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法律论文国际法 → 文章内容

国际法视野下的反腐败机构建设路径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菁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10-1 10:06:23


摘 要 反腐败机构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监督者,反腐败机构职能的发挥,要注重工作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有效节约,从而确保政治象征意义得以凸显出来。本文就国际法视野下反腐败机构建设历程进行阐述,明确反腐败机构主要模式与标准,进一步从法律地位、法律授权、调查举证等多个方面入手,对反腐败机构建设推进的可行路径进行探究,旨在令反腐败机构建设得以明显加强,更好的符合我国国情,以便为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关键词 国际法 反腐败机构 建设路径

作者简介:王菁,武汉学院,讲师,研究方向:国际法。

中图分类号:D52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2.288

反腐败机构工作的推进,旨在以权力掌握者为对象,实行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反腐败机构是国家和地区的专门机构,致力于通过充分授权和强硬手段来对腐败问题进行科学化控制,在真正意义上对腐败问题进行打击,确保所开展的反腐败工作符合我国国情,这对于反腐败机构建设的推进具有一定促进作用。

一、国际法视野下反腐败机构建设历程

就现代反腐败机构建设的现实情况来看,就亚洲而言,新加坡发挥着带头作用,建立贪污调查局,随后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分别成立专门机构,来对贪污贿赂犯罪进行打击。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腐败问题受到高度重视,反腐败机构建设也得以逐步推进。近年来反腐败机构数量逐步增加,联合国就反腐败制定公约,并于大会上通过相关决议,指出要令反腐败机构保持独立性和有效性。2017年11月,反腐败局在法国得以组建。

二、反腐败机构主要模式和标准

(一)反腐败机构的基本模式

受到国家政治、经济以及法律传统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反腐败机构的建设在模式方面存在一定差异,并且无法简单对别国反腐败模式进行移植,在本国国情方面不具备适用性。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反腐败机构所承担的职责多样,包括协调、调查、教育等,其中协调职责是相对于其他执法司法部门和政府部门而言的,包括海关、税务等,以便为反腐败战的执行及其措施的落实提供条件。调查则是依据法律法规来对腐败案件进行处理,整个处理流程包括发现、调查和移送起诉等。教育则是为推进反腐败机构建设所开展的一种宣传教育活动,以反腐败为核心,以公职人员、普通群众和商业机构等为教育对象,以促进其廉洁思想的形成。

从宏观层面来看,反腐败机构的基本模式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单一机构模式,该模式所创设的反腐败机构强调集中统一,采取垂直领导模式,在指挥和行动方面具有较强的统一性,实际运转的实效性较强。该模式的应用在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和毛里求斯廉政公署等方面都有着鲜明的体现,适用于经济发达且民众支持度高的地区。其二是多机构模式,西方国家对于该模式的应用,所强调的就是分权制衡,在多头管理模式下,反腐败结构分别行驶各自职能,从而有效防范权利过度集中,达到良好的反腐败效果,但其局限性在于,反腐败方面存在资源分散与难于协调的问题,这就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反腐败成效产生一定影响。该模式的应用杜宇法律法规的健全化存在较高要求,并且对于腐败始终坚实零容忍,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在反腐败方面构建了完善的网络体系,为反腐败机构的建立创造了条件,但在最高反腐败机构的设立方面仍存在一定不足。在美国存在两套反腐败体系并行的情况,以联邦调查局来对腐败案件进行调查,政府道德署则主要负责高级官员财产申报信息进行审查,但调查和执法工作者由其他方面负责。其三是混合模式,反腐败机构的建立,能够满足新型经济体的反腐败需求,令腐败贸易高发问题得到解决,以越南为例,反腐败指导委员会成立于2012年,由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腐败工作的预防和惩治则主要由中央检查委员会和反腐败警察局等负责,以确保腐败问题得到高效解决。

(二)反腐败机构建设的国际标准

从本质上來看,反腐败行为具有较强的政治性,反腐败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与领导层立场坚定存在一定关系,但应当注意的是,反腐败要防范政治化,也就是说,要坚持以权力为中心,保证领导的统一化,将不正当行政干预加以排除,以达到良好的反腐败效果。近年来国际上的相关组织就反腐败机构建设制定相关指标,要求反腐败机构要保持独立性,这是相对于其他政府部门而言的,其主要工作在于对腐败进行预防和惩治。反腐败机构负责的对象是议会或者国家领导人,所负责对象的典型特征就是独立性和权威性。反腐败机构要具备实体机构,并且具有长期性,在法律授权方面要确保清晰化,在充足的经费保障下,保证工作力量与之相匹配。反腐败机构要在统筹与协调方面具有一定能力,能够通过资源整合与调配来促进职能发挥。反腐败机构在发挥自身监督功能的同时,也承担着来自内外部的监督。

三、推进反腐败机构建设的可行路径

全球范围内数百个国家和地区在反腐败方面建立了相关法律,从机构产生方式、职权、资源保障等方面入手做出详细规定,通过观察并研究反腐败法、反腐败机构立法以及反腐败机构法等可以发现,反腐败机构的核心素养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法律地位方面

从本质上来看,以权力掌握者为对象所开展的一种监督与制约活动,就是反腐败,反腐败机构建设的推进,能够有效防范滥用职权问题,因此要对公权力干按进行冲破,避免在反腐败工作中受到关系网的阻挠,从而达到良好的反腐败效果。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中就反腐败机构建设作出明确规定,要求依据法律制度来履行机构职能,从而免受不正当影响,切实提升反腐败成效。反腐败机构要真正做到独立,这种独立在机构、人事、财政和调查这几方面存在独立性,在权威方面,反腐败机构要敢于不受行政机关不正当干扰,隶属于国家立法机关,令反腐败机构从属于国家权力核心地位,以彰显出国家反腐败机构的权威。反腐败机构的高效,强调要做好腐败案件查办工作,通过案件办结时间以及案件最终定罪率等来对腐败案件查办效率来进行体现。以印尼为例,其反腐败委员会查办案件最终定罪率接近于百分之百。反腐败机构独立性与有效性的衡量,主要从法定职责、法律依据、人事制度和预算开支等方面来进行。

(二)法律授权方面

反腐败斗争是一项长期且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反腐败势力较为顽强,反腐败工作的推进往往会遭到抵抗,此种情况下,为更好的深入反腐败工作,要注重法律制度的健全化。比如马来西亚的《反腐败法》和坦桑尼亚的《预防和打击腐败法》等,从设置、地位以及调查程序等方面都对反腐败机构建设作出明确规定。为切实提升反腐败工作效率,要对反腐败机构法定职权加以明确,以确保规范执法的顺利实现。腐败的特征在于专业化和多样化,甚至带有一定智能化特征,但与此同时,对于侦查时限和侦查程序等作出严格限制,特殊侦查手段的科学化应用,能够确保反腐败案件侦查的精准性和可靠性,比较典型的有电子监听、耳目卧底等。

(三)调查举证方面

腐败行为相对狡诈和隐秘,实际发现难度较大,在反腐败工作中证据难于获取和固定,因而反腐败机构的建设,要从调查举证这一方面入手,确保所实行的法律制度能够满足腐败案件调查需求,为腐败案件侦破提供制度支持,令反腐败机构的举证责任得到一定程度上的降低,避免刑讯逼供以及超期羁押等问题的发生。反腐败机构的建设要做好调查举证工作,要明确犯罪构成要件,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其证明难度,对贿赂犯罪加以科学化整定。侦查过程中证据制度的实行要确保其有利性,主要体现在证据推定规则、举证责任倒置制度等方面。在调查举证制度方面,部分国家采取强制作证制度,要对举报人实施保护,并对恶意举报行为加以严厉惩处。

(四

[1] [2]  下一页