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

浅谈《傲慢与偏见》中书信的作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志凤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1-8 10:06:35


摘  要:《傲慢与偏见》是简·奥斯丁最负盛名的作品。虽然这部作品诞生已逾二百年,但作品中的书信却长期被研究者们忽视,研究成果稀少且分散。事实上,书信在这部小说中频频出现:或完整或零碎,或及时或延迟,或公开或私密等等。它们既推动着情节的发展,制造了悬念,又塑造、突显了人物形象,还成为叙述的手段之一,它们的使用更是巧妙地透露出一些当时女性的生存困境。约而言之,它们在作品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关键词:简·奥斯丁    傲慢与偏见    书信    女性困境   
 
自《傲慢与偏见》问世以来,小说中的年轻女主人公以及奥斯丁擅用的反讽艺术手法一直都是学界研究的重点,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而小说中另一个次要的角色——“书信”却很少引起研究者的关注。但事实上,在这部小说里书信频频出现。据不完全统计,有完整内容、节录内容或者作者对其内容有所描述的信件,共出现超过二十次。书信穿插在整部小说中:完整的书信,零碎的书信;及时的书信,延迟的书信;公开的书信,私密的书信等等,它们既推动着情节的发展,制造了悬念,又塑造、突显了人物形象,还成为叙述的手段,它们的背后更是折射出当时女性的生存困境。
一、推动情节的发展
《傲慢与偏见》整部小说的故事情节平缓柔和,如桥下流水缓缓地流到最后的结局,其间偶有与礁石相撞激起些许浪花,但却没有大的猛浪以及暴风骤雨般的波澜。奥斯丁好像不擅长对突发性、爆炸性事件的场面进行描写,对于这些事件,她几乎都以书信的形式做了安置。比如,简在内瑟菲尔德病倒是通过书信转述的,在贝内特家不受待见的柯林斯的突然造访是通过他的信件来铺垫的,莉迪亚和威克姆的私奔也是通过书信转达的。
书信还是情节突转的导火索。就在大家以为宾利将成为贝内特太太的佳婿之时,卡罗琳的一封来信,告知简他们要去伦敦,且不打算再回内瑟菲尔德,这使简和宾利的爱情忽然中断,也让所有人的希望都泡了汤;加德纳太太的来信,使伊丽莎白改变了北上旅行的行程,她才得以在彭伯利偶遇达西,并看到达西的转变,也为达西知晓莉迪亚私奔暗中帮忙提供了可能;莉迪亚私奔后,加德纳先生去伦敦帮忙寻找,他的第三次来信传达了莉迪亚和威克姆已找到并准备结婚的消息,原本已经绝望的贝内特一家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在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发展方面,书信更是功不可没。小说第二卷第十二章中达西求婚遭拒后写给伊丽莎白的那封长信,可谓是整部小说中最长、也是最重要的一封。达西这封自剖的长信,显示出他性格中虽严厉但敏感且负责的一面。读完信后,伊丽莎白也陷入思考,明白自己对他的偏见和原因都是因为自己的虚荣。之前二人的对话虽多却多是针锋相对,达西的这封信是辩白,亦是呼唤。伊丽莎白开始无视达西的优点,而此后她每读一次这封信,感情上都会激起新的变化,渐渐摈弃了偏见。可见,在这封信的催化下,伊丽莎白心中爱的天平已经慢慢地向达西倾斜,二人终于走进彼此的内心。
二、设置悬念
用书信制造悬念是奥斯丁经常使用的手法。莉迪亚无意间(也可以说是故意)透露了达西出席她和威克姆婚礼的这一信息,使伊丽莎白疑惑不解,她写信给舅妈问询。这里作者设置了一个悬念,让读者和伊一起期待舅妈的回信以解开疑惑,而舅妈的回信也让读者和伊都恍然大悟,原来这背后都是达西在出力。当看到柯林斯先生突如其来一封信恭喜伊丽莎白攀得贵婿时,读者和贝内特先生同样都一头雾水,直到达西再次向伊求婚,我们才明白这封信并不是空穴来风,这同样带来了戏剧性效果。
信的延迟同样起到制造悬念的作用。由于我们的视线一直伴随着女主人公,所以对于其他人物的情况基本只能靠她的书信得知,而一些信的延误则让我们和女主人公一样焦躁不安。伊丽莎白北上旅行刚到兰顿的时候,她期望收到简的信,可是却一直收不到。直到第三天,她一下子收到姐姐的两封信,疑惑才被解开,原来是地址投错了。而这两封被延误的信,果然也带来坏消息——莉迪亚私奔了。
 在小说中,悬念吸引读者的注意力,给了小说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力;没有了悬念,小说就缺乏生机和活力,很难激发读者继续阅读的兴趣。奥斯丁时代,哥特小说盛行,为了迎合市场和读者需求,突转、悬念等元素在小说中不可或缺,所以在奥斯丁创造的看似没有波澜的乡村生活中,同样暗藏悬念和冲突。奥斯丁选择回避直接描写这些场面,选择用书信这一明智而又异于常人的方式来呈现小说中必需的冲突和悬念,可谓独具匠心。
三、塑造、突显人物形象
奥斯丁善于用书信来表现人物形象。读者习惯跟随女主人公,所以很容易按女主人公的视角来观察人物,很难突破先入为主的既定思维来看待其他的人物性格。但是书信却给予了他们突破读者思维充分展示自己的舞台,读者也可以更深入、全面了解他们的性格。
让我们来看一下莉迪亚私奔前给福斯特上校妻子的留书:“……你若是猜不出我要跟谁一起去,那我真要把你看成一个大傻瓜,因为我心爱的男人世界上只有一个……请替我向普拉特道个歉,我今晚不能赴约,不能和他跳舞了……还请告诉他,下次在舞会上相见的时候,我将十分乐意同他跳舞……”①一个少女,做出了私奔这样性质恶劣、有辱门风的丑事,却还能够将这件事用欢快调皮的语调娓娓道来,甚至大言不惭的在自己名字之前冠以私奔者威克姆之姓,字里行间还不忘与其他男人的约会、调情,实在毫无教养、放肆不淑。仅仅看作者的文字,读者可能对莉迪亚的轻佻放荡不甚了解,可是读到这封信,她的形象便跃然纸上,她的性格特点更加形象可感。
奥斯丁巧妙地使用信件,不仅推动了情节的发展,还以此设置了一个个舞台,让各个人物登台亮相,使读者对人物的认识更加全面。也许我们在初读时忽略了她的苦心营造,但再次回味我们却体会到了她的良苦用心。
四、构建多线叙述的格局
奥斯丁惯于从女主角的角度来展开叙述,文章的情节线索也是紧跟着女主角的步伐,这样我们就无法得知同一时间不在女主角身边的其他人物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一矛盾就使得书信的使用成为必然。
《傲慢与偏见》中伊、达的爱情是主线,伊丽莎白的情感、态度转变也是紧扣并服务于这一主线。为避免故事单调,在紧扣伊、达爱情这一主线的同时,奥斯丁通过伊丽莎白与简、夏洛特等的通信,让读者不仅欣赏到伊、达的爱情,同时也了解了其他几对非主角的心路历程、爱情故事。这些书信,不仅使女主角对不在自己身边的朋友的信息有所了解,也使他们重新回归到我们的视线中。
除了通过书信构建副线从而营造多线叙述这一手法外,奥斯丁还善于利用书信对同一事件进行多角度叙述。比如,伊丽莎白对于达西与威克姆之间的恩怨的了解,开始完全是来自己威克姆单方面的诉说,这也使得伊丽莎白对达西的偏见愈加深重。在第一次求婚被拒后写给伊丽莎白的信中,达西详细地向伊丽莎白叙说了一个与伊之前所闻的他和威克姆之间恩怨的完全不同的版本。对于同一事件,威克姆通过语言描绘出一个版本,而达西通过信件为自己辩白,描绘出另一个版本,其实二人是在说同一件事,但是却在伊丽莎白心上激起了不同的情感。达西的这封信,还给了自己清白,也揭示了一个真实的威克姆。正是达西的这封信,使伊丽莎白开始怀疑自己对威克姆的相信,心中的天平开始慢慢倾向达西,直至最后完全相信了达西。
五、书信与女性困境
处于世纪之交的奥斯丁,她本身并没有像女权主义者们那样大声疾呼,但是小说中书信的使用却能够极其巧妙的暗示当时女性的生存困境。
在那个人人争当淑女的时代,女子哪怕爱上一个男人,也要等着那个男人先来向自己求婚才能吐露心迹,否则是很失体统的。简不能对心仪的人表达自己的爱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