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马克思主义 → 文章内容

论毛泽东“左”比右好的党性特色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778论文在线  来源:778论文在线  发布时间:2006-10-3 22:35:03



论毛泽东“左”比右好的党性特色

发布时间: 2003-10-23 作者:朱云川

  内容提要:“左”比右好,是我党一以贯之的党性特色。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这一党性特色,是从“革命的进步力量”比“腐败的落后势力”好的本源定义上说的。对此毛泽东同志早有科学说明。长期以来,囿于狭隘的经验主义立场,我们将“左”与“右”等同于“政治斗争”与“经济建设”,并与党内“左倾”和党内“右倾”的概念混淆起来。建国以来,我党正反历史经验教训,不是证明了右比“左”好,恰恰相反,它是“左”比右好党性特色的科学证明。

  关键词:“左”比右好、本源定义、拒腐防变、三个代表



  公元二000年九月十四日,曾经身为我党高级干部的大腐败分子成克杰,在北京被依法执行死刑,终于得到了他应有的下场,真是大快人心。对成克杰的依法严惩,是当代中国依法治国进程的重大突破,它不仅表明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惩治腐败的坚强决心,同时也标志着当代中国转入治理整顿时期的又一次重大战役胜利。腐败分子命运的丧钟已经敲响。事实再次说明,社会腐败永远是中国革命的死敌。无论是谁,只要他敢于腐败变质,或迟或早都会受到代表中国党和人民意志的党纪国法的严厉制裁。

  我党的一贯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因此,仅仅严惩一个成克杰不是目的,我们是要以此警告一小批人;同时,还要深入剖析成克杰腐败变质的社会思想根源,借以预防和治好其他人可能犯的同一病症,以此挽救一大批人。从成克杰法庭上替自己的辩护理由看,他还没有完全认清自己腐败变质的思想根源。目前,这种思想上的混乱,不仅仅是成克杰一个人的问题,它还严重地表现在党内外不少知识分子和干部的思想中,因而是一种十分危险的社会思潮,是以很有深入剖析的必要性。



  一



  事实证明,曾经身为我党高级领导干部的成克杰腐败变质的社会思想根源,就是彻底丧失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左’比右好”的党性特色,而奉资产阶级政党的“右比‘左’好”的自由化思想为圭皋。目前,为什么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信奉“右比‘左’好”的错误观点呢?其原因有二: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加紧了“西化”、“分化”的阴谋渗透,这是国际大气候,是外因;二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的正反历史经验,从表面上似乎也证明了“右比‘左’好”的观点,但这是建立在对“左”与“右”本源定义重大误解基础上的错误结论,这是国内小气候,是内因。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曾几何时,人们讳言“左”与“右”,尤其反感“‘左’比右好”的观点,但在经济建设一方面取得很大成就的同时,社会腐败却愈演愈烈屡禁难止,致有陈希同、王宝森、胡长清、成克杰等党内大腐败分子相继出现、最终落入人民法网。因此,讳疾忌医终究不是好办法,要根本地解决问题还得从理论的本源定义上找原因才行。

  习惯上,我们把革命的激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及其同盟军,称为“左”派;而把腐败的落后的资产阶级政党及其支持者,称为“右”派。什么是本源定义上的“左”与“右”呢?毛泽东同志明确说过:“我们从来就是把人群分为左、中、右,或叫进步、中间、落后,不自今日始,一些人健忘罢了。”(毛泽东:《事情正在起变化》,1957年5月)因此,“左”就是革命、进步,“右”就是腐败、落后。这就是本文所说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左”与“右”的本源定义。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建党学说,无不是主要建立在反对西方资产阶级政党的“金权政治”腐败基础之上的。八十年前,五四运动爆发和中国此帖为广告帖!!!!!!点击后出现病毒后果自负!的相继建立,就充分地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当时在野的中国此帖为广告帖!!!!!!点击后出现病毒后果自负!是“左”派代表,而执政的国民党政府是“右”派代表。

  一般说来,“左”是新生的、弱小的、幼稚的,但它是代表着世界发展潮流的革命的进步力量;“右”是老于世故、貌似强大的,但却是早已从内部开始僵化、腐败的落后势力。只要暂时幼稚的弱小者勇于学习、勇于进步、勇于革命、勇于斗争、勇于胜利,勇于坚持“韧的战斗”,就一定能够战胜暂时强大的腐败落后者。“柔弱胜强”(毛泽东:《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的辩证转化就一定会实现。

  其实,“左”与“右”的区别由来已久。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伟大的哲学家老子就说过:“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以责于人”。换句话说,在和平时期要注重革命先进性,防止党内“右倾”;在战争年代要注重广泛团结性,防止党内“左倾”。圣人坚持自我革命的先进性要求,与一般群众的广泛性要求相统一的原则,而不会苛求一般群众觉悟要达到与圣人同样的高度。

  通常,人们却把本源定义的“左”与“右”,与党内的“左倾”与“右倾”混淆起来了。后者实际上是“左之左”(极左为右)、“左之右”(左右为中)。毛泽东同志指出:“什么叫‘左’?超过时代,超过当前的情况,在方针政策上、在行动上冒进,在斗争的问题上、在发生争论的问题上乱斗,这是‘左’,这个不好。落在时代的后面,落在当前情况的后面,缺乏斗争性,这是右,这个也不好”、“我们要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既反对‘左’,也反对右。”(毛泽东:《在中国此帖为广告帖!!!!!!点击后出现病毒后果自负!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结论〉》,1955年3月)由此可见,即使是党内的“左倾”、“右倾”,也是依据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左”与“右”本源定义说明的。
 
  历史证明,在战争年代,党内“左倾”容易走向关门主义,“右倾”容易导致投降主义,因此要反对“左倾”、“右倾”,但主要是反“左倾”(左之左为右)的冒进性。在和平时期,党内“左倾”容易走向空想主义,“右倾”容易导致妥协主义,因此还要反对“左倾”、“右倾”,但主要是反“右倾”(左之右为中间)的保守性。毛泽东同志指出:“我们在批判教条主义的时候,必须同时注意对修正主义的批判。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它比教条主义有更大的危险性。”(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957年2月)

  或许有人认为,在和平时期,党内“右倾”是唯一稳妥的守成之道。然而,它只是我们与敌人达成的暂时妥协,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一切僵死的腐败的落后势力“亡我之心”是不会死的。因此,“和大怨,必有馀怨,焉可以为善?”(《老子》)不仅如此,党内“右倾”还从内部瓦解革命者的意志,搞乱人民群众的思想,削弱人们为真理、为光明、为进步而奋斗的热情,使革命政党的“堡垒从内部攻破”、分崩离析、腐败变质,最终只能向强大的僵死的、腐败的落后势力俯首称臣、缴械投降,要么成为它们的罪臣和奴隶,要么成为与它们同流合污的附庸和帮凶。



  二



  然而,我们在“左”与“右”的理解上长期出现片面性重大失误,为此我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这是由“右”的经验主义的认识狭隘性造成的。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正处于共产主义运动的暴力革命的第一个阶段。由于国共两党的不同特色和长期革命战争的影响,我们把革命的进步的“左”,片面地理解成“阶级斗争”;而把腐败的落后的“右”,片面地理解成“全盘西化”。显然,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实现,离不开代表着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的无产阶级的领导,离不开政治斗争、经济建设、文化革命(理论创新)的三大发展阶段。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实际上就是在政治斗争(第一步)取得胜利后的经济建设(第二步)、文化革命(理论创新,第三步)。马克思主义的实事求是的新文化革命,只能是旨在发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