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哲学论文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

普契尼的爱情与歌剧《燕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叶思邑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1-5 16:09:43


【摘要】人们普遍相信,作者的人生经历会积极地影响他的作品。对于普契尼来说也不例外,他所阐述的爱情故事,是他爱情观的一个具体反映。本文旨在从普契尼的情感经历入手,分析歌剧《燕子》中说阐述的爱情观,以进一步理解角色。
  【关键词】普契尼;爱情;燕子
  【中图分类号】J653 【文献标识码】A
  基金项目:贵州民族大学科研基金资助(项目编号:15XJS048)。
  从根本上说,歌剧是表达作曲家思想的一个载体,他所阐述的爱情与爱情情节的安排,是他爱情观的一个具体反映;为了能够进一步看清歌剧中爱情部分的实质,笔者将从普契尼的爱情观这个方面来进行分析,追溯他的爱情理念对创作的影响。
  普契尼26岁时的秋天,和一个在卢卡的已婚女人埃尔维拉展开恋情,她的丈夫是个不知悔改的花花公子;之后埃尔维拉怀上了普契尼的孩子,当肚子开始变得明显后,为避开闲言碎语,埃尔维拉离开卢卡,去到其他地方待产;1886年,普契尼28岁时,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给他起名叫安东尼奥。1903年,埃尔维拉的丈夫被人杀死,普契尼和埃尔维拉才得以结婚。
  1909年,普契尼的妻子埃尔维拉指控他们家的女佣和普契尼有婚外情;在公开被以通奸罪指控后,女佣悲愤自杀;尸检证明,女佣是处女,以这个沉重的代价驳倒了对她的指控。埃尔维拉被以诽谤罪起诉,宣判监禁5个月,最终普契尼还是保释了她,使她免于服刑。根据2007年,女佣家族后代所提供的资料显示,普契尼的确是和他们家族的人有婚外情,对象是自杀女佣的表姐。普契尼的一生中,始终各式情人不断,从著名歌手到普通职业者,从英国人到法国人,全都有过。
  歌剧《燕子》被看做是普契尼和他当时的情人约瑟芬(Josephine von Stengel)之间恋情的反映——脆弱如玛格达和鲁杰罗的爱情。普契尼的妻子埃尔维拉将普契尼的护照拿走,使得他不能够去见约瑟芬,普契尼把为约瑟芬所建的爱巢送给了自己家人,却将约瑟芬和她女儿安排在旅馆,普契尼自己则以看遗孀的身份去见她……误会与无意的矛盾,这些事情将他们之间几番折腾,以分手告终。1921年,约瑟芬搬去博洛尼亚,以开旅馆为由,写信向普契尼借一万里拉;一开始普契尼是打算拒绝的,之后他告诉他的教区牧师:“When I think the beautiful moment she gave me, it seemsto me that I have no right to be deaf to her plea…She asks for a loan, butI don’t believe in such things, and anyway it is highly unlikely that herhotel will succeed. So I shall lose the investment… I think the best thingis to send her five thousand lire as a gift”(笔者译:当我想起她曾带给我的美好时刻时,我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理由拒绝她的请求……她向我借钱,但我并不相信她要开旅馆,即便她真要开,我也不相信她会成功,而我将会赔掉我的投资……我认为最好的做法是寄给她五千里拉作为礼物)。事实上普契尼也的确这样做了,这是蓝巴尔多式的慷慨。
  因为自身的经历,普契尼对于处于不幸之中的女性角色情有独钟,如一些音乐评论人和普契尼作品的研究者所猜测,女佣自杀这件事情对普契尼心理的影响,表现在了《图兰朵》中的侍女柳儿身上,柳儿是《图兰朵》中最容易引起观众同情和喜欢的角色,结局也是悲剧性地自杀而亡。
  普契尼并没有把自己放在他任何一部歌剧中的男主人公身上,他并不在女主角的彼端——虽然他对她们充满的爱怜——而是在他们的上端,他以俯视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的;他将自己对爱情的看法,对人生的看法,都表现在了他的音乐中。他始终处在恋爱的甜蜜或痛苦中,这为他的创作带来灵感,无数次的恋爱经验使他明白,只有死亡才具有灵魂的撞击力度,才能够让人类的这一感情升华;女人为爱而死,绚烂而惹人同情;但如果是男人就另当别论了。
  爱情是普契尼创作的中心,《燕子》中的爱情观不同于普契尼的大多数作品,其他作品中女主角的悲剧色彩是明显的,观众能够很容易对之产生同情与怜悯;最后也会以女主角的自杀或其他方式的死亡来升华整个爱情主题,以此重量来表达思想。也许是因为一开始的出发点是类似轻歌剧,所以《燕子》的音乐和情节并不彰显戏剧性,玛格达的爱情也并不需要深刻:被蓝巴尔多包养着的玛格达有一颗向往自由爱情的心,后来他遇到鲁杰罗并和他私奔到世外桃源过着二人生活,这一段多么的“茶花女”!然而威尔第和普契尼的音乐告诉我们,他们的内心和结局必将截然不同,如果是第一版,玛格达和鲁杰罗爱情美梦的破灭,是玛格达自身导致,也许我们可从另一个方面来理解:玛格达自认为所成就的爱情,不一定能让观众去思考什么是爱情,但是一定会思考这样是不是真正的爱情。如果是第三版,玛格达是爱情的受害者,她所笃定的和鲁杰罗之间的爱情浅薄得经不得任何解释,爱情梦的破碎,便也是心的破碎,爱情从来就不是玛格达爱情模板中的那么简单。爱情是有价的,只是它的价码决定了它的性质,用金钱来交换的,可以用更多的金钱来交换那“金光闪闪的爱情”;用真心交换的爱情,能让你真心感受到它的美好与纯真;玛格达用谎言和真心一起交换了鲁杰罗全然真心的爱情,不等价的地方,只能用心碎来偿还了;这便是爱的代价。
  作者简介:叶思邑(1984—),女,汉族,广东省台山市人,硕士,助教。主要研究方向:音乐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