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那”继续分句的功能语法分析(下)
当前位置:首页英语论文英语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这-那”继续分句的功能语法分析(下)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张春燕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4-21 11:38:20


778论文在线编辑整理全文
1.阐释类

详述是指复句中的次要句通过细节细化或进一步描述等方式对首要句作语义补充,阐释(clarification)是详述的一种,是指次要句通过一些解释或解释性的论说来支持、说明首要句的观点,从而使首要句更加明确。[8](P384)在阐释关系的复句中,首要句描述某种现象,次要句对首要句所表述的现象进行解释、论说或是主观上的评价。如:

(8)“吾日三省吾身”,这是说自我反省的问题。

首要句陈述一句古文,“这/那”继续分句不是对这句古文的现代白话文的翻译,而是提炼了这句古文的核心意义,将之归入到一个更抽象的认知类别,“这/那”继续分句是对首要句所说的客观事物的主观认知上的解释,是阐释的一种。

(1)飞沙像山一样压下来,那在大戈壁里是不希罕的。

首要句描述了“飞沙像山一样压下来”这样的一种客观现象,“这/那”继续分句则是说话人对“飞沙像山一样压下来”这种现象的解释评说,即这种自然现象在大戈壁是很常见的,“这/那”继续分句对首要句进行了解释性的论说,是阐释的另一个小类。

(9)50年后的今天,人们仍在争论一段早已成定论的历史,这很不正常。(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中心CCL语料库,下面简称CCL)

首要句表述一个事件(Event),“这/那”继续分句表达说话人对这个事件的看法或评价(comment),是阐释的第三个小类。总的来说,阐释语义下的“这/那”继续分句是对首要句进行主观性的解释、论说或评价。

2.添加类

延伸(Extension)是次要句在首要句的语义基础上,从正面或反面增加新的语义内容,或交代其例外情况,或提供其它选择。[7]添加(Addition)是延伸的一个次类,是指次要句对首要句从语义上添加新的内容。“这/那”继续分句与首要句之间的语义关系也有添加类型,如:

(10)在树村呆了一年,我绕来绕去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这让我不禁感叹生活的无常与无奈。(CCL)

(11)没了赖以生存的吉他,这彻底打破了我去做地铁歌手的最初设想。(CCL)

(12)现在可好,全赔进去了,这让大家怎么向那些债主们交代?(CCL)

从上述例句来看,“这/那”继续分句与首要句之间的语义关系为添加类型关系时,首要句表述一个事件,“这/那”继续分句表述由这个事件引发的另一事件,即“这/那”继续分句和首要句分别表述两个关联事件,是“and”的关系。这是添加类的“这/那”继续分句与阐释类的“这/那”继续分句的一个主要区别点所在。添加是延伸语义系统的子系统,阐释则是详述语义系统的子系统。用放大镜看一幅图,获得具体信息的方式,是详述;而将两个框式简单连结形成一幅连续的图,则是延伸[11](P106)。诠释或阐释类的“这/那”继续分句是对首要句作进一步解释或评价,添加类的“这/那”继续分句则是延续一个新的相关事件。

除了阐释类和添加类以外,“这/那”继续分句与首要句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还可能是详述下的诠释(Exposition)。如:

(13)P∧q和P∨q相等,这便是第二条摩根定律。

诠释类“这/那”继续分句常常是对首要句的内容进行强调,“这/那”继续分句中的动词前常出现“就”、“便”等副词来体现语气。

三、及物性分析

Halliday和Matthiessen提出,阐释类的继续句常常是表归属型(attributive)关系过程的小句,并伴有“no good”、“odd”等表述的属性特征,从而对首要句所表述的现象进行评价。[8](P400)汉语中的阐释类的“这/那”继续分句也常常是归属型关系过程的小句,归属型关系过程小句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描述式(ascriptive)、类属式(categorizing)等,描述式是说明某一事物具有某种品质(quality),如:

(2)必须正确理解群众、阶级、政党、领袖之间的相互关系,这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尤其重要。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
 尤为重要
 
载体
  
 关系过程:归属型/属性
 

描述式归属型关系小句可以在发生级转移后进入名词词组中充当名词的描述语(Epithet)或由其中一部分来体现属性[12](P362),这种形式在“这/那”继续分句中很常见。其中名词可以出现,如例(14);也可以不出现,如例(1)。

(14)既要努力读书,又要关心政治,这是[[非常明白的]]道理。

(1)飞沙像山一样压下来,那在大戈壁里是[[不稀罕的]]。

这类归属型关系小句级转移后充当的描述语是态度型描述语(attitudinal Epithet),体现了说话人的主观态度[8](P318-319),是类属式归属型关系过程之间的小句。

诠释类的“这/那”继续分句可以是类属式归属型关系过程的小句,如上述例(13):


 便
 是
 第二条摩根定律
 
被识别者
  
 关系过程:识别型
 识别者
 

添加类的“这/那”继续分句,常常是关系过程以外的其它类型的过程类型,并常常伴有致使义(Causative)的出现,如上述例(10):


 让
 我
 不禁
 感叹
 生活的无奈与无常
 
现象/施事
 过-
 感觉者
 -程
 现象
  
 

汉语中相(phase)这个语义范畴常常可以分析为致使义[12](P377),如上述例(11):


 彻底
 打破
 了
 我去做地铁歌手的最初设想
 
动作者/施事
  
 过程
 目标
  
 

四、“这/那”继续分句的语篇语义分析

“这/那”继续分句与前面的小句相互连结构成了复句,其中没有使用连接词语(relator)来显示这个复句所体现的序列中诸图形之间的逻辑关系,是无显性连接手段的复句。前后两个小句之间的关联主要是通过“这/那”继续分句中的“这/那”来体现的,从词性的角度来看,“这/那”是指示代词(demonstrative);从语篇的衔接与连贯的角度看,“这/那”是前指性的(anaphoric)的代词,是指代已知信息而非新信息。“这/那”所能指代的范围较为宽泛,可以指代起始句的某一部分(以划线部分标示出)。

(15)母亲同情贫苦的人——这是朴素的阶级意识。(朱德《回忆我的母亲》)

(16)不要认为咱家就高人一等,这不好。(CCL)

在例(15)中,“这”指代的是起始句中谓语部分;在例(16)中起始句是个祈使语气(Mood)的小句,以否定(Negation)的形式向听话人提出要求,“这”指代“认为咱家就高人一等”,是谓语的一部分。

“这/那”可以指代整个起始句,如上述例(1),重复如下:

(1)飞沙像山一样压下来,那在大戈壁里是不希罕的。

其中,“那”指代前面整个小句“飞沙像山一样压下来”。

“这/那”还可以指代一个下位复句(subcomplex),即在复句本身内部出现的小句连结(clause nexus)。如:

(17)你瞧不起我,我瞧不起你,这是一种很坏的作风。

这类复句往往可以划分出不同的层次,我们可以用内括法(nesting)表示出来。如,例(17)包含有三个小句,第三个小句是“这/那”继续分句,其中“这/那”指代前面两个小句连结而成的下位复句,第三个小句与这个下位复句之间是并列关系,第三个小句是对前面两个小句的详述;同时,第一个小句和第二个小句之间是并列关系,第二个小句是对第一个小句的语义延伸。用内括法图示如下:

1
 1
 你瞧不起我
 
 
 +2
 我瞧不起你
 
+2
 这是一种很坏的风气
 

“这/那”所指代的部分形式还可以更复杂,如:

(18)她家里有一个婆婆,很严厉;有一个小叔子,十多岁,能打柴了;她是春天没有丈夫的;她丈夫原也是打柴为生,比她小十岁:这就是大家所知道的。

不管“这/那”指代的是首要句谓语的一部分,还是整个首要句(或首要句是形式复杂的下位复句),从语篇语义上来看,“这/那”指代的是宏观现象(macro-phenomena),即图形(figure)级转移后充当一般的成分(element)的现象。[11](P102)Halliday和Hasan称之为延伸指称(extended reference)。[13](P52-53)延伸指称与一般的指称在范围上有所不同,一般的指称指代人或物体,形式上体现为名词词组②,而延伸指称指代过程或过程序列,语法上体现为小句或一连串小句。延伸指称是语义范畴,Halliday和Hasan主要用来分析语义衔接的小句之间的指代现象。而Halliday和Mathiessen认为,语义衔接的多个小句与小句连结成的复句之间是渐变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