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社会主义 → 文章内容

后现代语境下的现实主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徐刚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28 14:04:03


 摘 要:现实主义这一远源流长的文艺思潮在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兴盛时期之后,受到各种新兴的文学写作观念的冲击,几经磨难。然而,现实主义文学以其强大的包容性和对现实生活的人文关怀,在当今后西方后现代主义时期,仍显示出勃勃生机。本文将以美国华

  裔作家赵健秀的作品《甘加丁之路》为例,来探究在后现代语境下的现实主义的现状及其发展。

  关键词:现实主义 后现代语境 包容性 人文关怀 《甘加丁之路》

  一. 现实主义的发展历程

  现实主义这一远源流长的文艺思潮,早在18世纪英国就已经处于萌芽时期。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立足于现实生活,强调内容的真实性与客观性,力求通过作品中的 典型环境中 的典型人物,来反映作者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注和对理想正义的追求。英国文学史上早期重要的小说家丹尼尔,笛福(1660—1731)和塞缪尔,理查逊(1689—1761),都在其小说的序言中,对小说的真实性问题及其道德教益作用做了大量论述,而其作品也广受欢迎。到了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时期,现实主义文学创作达到了一个高潮。期间涌现出一大批伟大 的现实主义作家,如英国的狄更斯,法国的巴尔扎克,俄国的托尔斯泰等。他们的作品主要是通过人和社会的悲剧性冲突来展示人物的性格,处境和命运,并以此来揭示社会对人的摧残压迫,表达作者对社会不公正现象的批判。而二十世纪是西方文学思潮迭起,流派纷呈的时期。表现主义,象征主义等现代派意识流小说展示在读者面前的更多的是人物的内心生活,而人物的社会生活却是混乱,混杂的片断。读者必须调动自己的想象力,才能获得人物社会生活相对清晰的画面。然而,这种现代派小说并没有与现实主义割裂开来,它只是着重通过人的内在心理世界来反映外在的现实世界。在这一方面,匈牙利著名的哲学家和文学批评家卢卡契对此进行了很好的阐释,他并没有把现实主义理解为排除任何主观因素的对现实世界的纯客观描述,即把“反映社会现实的文学视为一面静止的镜子,而是肯定了主观认识的重要性,强调客观性和主观性的统一、外在世界与内心世界的统一”。⑴但是,随着后现代文艺思潮的兴起,一些极端的后现代派作家及其作品还是给现实主义文学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其作品中充斥着怀疑主义和虚无主义,所有内容和所有形式都解体了,因而达不到对现实整体的真实反映。

  二.后现代文艺思潮的冲击

  后现代文艺思潮兴起于19世纪50年代至60 年代。这股潮流,一开始表现为战后美国小说与诗歌的实验创作。后现代小说有种种别名,如超小说(surfiction),反小说(antifiction)原小说(metafiction)等。这 些别名的前缀sur.anti.meta都有“超越”的含义,所以,“超越”是后现代主义小说的本性。从其源头上讲,后现代是一场针对现代主义的超越和反叛。⑵两次世界大战使人们看到了世界的荒诞性,但后现代主义小说在揭示这种荒诞性时,不象现代派小说那样多用悲苦,凄惨的笔调,而是采用闹剧的方式。他们的写作方式意在说明世界本身就荒诞。在写作技巧上,后现代主义小说继承了现代派小说的创作方法,意识流,多种叙述角度,戏仿,拼贴等都可以在后现代主义小说中见到。但后现代小说在上述写作技巧运用程度上大大地超越了现代派小说,即比现代主义更为激进,其意图在于强调断裂,竭力反思。因后现代并非一起孤立的文学现象,它与60年代民权运动,女权运动以及二战后美国青年的反文化运动相呼应,他们以文化反叛来抗争现实资本主义社会,所以,虽然有很多后现代作品热衷于新奇的写作技巧, 刻意追求 “日日新,篇篇怪” ⑵,其中也有大量作品借助后现代写作技巧,力图反映现实社会的荒诞与不公. 后现代作品以其情节的荒诞性和语言的游戏性,旨在消解权威,取消经典,颠覆中心。它彻底摧毁了作者的意图和对文本的封闭单一的解释,使得所有文本都一律平等。而有着“亚裔美国文学土匪”之称的赵健秀,在他的作品《甘加丁之路》中,充分利用了后现代主义小说的互文性,戏仿技巧,来抨击白人种族主义强加给华裔美国人带有种族主义偏见和歧视的刻板印象以及华裔群体中的自我东方化的现象,以此来维护华裔的尊严与权益。因此本文将结合其极具后现代色彩的小说来来探究在后现代语境下的现实主义的现状及其发展。

  三.后现代语境下的现实主义

  在后现代的语境下,现实主义并没有被排斥到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而是以其强大的包容性和对现实生活的人文关怀,在当今后西方现代主义时期,显示出勃勃生机。因写作背景和时代审美的需要,现实主义作品加入了魔幻和荒诞,以使其更具神秘感和反讽性。如在赵健秀的小说《甘加丁之路》中,作品有四部分组成:创世,世间,地府,和家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它与中国神话“盘古开天”和“女娲造人”这两个故事的互文关系。“盘古开天”和“女娲造人”这两个故事是关于中华民族人类世界起源的神话传说,所以它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而在《甘加丁之路》中,作者把这一神话移植到华裔美国人的世界,借此来反映华裔在美国白人至上的种族歧视的社会里的艰难创业历程。正如赵健秀在其书“作者手记”中所说:“在天地,巨人盘古和人类之母女娲创造出来的这个世界中,每一个英雄都是一个孤儿,一个落地秀才,一个绿林好汉,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人,一个流放者,他们跋涉在充满危险,无知,欺骗和启蒙的生命之路上”。⑶所以,互文性不只是一个纯文字的游戏,任何作品的构成,不只是一些概念,意想的简单重复借用,还有典故,题材,人物等。这些更多地来自历史和现实生活。而互文性的最终指向是文化,作品是文化的积淀。

  在西方霸权话语的影响下,美国主流社会对于华裔带有种族歧视的刻板印象,书中提到的陈查理就是其中的代表,他缺乏男子气概,在白人面前总是唯唯诺诺,讲不标准的英语,为了取得滑稽效果而捏造孔子的话。陈查理是白人导演想象出来的白化了的“模范”黄种人,他代表被白人主流社会接受的华裔刻板印象。在美国主流社会的想象中,华裔世界应该是陈查理式的。为了颠覆这一西方霸权话语,赵借用“盘古开天”和“女娲造人”的中国神话对西方的想象中的理想华裔世界进行戏仿。在书中第一部分“创世”中,关龙曼在一团团大麻烟雾中,“思想好象漂浮在从电视中跑出来的鬼影中”,他听到美国的电视上斯潘塞,特雷西在说:“当最后一位陈查理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的呼吸将会变成华裔美国上空的风和云,他的声音将会化成雷声。陈查理的左眼将会变成华裔美国的太阳,他的右眼将会变成月亮……陈查理的每一根头发,每一根睫毛,每一根胡须都将在好莱坞的上空化作闪亮的群星,颂扬着他的名字。”⑶现实主义强调在叙述过程中作家感情的介入,因为任何作家都属于一定的时代和一定的阶级,作者对“盘古开天”和女娲造人“神话的互文性改写,旨在以这种隐喻的方式揭示美国主流社会对华裔世界刻板印象的荒诞性。而面对美国好莱坞电影对华裔带有种族歧视的刻板印象的描述与大肆宣传,小说主人公尤里西斯,关经常在自己的想象中构思“我的电影”,构建华裔的英雄形象,以此来颠覆美国霸权话语。这其中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

  现实主义作品不同于单纯的后现代作品之处在于现实主义作品对现实生活的人文关怀而后现代作品抛弃对终极意义的追求,强调语言的游戏性。而后现代语境下的现实主义将两者兼容为己所用。在《甘加丁之路》中,作者借鉴了后现代拼贴画的写作技巧,将不同立场的人物的话语和文本拼贴混杂在一起,以此来表现在当今美国多元社会中对于少数族裔文化身份认同的不同观点和美国华裔为争取构建自身有觉悟有尊严的平等的话裔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