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外国文明历史 → 文章内容

试论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汤丹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4-1-16 15:11:52


摘要:本文浅析了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以及对现实的价值。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是合德性的活动,是最高善,并且指导人们如何获得幸福。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具有积极的现实的价值和意义,不但能激发人们对幸福的追求,并且有助于整个社会道德水平的提高和法律意识的增强。

     关键词:亚里士多德;幸福观;最高善;德性;现实价值

    在伦理学中,对幸福这一伦理学核心问题的探讨从未停歇过,亚里士多德是西方伦理史上首个对于幸福的问题完整的,系统的阐释的哲学家,《尼各马可伦理学》就是其集中阐释幸福内涵及具体内容的代表之作。亚里士多德在他的著作中深入的探讨和解析了幸福论,这对于我们感悟人生幸福,创造幸福,幸福地活着都是有意义和价值的。 一、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 幸福是的定义是什么?大家都会就幸福这一主题提出疑问,幸福和任何人都有关系,不同的人对幸福有不同的理解,一般人把幸福与唾手可得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如快乐,财富或荣誉;但在不同的时间和环境中个人对幸福的理解也是不同的,如亚里士多德提到“在生病时说它是健康;在穷困时说它是财富;在感到了自己的无知时,又对那些提出他无法理解的宏论的人无比崇拜”[1](P.9);虽然人们对幸福的看法不一,但是大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追求幸福。我们在研究解析《尼各马可伦理学》的时候也不能忽略它诞生的时代背景,在探讨幸福观时也不能忽略了古希腊人的眼中的幸福是什么。在古希腊人的思想中,幸福是客观的,判断一个人是否幸福用的也是客观标准,而不是问他人是否感到幸福,他们认为,一个人活得好,活得精彩,就是幸福的。 亚里士多德说,“所有的知识与选择都在追求某种善”,“实践所能达到的那种善”,大部分人的想法和意见是一致的,把它理解为“生活得好或做得好”[1](P.9)。但谈论到幸福究竟是什么,就莫衷一是了。亚里士多德总结三种最盛行的与幸福观相关的生活:追求财富和满足各种欲望的生活、政治生活、思辨的生活。第一种生活的幸福可以等同于感官的生理的快乐,这与现代社会中一部分人的意见是一致的,把赚钱作为最高的目的,往往迷失了方向,这与亚里士多德所认为的幸福相悖,他认为幸福是自由的,但是第一种幸福观则有很强的指向性,使得人们不断为这所谓的“幸福”牵着鼻子走,无法认识到真正意义上的幸福。

    第二种生活是把荣誉等同于幸福,对于这一部分的人来说,荣誉就是政治生活的目的。亚里士多德认为,“因为荣誉取决于授予者,而不是接受者”[1](P.12),善或者幸福应该是人们固有的,而不是轻易能被取走的东西。第三种生活可以视为求知的生活。

    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的第十卷里把思辨活动看作生命的最高存在。他高度称赞了思辨这一现实活动,把思辨活动看作人存在的最大快乐与最高幸福。思辨是理智的德性,理智是人的最高贵部分,是我们各部分中最重要,最合德性的,“快乐和荣誉虽然都是可选择的目的,但都是自身以外的它物,惟有思辨生活才是为自身的选择,才是不累于它物的最大幸福”[3]。生活的另两种形态即享乐生活、政治生活都无法与思辨的生活相比拟。亚里士多德认为思辨是最高等的一种实现活动,也是最为持久的活动,是一种无所求也无所出的活动。 二、幸福是合德性的活动 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是最高善的,是最高的目标,人的一生做什么都是为了那个最终的目标。如同马可·奥勒留在“幸福在于做人的本性所要求的事情”这一命题中说到的一样“每一本性当它在循自己的路行进得很好时都是满足于自身的”[2(]P.120);

    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是自足的,是所有活动的目的。我们在每种活动和技艺中,追求的善是不同的,“它在医术中是健康,在战术中是胜利,在建筑术中是一所房屋”[1](P.17),而在其他的活动和技艺中,它又是其他的某种东西。如果我们所做的活动中,目的不止一个,且其中有一些目的是因为其他的事物而选择的,那么显然,不是所有的目的都是完善的。如果只有一个目的是完善的,或者几个完善的目的中有一个最完善的,那么这个唯一完善的或者其中最完善的就是我们所寻求的。“那些因自身而值得欲求的东西比那些因他物而值得欲求的东西更完善;那些从不因它物而值得欲求的东西比那些既因其自身又因它物而值得欲求的东西更完善”[1](P.18)。幸福可以被视为这样一种东西,我们永远只是因为幸福本身而选择它,但却没有人会为着别的事物而追求幸福。自足是指“一事物自身便使得生活值得欲求且无所缺乏”[1](P.19)。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就是所有善事物中最值得欲求的,其他的善事物都不能与它并列。那么幸福是完善的和自足的,是一切行动的最后目的。最高善就是幸福。 对于任何一个有着社会实践活动的人而言,他的善就是他在社会实践活动中实现的完善。把生物所共有的营养和生长、一般动物所共有的感觉这样的生命部分都放在一边,人所剩下的就是与逻各斯相关的实践的生命了。人的某种活动是灵魂遵守或包含着逻各斯的实现活动,一个人在特定的活动中,他德性上的优越来自于他做这一特定的活动做得更加出色。在亚氏看来,如果一个人的实践是灵魂相符于逻各斯的实现,且一个善良的人的活动就是“良好地、高尚[高贵]地”[1](P.20)。 如果要完善这一活动,并且在其以符合它特有的德性良好的完成时,那么实践的人就是善的,也就是在实现灵魂合德性的活动中,若不止一种德性,那么应该去实现的就是合乎最完善的德性的活动。也就是说,幸福就是合德性的灵魂的实现的活动。同时,并非灵魂活动一日合德性就能获得幸福,幸福的实现时伴随着终生践行,“一只燕子或一个好天气造不成春天,一天的或短时间的善也不能使一个人享得福祉”[1](P.20)。 善可以分为三类:身体的善,灵魂的善和外在的善。亚里士多德认为,灵魂的善事“最恰当意义上、最真实的善”[1]。目的被等同于某种活动,这样,目的就是属于灵魂的某种善,而不是某种外在善。幸福的人,生活得好,同时也做得好。做得好,就是人的善,是灵魂合德性的实现活动,人们实际上是把幸福确定为生活得好和做得好。对于盛行的关于幸福的看法,亚里士多德认为,灵魂作为最真实的善于一些主张幸福在于德性或者某种德性的看法是相结合的。因为合德性的活动其中就包含着德性。他认为,最高善在于具有德性还是在于现实活动是不同的。因为拥有一种东西可能不会产生任何的结果,但是实现活动是行动的,必定要去做,且要做得好。在生命里获得善的人,是那些做得好的人,并且他们的生命自身就令人愉悦。因为“快乐是灵魂的习惯”,例如“一匹马给爱马者的快乐。合德性的活动就是这样的事物,并且它自身又包含着快乐”[1](P.23)。合德性的活动得到的快乐,比任何其他的快乐都更好、更高尚、更令人愉悦。幸福是合德性的灵魂的活动,他就是最好,最高尚,最令人愉悦的。 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不是一种品质,而应该将其看作一种实现活动。如果幸福是一种品质,“一个一生都在睡觉、过着植物般生活的人,或那些遭遇不幸的人们,也可以算是幸福的了”[1](P.303)。一个睡着的人,他可以有品质,但他不能算得上有人的实践活动,所以不能说是幸福的。幸福是自足的,因此幸福是因其自身而不是因它物而值得欲求的实现活动。幸福也是合乎德性的行动,它是因其自身而不是因它物而值得欲求的高尚和优良的活动。首先,对好人(做得好的人,而不是有权势的人)显得荣耀的、愉悦的事物才是真正的荣耀的和愉悦的;其次,消遣不是目的,因为我们选择每件事物,为的不是旁的,而是幸福;

    再次,幸福的生活是合德性的生活,而合德性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