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民族主义 → 文章内容

近代西欧两种民族主义思潮探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睿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1-13 14:37:06


【摘 要】 西方史学界很早就对近代西欧的民族主义有过系统研究,同时,对于民族主义的定义也众说纷纭,相关论著也层出不穷。例如海斯认为民族主义的含义包括几方面:“第一,它代表着把把民族构造成政治实体的客观的历史进程;第二它代表着一种理论,民族自觉性的强化;第三,针对民族主义者一词而言,意义更明显;第四,它强调的是民族成员必须忠于自己的民族国家”。相当一部分的学者都将对民族主义定义的探讨,归结到了政治领域。中国学术界也有关于民族主义的相关论述。例如李宏图曾对近代西欧民族主义进行过专门的研究。他认为作为思想观念的民族主义,其根源是成员之间的情感,这种情感包括了“对民族统一、独立和强大即生存与发展”的向往和对本民族的忠诚。 
  综合以上观点可知,民族主义是关于国家政治体系,也是个人归属感向心力的体现。民族主义既是一种群众运动又可以视为官方的意识形态,表现形式多样,可以用公民、人种、文化、宗教或意识形态等加以表述。总体而言,民族主义本身毕竟是一种历史活动,政治属性是其最基本特点。 
  民族主义首先产生于近代西欧,而近代西欧又产生过两种原生形态的民族主义,一种是以法国为代表的民主主义的民族主义,是一种政治意义非常强烈的民族主义;另一种是以德意志为代表的文化民族主义,它偏重于从文化层面去表達民族主义。这两种原生形态的民族主义的形成过程、特征、意义是本文探析的重点。 
  【关键词】 民族  民族主义  近代西欧民族主义运动 
  一、民族民族主义 
  (一)民族 
  英语中“民族”(Nation)一词来源于拉丁语“natio”,意为“被出身”、“生存之物”。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 12 世纪晚期,在意大利的一些大学中,nationes 是指来自不同地区的教师和学生组成的自治团体。至此,“nation”一词虽有一定的民族自我识别意识,但仍未有现代该词所特有的政治涵义。因此,至少从概念词义演变上,我们可 以判断“民族”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现代概念。 
  在对民族现象的认识上,主要有主、客观两种类型,主观派 可化约为前面提到的现代主义和工具主义范式,有许多经典的 表述,如霍布斯鲍姆的“民族主义早于民族建立,并不是民族创 造了国家和民族主义,而是国家和民族主义创造了民族”。客 观派则强调“民族”特征的客观性与历史属性,可化约为永存主 义和原生主义范式,经典表述如斯大林的“民族是人们在历史 上形成的有共同语言、共同的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 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虽然,对民族现象 是现代“被创造”还是历史渐进式的存在着不小的争议,但对现   代“民族”现象的政治诉求特性却是得到公认的。霍布斯鲍姆认为“:‘民族’的建立跟当代基于特定领土而创生的主权国家是息息相关的,若我们不把领土主权国家跟‘民族’或‘民族性’放在一起讨论,所谓的‘民族国家’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二)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同“民族”一样,是一个现代概念。理解民族主义应该注意区分民族主义作为思想观念的存在和作为政治运动的存在,这两者互为因果,但在表述上却有不同的侧重点。作为思想观念时,民族主义被表述为如卡尔顿·海斯的“民族主义是两种极其古老的现象—民族性和爱国主义的现代情感的融合和夸大。”作为政治运动时,民族主义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指对那些没有自己的国家的人口围绕着政治独立主张的动员;一种是指对一个现存国家的人口围绕着伴随着那个国家的强烈的身份认定的动员。从世界史范围来看,民族主义首先产生于近代西欧,而近代西欧又产生过两种原生形态的民族主义,一种是以法国为代表的民主主义的民族主义,这是一种政治意义非常强烈的民族主义,有人称之为“建设性民族主义”,亦可称为“政治民族主义”。另一种是以德意志为代表的文化民族主义,它偏重于从文化层面去表达民族主义,也被称之为“文化民族主义”。 
  二、近代西欧的民族主义、两种民族主义思潮 
  在西欧中世纪社会里,人民分属于大大小小的封建诸侯,有地方主义而无国家观念,在精神和文化上将人民维系在一起的是基督教,所以盛行的是基督教普世主义。中世纪后期,随着封建主义的瓦解,西欧,尤其是在最先进的英法两国,开始消除地方主义,排挤教权,形成了以王权为中心的君主国家或王朝国家。王权促进了近代主权国家的建立,促进了整体的民族利益的发展,以王权为中心,形成了大众忠于王权的新政治认同,取代了以前基督教的地位。王朝国家的出现为近代民族国家的出现准备了条件。近代民族主义的形成以法国大革命为主要标志,这个观念受到了史学界的普遍认同。在法国大革命进行的同时,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不断结合,从而使得民族主义这个具有意识形态色彩的概念更为扩展。此外,民族主义诞生于法国并且打上了世界主义的烙印,它将世界民族的解放作为自己的任务,并伴随着拿破仑战争进一步传播。同时,从近代西欧民族主义的形成过程中可以看出,它反对法国大革命,特别是反对拿破仑的扩张。这种民族主义以德国最具代表性,它是在反对法国的侵略中兴起的,所以具有很强的自主性。随着欧洲政局的不断动荡,法国民族主义和欧洲民族主义最终融合,并与自由主义和社会进化论结成了同盟。 
  西欧近代民族主义是随着民族国家的构建而兴起的,其政治意义最先表现出来。 
  (一)法兰西的民族主义思潮 
  近代西欧民族主义的形成过程中,关键问题在于由封建王朝国家向近代资产阶级性质的民族国家的转变。这一过程在法国表现的特别典型。法国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国家,而就封建专制君主制而言,法国也非常典型。因此,在启蒙运动中,对法国的专制君主制的批判也最为激烈和深刻。启蒙思想家通过诉诸理性,运用自然法理论对于封建专制的一切方面,对于封建的王朝国家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和批判。在这种批判中,他们详细阐述了人民主权原则、国家利益原则等内容,赋予“祖国”以新的政治意义,为构建近代民族国家奠定了思想基础。启蒙思想家喊出了“专制之下无祖国”的口号,否定了法国旧制度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民族主义在雅阁宾派专政期间得到了新的发展。在推翻王政和建立共和国以后,雅阁宾派把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紧密结合起来,把革命和爱国紧密结合起来,通过构建一个“人民主权”的新型民族国家,“唤起了人民对祖国的热爱与忠诚,并通过重建社会的文化、道德与精神,使之得到强化,成为一种充满着自由、平等的革命精神,带有宗教虔诚和狂热的公民美德。正是凭着它,雅阁宾派领导人民打退了外敌入侵,平定了内乱,保卫了革命,拯救了祖国。” 
  具体而言,雅阁宾派民族主义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通过了1793年宪法,它最广泛地保障了普通人民的经济、政治权益,如普选权、劳动权、受教育权、社会救济权和起义权等; 
  其次,在国家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之时,从法律上确认了“全民武装”的原则。由此实现了雅阁宾派精神领袖卢梭的“全民皆兵”理想,把保卫革命和保卫祖国联系了起来,激发了人民的爱国主义; 
  第三,实行了激进的土地改革政策,彻底摧毁了法国的封建土地制度,使广大小农获得了土地,以土地作为中介,将人民与国家命运紧密联系了起来; 
  第四,雅阁宾派完善了国民教育体系,将民主主义和爱国主义作为基础教育内容,在全国推广法语。公民意识的形成,促进了民族觉悟的提高; 
  第五,利用节庆,培养了公民美德提高了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 
  但值得注意的是,雅阁宾派民族主義既有革命性与激进性,又具有宗教色彩和专制性。 
  (二)德意志的民族主义思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