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马克思主义 → 文章内容

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说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瑜婷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4 14:35:04


摘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我们从理论高度认识和研究资本主义的经济科学。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经济制度由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逐渐发展演变。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经济;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的经济基础说,按照马克思自己的说法,是他近二十年研究所得的总的结果,同时也是他此后二十年余年进一步研究的指导原则,构成了马克思整个研究的的枢纽。

对于马克思来说,经济基础说是马克思批判活动的理论后果,通过揭示资本主义发展的内在逻辑,在其内部发现了构成资本主义解体的根本矛盾和促使共产主义生成的革命因素,从而构成了对资本主义的决定性批判。较近意义上,直接缘自此前近二十年政治经济学批判,而较远的意义上,它起源于马克思早期的哲学批判。应该从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到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实际过程来理解,从马克思在这一批判过程中所达到的对形而上学批判之彻底性来理解。

用方法论来看,应该说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经济学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的創立,对于马克思经济学理论的产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可以说是,如果没有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也就不会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如果说历史唯物主义是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一般规律的理论,那么,马克思经济学理论就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特殊规律理论。

反观马克思为人类解放奋斗的一生,可以看出他全部理论和实践活动都是在为人类幸福而努力。唯物史观的基本落脚点就是“现实的个人”。由此不难明白“人的问题”在马克思哲学中的重要性。具体到三大社会形态,它们都是体现人生存与发展的不同形态。我们可以看到,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等文本中,对黑格尔、施蒂纳等人的历史观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把他们的历史观统称之为“德国哲学的历史观”(即唯心史观),并在这一过程中逐步确立了自己的唯物史观。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与黑格尔、施蒂纳等人的唯心史观是有根本区别的。这一区别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从社会历史发展出发来说明人的生存与发展,还是从人的生存与发展来说明社会历史发展这两种思路的对立。唯物史观从社会历史发展来说明人,而包括费尔巴哈的人本学和施蒂纳的历史观在内的唯心史观,则是从人出发来说明社会历史发展。

揭示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自然就成为马克思经济学的真正的核心。关于这一点,马克思本人也给予了再明确不过的说明。“政治经济学批判”一直是马克思著作的核心论题。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不仅揭露了人存在的二重性,而且深入到“政治经济体系的结构性机制”,揭露了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对抗性”交换,资本成为“一种普照的光”,个人现在受资本的统治。所以,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目的并不是“提出一种全新的、独特的经济理论”,而是“政治经济学批判”,即揭露“物和物的关系”掩盖下的“人和人的关系”。《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关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是马克思主义的关于人类解放的“新世界观”。《资本论》在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及其政治经济学的双重批判中,揭示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和资本主义的特殊的运动规律,不仅反映和表达了我们时代的时代精神,而且塑造和引导了新的时代精神,因而《资本论》既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文明的活的灵魂”。

20世纪的技术进步,是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不能比拟的。这种技术进步,只有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才有可能,有人说二战促进了技术的进步。二战可以说是技术进步的催化剂,但绝不是反应物本身。而技术进步反进来,又进一步促进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它焕发青春活力。普通人的生活之所以能够变得更加富有,主要是得益于技术进步造成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这种增长一方面减少了工人的必要生活资料在其总的劳动价值中所占的比重,从而大大的加强了相对剩余价值的剥削,另一方面使得工人的必要生活资料在量上有巨大的增长。即是说,工人必要生活资料相对的增长了,但绝对的减少了。需要注意的是,《资本论》很大篇幅便是对大工业生产的研究。绝不能说马克思没有观察到技术进步的作用,只是他当年看到的技术进步,相比起20世纪的来,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了。在本质上,现代社会并没有变。虽然它自19世纪以来在生产力上有了巨大的进步。

马克思通过揭示资本主义发展的内在逻辑,在其内部发现了构成资本主义解体的根本矛盾和促使共产主义生成的革命因素,从而构成了对资本主义的决定性批判。这一发现正是借助于“革命的辩证法”来实现的!辩证法作为科学的、革命的方法,在整个马克思主义体系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一方面承载着“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的历史性重任;另一方面使政治经济学批判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基础之上。

参考文献:

[1]庄忠正,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逻辑进路[J].理论探索,2015.

[2]户晓坤,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方法论基础及其当代意义[J].当代经济研究,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