《大浴女》书名蕴含的象征意蕴是铁凝对于女性生命的无尽探索,这是女性的成长史,更是女性自我救赎的历程。
 
二、猫、戒指与波斯菊
 
《大浴女》第四章“猫照镜”中提到“认识巴尔蒂斯是在陈在的书房里。”“他尤其喜欢描绘少女,他笔下的那些少女,他对她们似乎有严格的年龄选择,那都是些十四岁左右的女孩子,巴尔蒂斯把她们的肌肤表现得莹然生辉又柔和得出奇。那是一些单纯、干净,正处在苏醒状态的身体,有一点点欲望,一点点沉静,一点点把握不了自己。”⑤“猫照镜”组画十分贴切尹小跳的心理,镜子是永远不会撒谎的,人们在镜中看到自己最真实的模样,但又不敢面对这样的自己,于是将镜子转向一只猫,想通过猫遮蔽自己内心的杂乱,偏偏猫的媚态又让人的丑恶无地可藏。这只猫象征在黑暗里睁大眼睛注视着世间一切的尹小荃,少女便是尹小跳,二者的微妙关系折射出人性在光明与阴暗上作出的较量。尹小荃显得不那么光彩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安宁,尹小跳对此一直怀恨在心。尹小荃的死将尹家这段不可告人的秘密永远带进了黑洞洞的污水井,使尹小跳自责妹妹与她有关从而走上一条自我救赎之路。事情的结局是她预想的,然而事件带来的创伤从根本上影响了她的人生,焦虑感超越了她得到的快感。此后的几十年里,罪恶感伴随着尹小跳,她用自我惩罚来获取救赎,这在一定意义上促成了尹小跳生命的一次洗礼和重生。无辜的尹小荃成为尹小跳丑陋人性的祭品,于是,尹小荃无形中变成尹小跳内心的窥视者,并时时刻刻审判着尹小跳。“是谁让你对生活宽宏大量,对你的儿童出版社尽职尽责,对你的同事以及不友好的人充满善意,对伤害着你的人最终也能粲然一笑,对尹小帆的刻薄一忍再忍,对方兢的为所欲为拼命的原谅?……她的心告诉她,单单是爱和善良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那是尹小荃。”⑥是尹小荃成就了尹小跳对于不尽人意之事的宽宏大量的优秀人格,于是文本在第四章引入了巴尔蒂斯的作品《猫照镜》,“人是多么怕被观察怕被窥测啊,尤其不愿被暗处的同类窥破。当人受到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并时常为此暗自得意的猫的冷眼观望时,那该是一种怎样的不快。”“观照即是遮挡。”⑦尹小跳在这无时不在的窥视中丝毫不敢懈怠,鞭策着自己涤荡那曾经万恶的灵魂。在悔过与摆脱的矛盾心理之中,尹小跳的忏悔是不彻底的,只要能找到任何一个可以为自己开脱的机会,她必然从中解放出来。陈在说出唐菲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这个消息终于使尹小跳的心获得了安宁,原来自己也是一个“受害者”!唐菲“我就是电影”的一生经历了无数片段,临死时她将干净的吻贴在了尹小跳的脸颊上,使得她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脸上留有唐菲淡红色的唇印并瘙痒不已。她虽然不确定唐菲的吻是否是告白,但她愿意相信那就是。此时,尹小跳用唐菲的大恶抵消了自己的小恶,所以她精神的涤荡是不彻底的,是自我逃避后获取的短暂安宁。
第五章“戒指在树上”中的戒指是尹小跳和方兢感情高峰的象征,也是方兢大胆求婚到不负责任走开的完结的句号。方兢从尹小跳身上重拾了男人的自信,由此他深深“爱上”这个对性事一无所知的女子。但这种爱是畸形的,建立在尹小跳在不明不白之中帮助方兢解决了多年以来难言之隐的基础上。感情出发点的微妙,注定方兢在关键时刻的全身而退。“尹小跳打开盒子拿出戒指,并不往手指上套。她在手里把玩了片刻,说戒指这玩艺儿,有时候像个句号,有时候像个无底洞,照我看还是句号的好。说完她高高地一扬手,将戒指朝脑后扔去。”⑧她将戒指向脑后扔去的动作更是对这段失败感情的最有力的解脱。“戒指在树上”两次单独成段,可见作者对戒指这个意象的重视。戒指抛在了树上就有了“树”的意象,尹小跳和唐菲看着这枚镶嵌红色宝石的戒指飞上了小小的梧桐树,她们确信戴上了戒指的树就是女人。树的生长不会依赖于人的意志,“却是自然的独立的,和土地沉着地契合,呼吸着阳光有情有意地生长。树是真正难以靠近的一种精神,它悲悯人类,却不纠缠人类,树是思想,是人类无力窥透的思想。”⑨树在文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