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社会主义 → 文章内容

论社会主义公平正义观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2-12 14:10:18


摘 要: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层面的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不断强调公平正义的重要性。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建构社会主义公平正义观?从以往的正义观中,我们可以得出少许借鉴。 
  关键词:正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公平正义观 
  自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置于工作的首要位置。其中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层面的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不断强调公平正义的重要性。那么,社会主义的公平正义到底是什么?和以往的公平正义有何不同? 
  一、正义概念的厘定 
  在我国的汉语体系中,“正”为正直、正派的意思,而“义”是来源于甲骨文,是一种在礼仪庆典上的礼器。引申为伦理的原则。这两个字都表示了公道、公正的意思。在西方语境里,麦金太尔考证认为“正义”(justice)来源于荷马史诗中代表宇宙秩序的“Dikê”一词。与“Dikê”女神相对应的古罗马正义女神是朱斯提提亚“justita”,因此,英语的正义(Justice)便来源于正义女神。其词根 “jus”有公平、正直、法等多重意思。 
  由此可以看出,正义在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内涵。但是这些内涵,无不是引导人们向善的,简言之,无论在何时何地,正义都是个积极意义的概念。它包含着公正、自由、平等等范畴,但是又高过任何一个范畴。正如博登海默所认为的那样,正义具有普罗透斯之脸,变化无常。 
  二、以往的正义观 
  在西方社会,正义作为首要价值,一直居于核心地位。正义不仅是个人的德性,更是维护社会秩序的规范。更有甚者,认为就是因为正义,社会才能够存在和发展。 
  在古希腊,柏拉图认为“做自己的事——从某种角度理解这就是正义。”柏拉图的正义分成了个人正义与城邦正义两个部分。个人的理智、激情、欲望互不干涉就是正义。而城邦中所有人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被认为是正义的城邦。而当个人的正义与城邦正义和谐统一之时,正义国家就出现了。柏拉图所追求的正义,其本质是一种等级正义,他强调秩序的重要性,正义并不是全社会的正义,而是各个阶层内部的正义。如果各个阶层相互流通的话,会造成国家的不稳定,那么也就使得社会变的不正义。因此柏拉图的“理想国只是埃及种姓制度在雅典的理想化。” 
  在中世纪,神即是正义。正义是上帝的旨意,上帝就是至善。人间的秩序都是上帝旨意的化身,必须服从上帝的安排,否则,将会受到责罚。神学正义的目的是让人们更加虔诚的事奉上帝,把阶级的差异合理化。“基督教只承认一切人的一种平等,即原罪的平等。” 
  进入近现代社会之后,由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资产阶级学者开始强调个体的重要性。这一时期的正义观,主要表现为个体优先于共同体。国家只是作为个人权利让渡所形成的共同体,因此个人权利高于国家。正义在于对于契约的遵守,符合契约即为正义。霍布斯认为“正义的性质在于遵守有效的信约”。同时,这一时期的正义观,其实质上是一种形式主义正义观,因为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正义观,必然缺少经济平等。伏尔泰所认可的平等是公民的权利平等,并不是财产平等。他认为“财产所有权是一个享有充分权利的公民的必要标志。” 
  20世纪之后,罗尔斯构建了一套正义理论体系。罗尔斯设定了“无知之幕”和“原初状态”,在无知之幕中,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地位、能力处于一個什么样的位置,因此,人们只能通过公平协议的精神来制定规则。罗尔斯还通过两个正义原则,提出了社会“最少受惠体”的概念,主张社会的正义标准应当以“最少受惠体”的受益情况而定。这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怀。而哈耶克则旗帜鲜明的反对分配正义,他认为正义和分配正义是两种概念,不能混为一谈。分配正义在现今社会已变成人们索要特权的借口,只要自己的要求未得到满足,就会要求“社会正义”。并且分配正义还会破坏私有财产权,是对富人的财产权的侵犯。哈耶克认为不分贫贱,只要财产来源是正当的,那就不应该被调配。在哈耶克看来,分配正义是对社会主义的靠拢。 
  三、建构社会主义公平正义观 
  在对正义概念厘定及对正义发展脉络的梳理之后,不难发现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公平正义观。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在政治、经济、文化、民生、环境等方面皆取的了巨大的成就。但是随着我国改革进入深水区,社会上的一些不正义现象层出不穷,人民对于公平正义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因此,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把其置于工作的首要位置。其中价值观社会层面就明确提出了公平正义,习近平总书记在一系列讲话中更是不断强调要使人们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笔者认为要建构社会主义公平正义观,需要从经济、政治、生态等方面入手。 
  (一)经济层面 
  大力发展生产力,解决资源匮乏问题。在生产力极度不发达的原始社会,人类为了生存,联合狩猎捕鱼,所得产品平均分配,并不存在不公平的现象。而生产力水平有所发展,私有制出现,人类社会就产生了剥削的不正义现象。不正义现象正是生产力有所发展而又发展不足的产物。因此,当前我国应该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断丰富物质财富,才能从根源上解决不正义的问题。 
  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我国正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关键期,必须改革经济体制中不符合生产力发展的部分,使得其更好的为生产力发展服务。为经济正义的实现建立一个稳定有序的秩序。 
  深化分配制度改革。在改革开放初期,由于经济发展的需要,我国的分配制度的主要原则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十八大提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兼顾效率和公平,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要提升低收入者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通过分配制度的改革,使得我国的收入结构由“金字塔型”向“橄榄型”转变。 
  (二)政治层面 
  政治是实现社会正义的保证,没有良好的制度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就无法得到落实,正义也就无从谈起。当前,我国首要的就是改革我国政治体制内不合理的地方,加大反腐力度,维护普通群众的合法权利。   转变政府职能。当前,我国的正义问题有很大一方面是出于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政府在人民心中的“特权”“暗箱操作”“瞒报”等负面印象仍为消除。因此,政府应当时刻牢记自己公共服务提供者的身份,切实把自己当作人民的公仆,从而缓解干群关系。 
  扩大群众参与度。政府将一些社会可以自己调节的领域开放给社会本身。切实保障群众基本权利的实现,使得人们群众更有参与感。同时只有加强人民群众对政府的监督,才能推进政府工作的透明化。使公職“总是处于切实地监督之下。社会公职不会再是中央政府赏赐给它的爪牙的私有财产。” 
  (三)生态层面 
  转变生态理念。思想理念是行动的指南,必须转变过去不科学的发展理念。在我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由于经济发展的急迫性,把经济建设放在首要地位,对于生态则采取先污染后治理的方式。虽然在经济方面取的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也出现了“垃圾围城”“垃圾山”“资源枯竭”等现象,十九大报告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只有树立起生态文明的理念,并以生态文明的理念为指导,才能达到生态正义。 
  大力发展绿色经济。“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归根结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经济与环保并不是相互对立的,而是一个共生的整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因此,必须大力发展绿色经济,把各个地区间、代际间纳入综合考虑,从根源上就杜绝高污染、粗放的经济形态。 
  加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