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治论文政治学 → 文章内容

政治发展研究政治发展中知识与实践的制度基础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778论文在线  来源:778论文在线  发布时间:2006-10-3 18:38:09



在人类社会中,知识对发展越来越重要。世界银行1998/1999年世界发展报告就是以《知识与发展》为主题①。联合国开发与计划署1999年人类发展报告———《人道与全球化》,在探讨全球化与人类发展之间的关系时,也有一章探讨了“新技术与全球性的知识竞争”②。国内外对于知识经济的倡导,国内对于科教兴国的热情,都说明人们越来越重视知识。


  但是,在政治发展方面,似乎还不能说已经进入了知识政治的时代,因为人类似乎对政治领域的知识还缺乏足够的重视,缺乏起码的信心,许多国家的政治发展似乎还在强力中博弈,在黑暗中摸索。根据2002年的《人类发展报告》,到2000年,世界上还有26个国家占世界30%的人没有机会参与竞争性的民主选举,生活在威权主义的政体之下,还有39个国家虽然有民主发展,但依然在发展过程中。很多国家的政治发展依然没有什么希望③。本文将讨论三个问题和一个主题。三个问题是:政治制度是否可以运用知识来设计、什么知识有利于政治发展,以及谁有权决定开发与运用什么知识?一个主题是:在开放性的制度空间内,人们自由选择开发和运用适当的知识发展政治制度,知识将得到最适当的开发和运用,并平稳地促进政治发展。


  一、政治发展:设计的还是演进的


  知识与权力的关系及其对政治发展的作用,并不是一个崭新的话题。自古以来,人们希望知识与权力结合。在古代社会里,“哲学王”、“内圣外王之道”等概念和思想,都是这一理想的理论表述。这一理想发展到现代,变成了专家治国论的思想,认为拥有各方面知识的专家,可以取代政客,保证公共政策的质量,解决所有的公共问题。但有必要指出的是,这些理想所说的知识与权力的结合,实际上是知识与专制权力的结合。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知识与专制权力的结合,往往貌合神离。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知识往往只是专制权力的外衣,专制权力需要的是愚昧,而知识往往是专制权力的大敌,是专制权力控制和镇压的对象。


  但是,知识能够有益于民主政治发展吗?在政治发展过程中,人类的知识是否可以与权力相结合?知识是否能够取代权力而为政治发展做出贡献呢?人类社会能够进入知识政治时代吗?这些问题似乎还没有现成的答案。回答这一问题的角度可以有两个:一是实践性的,二是学理性的。在实践上,我们将探讨美国和英国的经验,以及中国所面临的问题。然后,在理论上探讨这些实践的理论基础。


  一般认为,美国的经验是系统设计的范例,是人


  ①②③UNDP,HumanDevelopmentReport,NewYork:OxfordUniversityPress,2002,p.15.参见UNDPHumanDevelopmentReport,NewYork:OxfordUniversityPress,1999.参见世界银行《1998/1999世界发展报告:知识与发展》,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9年版。


 


  类成功运用政治学知识促进政治发展的实例。在系统讨论和设计美国的政治制度时,美国政治家汉密尔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人类社会是否真正能够通过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来建立一个良好的政府,还是他们永远注定要靠机遇和强力来决定他们的政治组织?”①


  对强力和机遇的怀疑,对知识的信任,使得美国人有机会在建国之初就开始系统地以美国各州的政治实践为基础,借鉴欧洲各国政治实践的经验和教训,思考并设计美国的政治制度,这一制度安排到目前为止已经延续了200多年,经受住了各种各样的考验。美国在20世纪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且国家的强大,并没有牺牲个人的自由与权利,相反,恰恰是个人的自由与权利,为国家的强大提供了强有力的基础。这有许多方面的原因,运用适当的政治学知识,设计适当的政治制度,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联邦党人文集》集中体现了美国政治制度的知识基础。而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则从地理条件、文化条件以及制度规则的角度,探索了美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基本原理及其实践成功的条件。美国所创造的全新的政治制度,恰恰就是适当运用全新的政治科学理性设计的结果。当然,这一设计并不是纯粹全新的,它的成功有其独特的地理条件和乡镇自由的文化传统条件,还有美国当时独特的政治权力博弈格局的条件。但无论如何,至少从比较的眼光来看,美国的政治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运用了新的政治学知识,超越了机遇和强力的束缚。因此,就美国的实践来说,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可以取代机遇和强力,来决定自己的政治组织。根据这一经验,人类政治发展的道路可以“逐步以治世的科学取代民情的经验,以对民主的真正利益的认识取代其盲目的本能;使民主的政策适合时间和地点,并根据环境和人事修正政策”②。


  美国的经验是否可以普遍使用呢?许多发展中国家如墨西哥、巴西等拉丁美洲国家的实践表明,美国宪法拷贝到其他国家后,带来的往往不是政治的发展,而是政治的衰败。于是,许多人又认为,美国的经验只是一个特例,它有许多特殊的条件,政治制度的发展只能依靠演进。


  除了设计之外,自然演进也是可能的。自然演进的特色是,通过政治权力的不断博弈,通过每一个政治事件的解决,逐渐形成一项一项的有利于政治发展的制度安排,最终实现政治发展。这是英国的经验。当然,英国的经验也并非只有演进而没有知识的成分。实际上在每一项制度安排的发展过程中,除了政治权力的博弈之外,知识也起着关键的作用。但至少从比较的眼光来看,英国政治制度形成的时间很长,是逐渐累积起来的,因而可以看做是演进的典型。英国的经验表明,政治制度可以通过演进而得以发展。


  英国的经验是否具有普遍性呢?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演进的,尤其是具有古老文明的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有悠久的政治演进历史,但是在当前,这些国家不是面临着严重的政治衰败,就是政治发展的任务还任重道远。这说明,仅仅依靠强力的博弈和演进,并不一定能够自然而然地导致政治发展。何况,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再等上数百年来学习演进,恐怕也是人们所无法忍受的。对中国来说尤其如此。


  有关美国经验和英国经验的讨论,实际上隐含着建构理性主义与演进理性主义之关系的理论问题。对于建构理性主义来说,制度完全可以重新设计,彻底改造。计划经济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但是,对于演进理性主义来说,制度是不可以设计的,人们对现有的制度连理解都很困难。市场经济就是一种演进扩展的秩序,它对于人类的经济生活有着巨大的影响,但是,人类一直到最近几百年才有所认识,而许多社会的人则在吃够了计划经济的苦头之后,才明白市场经济的好处。


  对于经济体制来说,市场经济的确可以通过演进得以发展,因为在市场经济中,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其交易是自觉自愿的、双赢的,这样演进的秩序能够为人类发展做出贡献,而建构理性设计的计划经济,由于缺乏足够的理性基础,不仅不利于发展,而且还给人类带来了20世纪最大的灾难。


  但是,对于政治制度来说,如果任其演进,除了极个别的例外,很可能是由强权来决定政治游戏的规则。这样的演进,往往不是导致某个统治集团或个人一统天下,就是导致天下大乱,陷入有组织的战


 


   ①②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8页。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文集》,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3页。


 


  争状态。由于一统天下的格局也不是稳定的均衡,政治演进的历史就变成了治乱循环的历史。在这两种结果之外,政治妥协是可能的,民主政治是可能的,宪政制度是可能的,共和制是可能的,分封制也是可能的,但是,更多的结果很可能是高度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以及周期性的动乱。世界各国的政治演进史的事实就是如此。现代政治学研究也表明,如果没有适当的制度平台,政治妥协在博弈论上不是一种均衡博弈,它是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