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社会主义 → 文章内容

《黄金时代》的存在主义生存美学思考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丽娟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1-28 13:59:28


 内容摘要: 王小波作品存在着鲜明的存在主义特征的生存意识。以存在主义美学的视角观察文本叙事,我们能更好的理解作者如何表达个体的人在一个悖谬社会中以悖谬的方式突破存在本身的悖谬而获得生存困境的突围。

  关键词:存在主义 王小波 生存困境

  一.存在的本质——荒谬

  人的一生就是荒谬的存在。克尔凯郭尔说,群众是虚妄。没有一个人比那些以领导群众为职业的人更轻视做人的意义。①(P•92)海德格尔从他人对自己的异化角度谈人的非本真生存方式。在《存在与时间》中他从个体的人出发把异化理解成人的生存的普遍形式,把异化领悟成人的存在的普遍命定形式。

  小说在思想主题上彰显出人文主义的哲理思考,作品直接反映或引申出具备显著存在主义特征的生存意识。作者用冷幽默的笔法向读者和社会提出了很深刻的和很严肃主旨:那就是人为何会在存在环境中异化,应该如何寻觅和把握自我的存在。作者让我们思考,这中问题的根源是什么?这种异化和人的生存意识有什么关系?

  《黄金时代》是王小波时代三部曲创作的轴心, “王二模式”的这种人和时代的主流是不相符的,王二生活在思想禁锢的顶峰,存在一种无形的压抑,他只能凭借自己的主观臆断,而不能客观地了解一些现实。在《黄金时代》里,王二是文中的介入者,又是旁观者,他介入的时候可以激情澎湃,旁观的时候又可以达到冷静深邃,运用这种手法达到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个人真正的发展“都是返回到我们的起源”, 存在主义的先驱克尔凯郭尔认为,“存在者,将通过返回到他的起源而试图去认识他自己;在同时,他将反过来展望它的未来而寻求自我认识。”王小波说过,“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②(p10)《黄金时代》里的王二是下乡知青,带有知识分子的潜质,他的话语权被剥夺,生存意识受到了冲击,损害了自身的物质利益,个人自由也被控制了,自身的价值也被贬低了。这些遭遇使得主人公的脑海里出现反抗意识,突破了形式上的禁区,在荒谬的社会里,使用荒谬的方式获得精神上的安慰与困境中的突围,这种困是带有明显的存在主义烙印的。

  二.存在个体与存在环境——畸形与突破

  1.《黄金时代》采用双线叙事结构,其中王二的生存意识是明线,陈清扬的生存意识是暗线。王二是一个典型的“小人物”,他的生存状态充斥着孤独、无奈和苦闷。作为一个有思想要抱负的嘉年华青年,他有着敏锐的思想,但是还要忍受着饥饿、繁重的劳动和蚂蝗对肉体进行的折磨,忍受着官匪势力的压迫。面对这种异化,不能够逃避的生存处境,他产生了仇恨意识,陷入孤独和苦闷中不能自拔。从王二的性格上我们可以看出人的生存本能和精神匮乏之间的矛盾冲突。王二生活的时代,有一个佐证人物那就是陈清扬,作品中使用白描手法对陈清扬的题型轮廓,二十六岁的婀娜少妇通过三围描写简单地勾勒出来,但是在脸部的描写上没有细致的刻画,只是说脸部也很漂亮。这也许是作者留下的空白,想让读者根据自己的社会经验自行想象清扬式的美女形象。同时这样的描写中也有着某种暗示,也就是说这种友谊不是建立在真正的情感之上的。虽然陈清扬说过,差点爱上了王二,但双方的了解还没有达到恋人之间的深刻程度,在本能的性爱上有时候还会产生一种罪恶感,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这种状态下产生的情感是畸形的,痛苦的。

  2.存在主义的人生是痛苦的,同时存在方式也是可以自由选择的,存在主义中的世界是荒谬的。作者通过塑造王二这一形象,反映了那个年代一部分知青在肉体和心灵上承受的双重压力,他很想沉默但是周围的压力使他的本真存在状态的需求本能产生了反抗——寻求生存的异化。陈清扬也面临的压力来源方向主要是扭曲的世俗观念,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当陈清扬需要证明自己不是“破鞋”的时候,世俗总是不能包容她,当她真的做了“破鞋”的时候,反而得到群众的谅解,这也是人生生存方式的异化。不同方向的压力让王二和陈清扬以“敦伦伟大友谊”走到一起,这是在特定条件下人的自由选择,正体现了世界的荒谬性这一存在主义观点。

  三.结语

  已存在主义美学的视角反思文本的叙事话语,我们会发现更加深刻的一些启示和领悟到更加严肃的人生思索。萨特从物的“匮乏”去追寻异化的根源,试图通过人的实践的总体化来克服异化。他把异化看作现存在于人类始终的普遍而永恒的存在状态。王小波在文本中彰显出来的正是个体的人在匮乏的环境中首先失去人性然后又起来反抗以求恢复人性的过程。作品思考的正是人性在压抑的生存状态下被异化,以及为何会出现这种异化的问题。这不是一种对生命存在的绝望和否定,而是对存在方式和存在意义的深入探索。王小波小说文本中体现出来的深刻主题和对人类存在状态的终极关怀,这就是其小说的魅力所在。

  注释

  ①W.考夫曼.存在主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

  ②王小波.黄金时代[M].广州:花城出版社,1999.

  参考文献

  [1]康德.纯粹理性批判[M].邓晓芒,译.人民出版社,2004.

  [2]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M].陈嘉映,王庆节,合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

  [3]笛卡尔.哲学原理[M].关文运,译.商务出版社,1958.

  [4]克尔凯郭尔.颤栗与不安[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作者简介:李丽娟(1985,12——),女,山东莱芜人,西南民族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