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资本主义 → 文章内容

资本主义社会发展新变化的再认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1-11 9:33:34


级结构多层次化、复杂化的特点。 
  第一、工人阶级队伍不断壮大,工人数量不断增加,伴随着第三产业的工人数量也在提高,同时工人素质也在提高。因此,体力劳动者与之前相比比例大大降低了,而脑力劳动者的比例逐步上升。 
  第二、在资本主国家中存在着一个阶层叫做“中间阶层”,他们既不属于资本家阶级也不属于雇佣劳动者阶级,而是游离于两者之间,具有某些共同特征的阶层,因而容易造成分化。也就导致了中间阶层的两极分化表现为一种长远的历史趋势。 
  (四)、民主形式多样化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变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上层建筑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之所以为上层建筑做出了调整是为了能够适应资本主义经济的快速发展。 
  第一、公民政治参与程度得到了提升。20世纪70年代以来,公民的民主权利有了新的发展,民主的表现形式也更加多样化。与此同时,社会经济权力也得到了有利的发展。 
  第二、国家政治、法制化程度有所提升。二战以后,随着资本主义的不断发展,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以及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表现都体现出规范的状态。这一时期法制化程度明显加强,使资产阶级统治阶级也受法律的约束。 
  第三、国家管理经济职能有所提升。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国家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和调节的力度。同时,对社会阶级和阶层各利益集团的矛盾也进行协调。 
  三、“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给社会主义带来的启示 
  从以上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在当代变化中的表现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处于尖锐化状态下,资本主义国家政府通过不断地采取各种调整生产关系实现形式的方式和手段,使其能够容纳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从而在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上缓和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推动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方式表明,资本主义社会还是具有相当的活力并维持了其稳定和发展。对当代社会主义社会发展来说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一)、坚持社会主义的必然胜利 
  从上述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中我们能够看到,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包含着“现代的一切冲突的萌芽”,资本主义新变化只是资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的自我否定和变革。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世界范围内的阶级对立和民族矛盾不断深化,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冲突日益频繁,南北差距越来越明显,人类将面临的生态危机越发深重。在20世纪与21世纪之交,人类清楚地看到其生存和发展的光明所在,即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 
  我们必须承认,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就像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过渡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一样。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社会化的最高形式,也是进入社会主义的第一步。因此,资本主义必然会被社会主义所取代,坚持社会主义必然胜利是历史发展的趋势。 
  (二)、汲取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 
  当代社会主义必须是利用资本主义的先进的经营方式和管理方法建设自身的社会主义。利用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在发展自身中的一条便利途径,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使社会主义走向富强。虽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国家政治、经济制度不同,但在国际分工和世界商品经济条件下还是存在着共性的联系的。就是因为有这些共性在,社会主义才必须要充分利用资本主义来加快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速度,进一步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要不断地吸取和借鉴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 
  (三)、摒弃资本主义的腐朽盲目 
  走向21世纪的社会主义应该是:把学习资本主义一切文明成果而不被“资本主义化”的社会主义放在首位。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上的文明成果可以为任何社会、任何历史发展阶段的人们所用。这是一条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种种迹象表明资本主义在今天依然保持着自身的活力,而对社会主义而言,要想优于资本主义,必须向资本主义学习,学习一切文明成果。但决不能被“资本主义化”,不能丧失主权,做资本主义的俘虏,不能忘记资本主义国家中的敌对势力,必须抵制腐朽的东西。 
  在对待资本主义的问题上,我们决不引进资本主义制度,决不学习各种阴暗颓废的东西,也决不允许过分把学习资本主义的某些技术和管理经验作为最终目标,崇洋媚外。社会主义作为一个文明的、进步的、向上的社会制度,它在学习资本主义中,如果良莠不分、好坏不分,一概学习、一概接受,最终所毁灭的只能是社会主义自身。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2版, 第1 卷, 第277 页,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5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2卷, 第33 頁 
  [3] 《邓小平文选》第二集卷,第168页 
  [4] 陈光: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与新危机[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3(4):87.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