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资本主义 → 文章内容

○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上]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778论文在线  来源:778论文在线  发布时间:2006-10-3 22:18:54



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上]

发布时间: 2003-11-18 作者:张海涛

  一、美国资产阶级学者的“新经济论”



  美国资产阶级学者的“新经济论”,不是最近这两年才出现的。首先提出这种论点的人,当推未来学家阿尔温·托夫勒,其论点集中表述在他1980年出版的《第三次浪潮》一书中。继他而起的是约翰·奈斯比特。他的代表作是1983年出版的《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趋向》。他们的主要论据都是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发展和“从国家经济到世界经济”(托夫勒的提法是“民族国家的崩溃”)。随后,美国资产阶级报刊上不断发表一些经济学家有关“新经济论”的文章。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华尔街日报》1986年12月 23日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理解新经济》(Understanding a New Economy)。文中的基本论点仍然是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进步和服务业的发展。由这些著作和文章而引起的有关美国已经进人“信息时代”、“信息社会” 的宣传,在整个80年代盛极一时。里根政府的高级官员带头从事这种宣传。



  进入90年代中期,即在美国走出了上次经济危机、进人这个经济周期的繁荣阶段以后,关于美国经济已经成为“新经济”的宣传再度兴起。《商业周刊》在这方面起了带头作用。在刊登了一些宣传这种观点的文章之后,该刊在注明1997年11月17日出版的一期上发表了主编斯蒂芬·谢波德撰写的题为《新经济:它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文章,代表该刊编辑部就这个问题讲了一些总结性意见。概括起来,他认为美国经济已成为“新经济”的主要论点是:1.“经济全球化”(他的说法是“商业全球化”,“资本主义在全球不胫而走”),“对美国来说,这意味着国际贸易和投资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大大超过了以前”;2.“信息技术革命”;3.“我们现在拥有一颗魔弹——一条重返50年代和60年代高经济增长、低通货膨胀的道路”;4.“低失业率与低通货膨胀率并存”;5.“股票市场价格上升”,“仅仅过去三年里股票市场的价格就增长了一倍”。



  由此可见,斯蒂芬·谢波德先生的美国“新经济论”,与美国在80年代流行的“新经济论”存在着继承的关系,只是他在继承的基础上有发展。



  不过,斯蒂芬·谢波德并没有把话说死,而是给自己留下了很大余地。他在文中一口气儿讲了一个“不是这样的”和五个“并不意味着”,即“新经济概念不是这样的:它并不意味着通货膨胀的消亡。它并不意味着我们永远不会再出现衰退,也并不意味着经济周期已经不复存在。它并不意味着股票市场注定摆脱衰退,永远上升,就像往上疯长的豆茎。它并不意味着亚洲的金融风波不会影响美国。”



  二、“新经济”的实质是“赌博资本主义”



  那么,美国是不是出现了“新经济”呢?



  答案是肯定的。是出现了。



  问题是在于:这种“新经济”究竟“新”在哪里?



  我们先从美国1998年第四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说起。



  美国联邦政府商务部1999年1月29日、2月26日、3月31日经过一次公布、两次修正,最后宣布美国1998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折成年率是6%。由于第四季度的迅猛增长,美国1998年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上升了3.9%。



  这个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幅度,为本世纪70年代以来所罕见。这与斯蒂芬·谢波德先生美国“新经济论”的论点之一——“高经济增长”,是相符合的。



  不过,让我们来看看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据美国官方的统计,美国的制造业,即除了水、电、煤气等公用事业以外的美国全部工业(按照北美自由贸易区1998年制定的“北美行业分类系统”,电子计算机硬件业属于制造业范畴)生产,从1998年5月到12月,连续七个月下降,处于萎缩状态,其中以1998年第四季度为最。1998年12月,美国工业的设备利用率降到79.9%,这是1994年以来第一次降到80%以下。



  与1997年12月相较,美国在1998年12月在机床制造、农用机械设备制造、飞机制造、钢铁冶炼和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业方面的下降十分突出。



  1998年第四季度,随着制造业的下降,包括铁路、公路、航空在内的美国运输业的经营业务也随之下降。



  第二,据美国政府农业部的统计,1997、1998年,美国农产品出口明显下降,农产品大量积压,价格下降,农业收人锐减,陷于不景气状态。许多农场主不得不退出农业领域,另谋生路。这也包括1998年第四季度在内。



  第三,据美国政府商务部的统计,1998年从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美国组成公司制的企业(这是美国全部企业的主体)纳税后利润连续三个季度下降,全年平均下降了2.2%,降到1991年以来的最低点。1999年4月5日出版的《幸福》杂志公布,在该刊榜上有名的美国500家规模最大的工商金融垄断企业1998年的利润总额出现了1992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平均降幅为1.8%。



  另据统计,与1997年同期比较,1998年第三季度,就化学工业而言,美国最著名的杜邦公司亏损5.6亿美元,孟山都公司亏损1亿美元,联合碳化物公司的收益较1997年同期下降58%,道化学公司的收益较1997年同期下降26%。其他重要行业,如电子设备业的收益下降了74%,汽车制造业(它是靠打折扣出售而使销售量上升的)下降了63%,金属业下降了52%,石油天然气业下降了48%,半导体业下降了45%。1998年第四季度继续下降。



  第四,根据美国政府商务部公布的统计,1998年,美国商品出口出现了13年来的首次下降,使进出口贸易逆差高达1686亿美元,较1997年上升了53%。这种逆差的大幅度上升,主要是反映了美国制造业不景气的实际状况。或者说,它既是美国制造业陷于不景气的原因,也是制造业不景气的结果。这也包括1998年第四季度在内。



  由此可见,1998年第四季度,美国的物质生产的总体形态(就是说,汽车制造业、房地产业等少数生产部门除外)是下降,而不是上升。



  那么,为什么这个季度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不是下降,而是上升,而且上升的幅度竟然高达6%呢?为何会出现这种离奇现象呢?



  按照上述美国资产阶级经济学界所说,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发展,是美国“新经济” 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那么,是不是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发展推动了美国1998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上升呢?



  毫无疑问,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发展,对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是有必要说明以下两点:



  第一,不能过高估计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发展在美国经济中所占的比重。



  按照北美自由贸易区制定的“北美行业分类系统”的界定,信息业包括电子计算机软件、数据库、卫星通信、寻呼和移动电话及其它无线通信、有线信息和其它信息服务、电视电影和音像出版、报刊出版及图书馆等。



  按照这个界定,1998年,信息技术业的产值仅占美国全部国内生产总值的4.1%。



  由此可见,有关美国已经进人“信息时代”、“信息社会”等说法,显然是夸大其词。



  第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发展受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约束,受到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无法克服的固有矛盾的支配,因而具有两重性。它可以推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又不能推动、甚至由于它本身的生产过剩而阻挠生产力的发展。就1998年全年而言,信息业产值的增长在美国经济的产出增长幅度中占25%强。这说明它是推动美国经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然而就1998年第四季度而言,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高技术的发展并没有推动美国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相反,美国在这个季度的物质生产不是上升,而是下降了。



  那么,1998年第四季度,美国国民经济中主要是哪一个部门上升了,而且是急剧上升了呢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